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八章 尽管去告我
    还围拢在操场上的学生们,惊讶地发现寻常训新生如训狗的教官此时一个个气喘吁吁来到王干事面前,强忍着疲惫整队。一时间居然有种再过十年,再看他如何的既视感。

    几乎每个人的作训服都已经湿透了,没办法,金陵的气候就是这样,天如笼盖,地如笼屉,再加上空气上那些人是怎么说我的一连的?当兵三年,母猪赛貂蝉,饥渴,不要脸,给部队丢人,兵痞子……我沈耘从来到整个一连,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带着我的一连遭受这么多的唾骂。”

    “军训期间跟女学生保持距离,这话我有没有跟你说过,啊,混蛋。”沈耘红着眼睛,狠狠瞪着赵飞相。

    似乎是被沈耘的话激起了心中那股子高傲,赵飞相忽然抬头,怒吼一句:“我做了错事,就由我承担,和你的一连,没有任何关系。”

    沈耘忽然就笑了。他的手缓缓松开赵飞相的衣领,然后,笑着笑着,忽然狠狠地给了赵飞相一勾拳。看着倒在草地上的沈耘,沈耘不屑地说了一句:“你这种人,真给国防生丢人。我这一拳,你要是不爽,尽管去告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