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章 这事儿还没完
    检讨这个东西,一般来说上了千字,其实就掺杂了相当的水分。毕竟一个人不论认识多么深刻,要汇总成文字,总归要说一些套话。

    沈耘的检讨当然也不例外,不过这次他也是下了血本。为了能够成功转移社会各界的注意力,沈耘在这份检讨中隐藏了自己事先三令五申教官不得跟受训女学员产生亲密关系的事实。

    直接将此事归咎为事先没有准备周详,以至于捅出篓子。

    表白的事情昨天过去一整天,金陵大学的学生们早就传的沸沸扬扬。网上的讨论到现在更是如火如荼。所以沈耘说的事情,并没有引起学生们的惊讶。不过沈耘的态度倒是获得了不少人的赞同。

    秦淮水榭上立刻出现了不少人议论此事的帖子。

    “据我所知,当日表白的应该是国防生吧。凭什么要沈连长做检讨。军人不应该主动承认错误,并承担相应的处罚么?”

    “哎呀,好心疼我家沈耘,嗓子都念哑了,还在念。听萌萌哒学弟们说,我沈已经在二食堂站了整整一个小时了。”

    “我听说啊,早在军训之前沈耘就已经告诫他的士兵不能跟女学生有什么亲密关系了。不过显然这个国防生没拿沈耘的话当回事。而且事发当时,还有不少国防生跟着瞎起哄,所以沈耘说起来,也纯粹是被咱们学校的国防生给坑了。”

    “军训教官团是一个集体啊,出了这档子事情,他沈耘肯定是要负责的。只是没有想到,这家伙居然这个时候了还不忘哗众取宠。”

    “楼上去你丫的。”

    “心疼我沈。”

    时间就这样过去一整个上午。沈耘确实念得嗓子都哑了,但依旧坚持着念那篇检讨。学生们也适时地发现,学校官网上发布了关于国防生表白门的调查结果和处理方案。

    最大的责任,显然已经归咎到了沈耘身上。

    随着这份公告,以及沈耘致歉的视频上传到网上,一时间作为此次事件源头的金陵晚报,瞬间在国内的影响力扩大了几分。

    而网民们则随着学校和报纸的引导,成功将话题转移到沈耘究竟会接受什么处分这件事情上。

    沈耘的行为是被王干事和赵主任在午后叫停的。

    沈耘也是人,是肉做的身躯。能够扛这么大半天,已经引起了足够的关注。在这么下去,事情还没有平息呢,沈耘就先倒下了。这显然不太符合王干事的心意。

    因此,他专门找来赵主任,在学生们刚刚要开始去上课的时候,齐齐出现在沈耘面前,当着学生们的面将沈耘召回国防生宿舍。

    值班室内,桌子上放着一份可口的饭菜。但沈耘这会儿最眼馋的,却是一瓶王干事递过来的冰糖雪梨。

    这会儿他的喉咙肿痛到连呼吸都有些困难,好在经过系统的调节,还没有到将嗓子念废的程度。只是烧灼的感觉依旧存在,拧开了瓶盖美美地喝上一口,瞬间就觉得有一股清流将嗓喉的燥火一扫而空。

    这种感觉会上瘾,沈耘连连用小口喝着饮料,直到一瓶水全数喝下,这才觉得好受了很多。

    “赵主任,王干事,谢谢您二位了。”

    嗓音有些嘶哑,但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谁让他身怀的不是一个医疗系统,到现在为止,也仅仅开发出了调节生理机能的粗浅功能,这还是要建立在自己完成训练的基础之上。

    赵主任摆摆手:“不用如此。说起来,我们倒是占了你的便宜。你把责任都揽过去,我和王干事也因此没有遭受领导的斥责。应该是我们谢你才对。”

    沈耘摇摇头:“如果只看表面,那么这件事情谁都有责任。但如果深究的话,那么赵飞相表白其实只是个引子。事情闹这么大,除了事件本身之外,还有人在推波助澜。”

    沈耘一席话,瞬间引得赵主任和王干事大惊失色起来。

    他们完全没有想到,沈耘还有这样的内幕没有告诉他们。如果沈耘说的都是真的,那对于金陵大学来说,又是怎样的意义?是不是有人看金陵大学不爽,想要借此搞他们一下?

    看着两人惊慌的样子,沈耘摇摇头。

    “昨天王干事跟我说过出事情之后,我就已经着手调查了。这期间,我发现了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有人在当夜就将照片和事情的来由告知了金陵晚报,而且,在各大报纸转载的期间,有人雇佣了水军。”

    “水军?”

    赵主任和王干事显然不是那种经常上网刷贴吧的人,所以还不明白水军到底是个什么含义。

    “水军就是网络上受雇佣,采用发帖转载等多种方式,故意炒作某些事情的家伙。平常大家都说三人成虎,水军就是利用这个道理来进行舆论操作。所以昨天我们在网上看到的情况,其实就是这些水军炒起来的。”

    这会儿两人全都明白了。

    “我就说嘛,怎么我在学校都还不知道的事情,网上就已经炒的沸沸扬扬了。当时我就纳闷呢,像之前你搞出来的那件事情,都酝酿了一两天才在网上爆发,怎么这才一夜,舆论就形成这样的规模了。”

    王干事一拍大腿,随即得出一个结论:“合着,是有人想搞事情。”

    赵主任这时候也抬头看着沈耘:“小沈,你说吧,这事情到底该怎么办?要不要我直接报警,找公安机关来处理。正常的爆料咱们可以接受,但是雇佣水军,这就有恶意攻讦的企图了。”

    “赵主任,您知道这想要搞事的人到底是谁吗?”

    沈耘摇摇头:“本来以为,接受了之前的处理,好歹也算是放过她一条生路,他应当就此安生。谁知道,人家似乎还不领这个情。这一回,我也只能稍微显露一些本事,让她知道我沈耘不是那么容易欺负的。”

    到了这个时候,就算沈耘不明说,赵主任和王干事也已经知道沈耘所说的到底是谁了。

    一时间,两人纷纷沉默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