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九章 请你道歉
    原地站立的学生们看到沈耘这个样子,纷纷表示了自己内心的惊讶。

    要知道从一号开始,学校里对于这位中尉连长的传闻就是各种赞誉。他们见到的沈耘,也从来是一幅严肃或者淡定的表情,何曾看到他如此不顾形象的狂奔。

    沈耘不知道学生们在想什么,他的心里只想着千万不要出什么事情。

    匆匆来到新校区门口的时候,沈耘焦虑的心中与放了下来,并没有什么事情发生,只是自己的战士被一个打扮妖艳的女人指着鼻子痛骂,而学生们则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看着这些事情。

    沈耘并没有第一时间冲上去,而是招手叫过来一名战士,低声询问:“怎么回事?学生们怎么不走了?”

    “连长,咱们拦截过往车辆,忽然这辆犇驰开过来,差点就撞到了强子。也不知道这女人发的哪门子疯,下了车冲着强子就是一巴掌,然后骂骂咧咧,要我们赶紧把学生拦住,让她的车过去。”

    “强子还手了没有?”

    这名战士摇摇头:“咱们什么都没做,这女人就骂成这个样子了。学生们看到这个情况,登时也不走了,我看他们是存心要和这个女人怼一回。”

    沈耘点点头。只要自己这方占理,那事情就好办了。拍拍这名战士的肩膀:“把兄弟们都叫过来,让学生们也不要站着了,赶紧回南校。告诉他们,这件事情,我会处理。”

    说完之后,便匆匆来到这女人面前。

    “女士你好,请问发生了什么事情?”沈耘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很是客气地敬礼,随即冲着这女人问道。

    “又来了一个兵痞子。赶紧给我让路,老娘的车也是你们这群大头兵能拦的。知道老娘是谁么?”

    看到沈耘还是个带衔的,女人更加张狂,左一个兵痞,右一个兵痞,吐沫星子都溅到了沈耘的脸上。

    而这个时候,学生们则显示出了他们的个性,那就是热血意气。任凭战士们怎么催促,就是站在原地不动。

    沈耘用手抹了抹脸,这才含着一丝笑容问道:“那请问,女士你到底是什么人?”

    “老娘可是金陵大学成人教育学院教务处主任,你们这群痞子再不让路,小心我让校长给你们领导举报。还有,这些穷逼伢子,赶紧不把路让开,谁在带头挑事,你们给我小心点,大学的处分可不是那么好背的。”

    女人说完,便挑出手机对着沈耘等人拍照,那种嚣张的模样,让沈耘眉头紧锁。

    他心里很清楚,成教对于一所大学来说,就是一门可以源源不断生财的生意。所以这女人嚣张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但是,无论如何,她不该打自己的战士。

    “官很大,我很怕。车,可以让你过去,不过,还有些事情,需要咱们之后好好商量。”沈耘脸上恢复了平静,冲女人温和地说了这一段话,随即转过身去:“三排,给我一字排开,掩护学生安全。二排,人群中间给我隔离出两道一人通过的小道。一排,跟着我,杀。”

    时候这些话的时候,沈耘瞪红了眼睛。三个排瞬间明白了沈耘的意思,满脸煞气遵照沈耘的吩咐迅速阻止行动。而一排的战士冲上来,看着沈耘的眼色,瞬间上来十个人,将这女人围在中间任她如何挠打都不让她离开。

    许多学生纷纷好奇沈耘他们究竟要做什么,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他们的动作。有几个机灵的,纷纷掏出手机,打开了摄像机。这个动作,似乎是沈耘他们来到金陵大学之后,他们最常做的动作。

    看到挡在路中间的学生让开了道路,沈耘冲着一排的战士们点点头,二十来人围在这辆高级轿车前,猛地一蹲,每个人都抓住了其中一处底盘,在沈耘的号令声中,将之缓缓抬了起来,然后,又在所有人惊诧的眼神中,将车辆举过头顶。

    所有人脖子上青筋毕露,稳稳当当将这辆重达一吨半的轿车抬到了人群的另一边。

    车过去了,在沈耘一群人将这辆车完好无损地放到地面上的时候,也不知道谁带头,纷纷鼓起掌来。

    可是,沈耘怎么可能就这么轻易地将这件事情解决。他不惹事,但同时也不怕事。骂兵痞可以,喷吐沫可以,但是他不允许自己的战士在执行命令的时候受辱。因为,这个命令,是从他的口中说出来。任何责任,都应当由他这个连长承担。

    二排战士在沈耘重新回到这一边的时候,便排成人墙站在了队伍的另一边,随即两个排长开始紧急疏散还滞留在道路上的学生们。

    而这个时候,沈耘却来到这女人面前,示意战士们将她放出来。

    “女士,现在咱们可以商量一下,你向我的这名战士赔礼道歉的事情了。”沈耘的目光充满了冷峻:“我知道,你在这所学校中的地位,很高,很高。但这并不是你可以肆意打骂我的战士的理由。你可以选择继续仗势欺人,希望到时候你能够承受我拼着脱下这身军装使用的手段。”

    说这句话的时候,沈耘斩钉截铁,没有一丝犹豫。

    一年的相处,战士们都知道沈耘的性格。说到做到,还有些护短。当听到沈耘的话之后,站在沈耘身边的战士纷纷劝阻:“连长,不要冲动,实在不行咱们可以把这件事情交给校方处理,没必要为了这个女人断送大好前途。”

    被称为强子的战士,更是一脸的急切:“连长,千万不要啊。不久一个巴掌么,没什么大不了的。”

    可是,这些情况,落在这女人眼中,却成了沈耘和战士们合伙装腔作势。

    到了这个时候,她也有心想要玩一玩这几个小兵蛋子。很是悠闲地从包里掏出粉饼和镜子,照着镜子修补刚才因为挣扎而掉落的粉底,同时不屑地说道:“吆,老娘就不道歉怎么地,有本事你就来,看你能把老娘怎么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