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二章 左脚向前七十五厘米
    早八点,阳光为它所能照耀之处,全部镀上了一层金色的光辉。

    外语院倭语系的少年们,此时站在训练场地,心里一直犯着嘀咕。沈耘接下来到底会怎么带他们,这是个非常严重的问题。

    在他们心中,沈耘就是个对人对己都十分严苛的疯子。

    许多人忐忑不安的目光中,沈耘的身影缓缓出现在眼前。

    迎着阳光,沈耘的身影便似一片无尽的黑暗。随着身影越来越近,倭语系的学生们心里阴影也越发壮大。出场方式无疑是极为震撼的,但倭语系的学生们宁愿不要这种震撼。

    “大家好,接下来一段时间,就由我担任你们的军训教官。”

    嘶哑的声音,给这句话的份量增加了几分沉重。沈耘看着还在愣神的学生们,心里也有颇多无奈,自己在一连树立的人设,怎么到了这里,全部就崩塌了呢?

    此处没有掌声,沈耘只能接着往下讲:“你们的军训进度,我已经问过龚指导员了。嗯,齐步还需要加强,正步有待提高。按照军训大纲,这周就要开始进行射击训练,同时在本周的最后一天,前往军分区靶场进行射击考核。”

    沈耘明白,如果不给这些少年们一点希望,估计气氛是很难回拢过来的。

    果然,就算是女孩子,对于射击这件事情,在畏惧中还是带着几分期待的。沈耘话刚说完,就有不少人不顾队列纪律纷纷跳起来欢呼。

    “瞎跳什么呢?走都没学会。立正,齐步,走。”

    容这些学生们稍稍开心一下,沈耘瞬间板起脸下了口令。

    外语院,本身就是一个男女比例严重失衡的地方。再加上倭语这种小语种,说真的,沈耘目光所及之处,一个系三个班,拢共就那个八个男生。

    所以,当队列行进的过程中,沈耘只感受到了一种阴柔的美。

    嗯,姑且称之为美吧。反正身板不直,步伐不一,摆手和抬脚统统不标准。除了那一张张脸蛋。

    沈耘瞬间明白了赵飞相那小子怎么沦陷的。

    不过前车之鉴已经有了,沈耘可不会去做那个后车之覆。看着这样的队列,沈耘眉头一皱:“都给我腰杆挺直了,没吃饱饭么?二食堂还没关,要不要再让你们补一补?”

    “第二行第三名,笑什么笑。”

    “步伐给我迈开一点,你当这是演辫子戏呢,让你轻移莲步。”

    “还有,第五行第二名,低头干什么呢,地上掉钱了?挺胸,抬头。”

    沈耘的喝声传遍了大半个新校区,周围军训的学生们,个个用一种怜悯的眼神看着这些青春靓丽的姑娘们。

    一遍齐步下来,沈耘皱着的眉头一直没有松开。就这个鸟样,如果放到分列式上面去,还不叫人笑掉大牙。甭管学校领导们怎么看待军训这个事情,可是沈耘坚决是不能忍的。

    沈耘并没有将学生们再叫回来,而是走到他们旁边,一个向后转的命令,随即让所有人都坐下。还没有开始训练,就让坐下,倭语系的学生们忽然有种战战兢兢的感觉。

    结果却出乎了他们的预料。

    “这个齐步走啊,和你们平时走路它是不一样的。我的要求也不高,你们能够做到整齐划一,然后拿出点年轻人应有的朝气来,这就足够了。”

    “如果到了军营,有人敢跟你们一样走的话,我早就一脚踹上去了。”沈耘带着几分我已经对你们很忍耐了的表情,瞬间引得学生们心里有些不服。

    “报告。”一个如黄莺叫声般清脆的声音在人群中响起,沈耘嘴角含笑:“讲。”

    “教官,军营里的齐步走有什么高大上的地方吗?”

    “齐步走的动作要领都记得吧?”沈耘含笑问道,不过显然赵飞相事先并没有教授这个。军训这种划水的东西,学生们能够记住立正的要领就已经足够了。

    学生们齐刷刷地摇头便是最好的答案。

    这下轮到沈耘点头:“这样吧,单纯是枯燥的口令,你们似乎也没有那个心思去记。不如,我就教你们一首歌。通过这首歌曲,你们基本上能够明白军营里齐步走是个什么样子。”

    随即嘴角一咧:“不过,代价就是军训得加码,齐步和正步,需要高标准严要求。干不干,一句话。”

    好奇心啊,当真是能害死猫的。尤其是女孩子,对于这种未知的东西,更是好奇。而且占着人数优势,八个男生也反对无效,一下子这些人全都入了沈耘彀中。

    “这首歌的名字啊,叫做《七十五厘米》。我唱一句,你们跟着唱一句。当然了,我这个嗓子,唱的不是太好,所以纠正的时候别说我唱歌怎样啊。”

    “全体集合,稍息,立正。当听到齐步走的口令时,左脚向前迈出约七十五厘米。”

    看着一群学生匆匆站起来听从沈耘的口令,依旧坐在地上的沈耘瞬间哈哈大笑起来:“行了行了,这是教你们唱歌呢,没有拿你们寻开心的意思。赶紧坐下,好好学。”

    “这一句呢,其实是新兵连里老班长教授齐步的时候经常说的。我就拿来用用。纯当这首歌的引子。”

    “左脚向前七十五厘米……”

    沈耘用他沙哑的嗓音,悠悠地教授着这首歌曲。

    而此时附近的学生连队,纷纷好奇地看着沈耘这边。几个教官彼此示意,随即下了休息的口令,而他们则聚在一起。

    “班长,沈连长他这是在干嘛呢?”一个国防生凑到一连战士的身边,低声询问。

    喝了口水,润润有些干涩的嗓子,这名战士无奈地耸耸肩:“你没看到吗,教唱歌啊。”说完之后,紧跟着嘀咕了一句:“连长这是在搞幺蛾子啊。”

    “唱歌?不是,我说,班长,这什么歌啊,我怎么没听过啊。”开口询问的国防生,是个极为喜欢军歌的家伙,听到沈耘居然是在教歌,他瞬间感觉自己有些孤陋寡闻。

    被问到的一连战士一脸的尴尬。

    “好好听歌,不要多问。你小子才听了几首歌,部队里的小曲儿多着呢,学着点,这是连长的私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