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三章 沈耘的回忆
    十月二号。

    当这个国度许许多多的经典全都塞满了人的时候,空旷的群山中,一辆孤独的汽车正试图用自己独有的轰鸣引起一些关注。

    然而,得到的终究只有一样东西,那便是隐隐约约专属于自己的回声。

    沈耘就坐在这辆车上,手里握着一张纸。世间每一样东西,大抵都有其独一无二的属性。而这样纸的独一无二,在于它使得沈耘就这样默默地离开了他心爱的一连。

    离开驻地已经很远了,但是沈耘的脑海里,还回响着程天鑫的话。

    “沈耘,你说说,我二营对你如何?”

    当然,自己的回答也记得特别清楚,甚至于连当时自己的每一点细微的心理变化,沈耘都清清楚楚。

    在许多经典的警匪片里,当黑涩会老大对小弟问起这句话的时候,那么这个小弟接下来肯定会背负一些什么事情。或许,是一个秘密,也或许,是一堆罪责。

    当时的沈耘虽然已经做好了上级处分自己的准备,但是被程天鑫这么一问,心里还是有些惴惴不安:“营长,我不会真被搞到团农场养猪吧?”

    似乎被沈耘这句反问给破坏了气氛,程天鑫强忍着笑容,低声骂了一句,这才重新问道:“你就说,我二营对你如何?”

    “报告营长,二营是我军旅生涯中的第一个集体。在这里,我有生死相依的战友和兄弟,有关心爱护我的上级和朋友。我希望,我能够留在二营继续锤炼。”

    沈耘发自肺腑的话,让程天鑫忍不住绕过办公桌,过来拍了拍沈耘的肩膀:“不错,我老程虽然前头有些瞧不上你,但现在是越来越喜欢你这个家伙了。”

    “唉,我只希望,当你再度准备回来的时候,还能记得你是二营的一员。老宋,这命令你来读吧。娘的,来的时候不想要,走的时候舍不得。我这特么犯的哪门子邪。”

    程天鑫说完这句,便匆匆离开了办公室。这样的行为让沈耘和龚指导员全都有些诧异。

    宋钺心情也不是非常好,放下杯子,走到办公桌前取来一张纸,表情肃穆地看着沈耘:“命令,某机械化步兵团二营一连连长沈耘,任职期间工作出色思想突出……”

    洋洋洒洒两百來字,到底说的就是一个意思,沈耘要离开了。

    去的地方,是许多初级军官梦寐以求的地方,金陵陆军指挥学院。命令下达之后,翌日便要前往学校报道。而一连的事务,会在短时间内派遣新的连队主官接手。

    沈耘傻眼了,龚指导员也傻眼了。

    “教导员,我这个工作年限还没到吧。”

    一般军官前往军校进行专业进修,说明升任在即。但前提是必须要任期满,而且还要处在某一个特定的台阶上。沈耘一个小小的连长,工作也才刚刚不到一年。

    现在连军衔还没升呢,怎么就这样贸然被弄到金陵陆军指挥学院去了。这可是中级军官才能去的地方。

    “本来你到咱们营,还要接受一个短期的基层军官培训。但是当时正好遇上你们竞选连长那档子事情,你的军事素养和思想水平参加这个培训的意义也不大。”

    1“结果你们去金陵大学军训,就搞出这么多事情。现在全国有很多双眼睛都盯在你身上,如果军区不处理,很容易引发社会反响。但是处理你又会委屈你,所以只能把你扔到那里进修去了。”

    宋钺虽然说得简单,但是沈耘却非常明白,自己再一次被上级给保护了。

    这种既给了普罗大众交代,对歪风邪气产生震慑性的影响,又对自己的同志进行保护。不得不说,用心良苦。

    看着沈耘若有所思的样子,宋钺点点头:“好了,你明白就行了。到军校好好学习,那地方可不是普通高校那么轻松,要是成绩不过关被人家清退,我们也没办法帮你。”

    沈耘点点头,收起宋钺递来的公文,很是严肃地敬礼。

    与龚指导员一脚踏出营部大楼,两人脸上的神色都不好看。

    沈耘已经做好了背负一个处分的准备,但是事情却出乎了他的意料。龚指导员也是一样,还以为能够和沈耘愉快地共事几年,谁想到这么突然,连一年都不到,沈耘就要离开了。

    “老沈,”艰涩地开口,龚指导员忽然不知道要说点什么。强自按下离别的心情,龚指导员勉强挤出一点笑容:“不错啊,你这可是比我都还先走一步了,下次见面,你肩膀上估计又能多一分钱了。”

    沈耘还记得,当时的自己,违心地笑着:“下次见面,我沈耘总算能不在你面前低声下气了。”

    一个冷笑话,让龚指导员又是一阵苦笑。

    临了,忽然才问起:“这事儿,怎么跟战士们说?”

    这是个非常严峻的问题,离别,不是那么容易说出口的。沈耘才刚刚在一连建立了独属于自己的风格。一年时间战士们对沈耘已经变得极为信任和依赖。

    可就在这个时候,沈耘调任了。

    对广大一连官兵来说,这是怎样的伤害。

    沈耘忽然沉默了。这是他来到一连这一年来最为束手无策的一次。此时他多么希望能有一个人,在他的耳边出一个两全其美的主意。但是,没有人能够做到。

    沈耘记得,在斜阳下,自己站立了很久,最终,也只能露出一个苦涩的笑容:“还是我走了之后,你跟战士们说说吧。反正你这个指导员当了快一年,心理辅导已经成了家常便饭。他们不都叫你龚妈么,你这回就发挥一下母爱的光辉。”

    强行将任务摊派到龚指导员身上,沈耘这才哈哈大笑起来:“好了,我都要走了,你就让我舒舒服服睡上一觉行不行。”

    嘴上是这么说着,可是这一夜沈耘翻来覆去,并没有睡着。不论怎么说,一连都是让自己倾注了所有感情的地方。潇洒的离开,只是嘴上说的轻巧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