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八章 兄弟,门开了
    清晨,六点。

    阳光已经携带者高温,将整个校园照亮。南五舍三楼的楼道里,所有人自发地穿好作训服出门。短短三四天时间,所有人都回到原本该有的状态。

    半小时的体能训练并不算多么累人,最为主要的,是接下来六点半开始,带着学生进行二十分钟的晨跑。关于这一点,其实和叠被子一样,说起来并没有什么实际意义,只是希望学生们能借此养成良好的早起习惯。

    显然学生们对于早起并不是很能适应,集合的时候,沈耘分明看到好些人睡眼朦胧。

    这种事情,如果发生在军营里,肯定捞得到二十个俯卧撑。不过面前这些毕竟是学生,沈耘也只能睁一眼闭一眼了。反正,等呆会儿跑步的时候他们就没法张开了。

    跑步是沉闷的。

    教官的口令,学生的嬉闹,嘹亮的哨音,杂乱的步伐。久在军营的沈耘忽然就升起一种烦闷的感觉。那是一种近似强迫症的心理状况,迫不及待地要将所有的情景与声音都编排成富有韵律,富有节奏的场面。

    或许,这便是他们身上承担的责任。

    六点五十分,教官和辅导员先后做了点评,学生们就三两个一群作鸟兽散。

    看着这种情形,几名战士跑到沈耘身边,脸上带着苦色:“连长,这些学生不好带啊。完全没有一点基础,还不太听话,咱们这么搞下去,我都很难想象二十五天之后,拿什么搞分列式。”

    平复了心情的沈耘摇摇头:“怕个卵子,你们当初是怎么在新兵连训练的,现在就怎么训练他们。训练大纲你们也看了,就是主要就是队列,行进,以及军体拳这些。记住,从一开始就不能将就。进度可以适当放慢一点,标准不能放松,记住了吗?”

    几人纷纷点头,又相互闲聊了几句,等到七点半的时候,看学生们就餐的**过去,这才一起来到食堂就餐。

    按照计划,军训的第一天,主要是教授一些基本动作。

    这种小儿科的东西,沈耘并不是很担心,因为这玩意早就根治在战士们的骨子里,各种要领对一连的战士们来说,简直就跟顺口溜一样,张口即来,不带半点含糊。

    但是对这些学生来说,就相当有难度了。

    这还没有开始立正呢,新校区上空便此起彼伏的喝骂声。没办法,在此之前,还有一些基本的事情要讲,比如,着装的问题。昨天晚上的讲评中便有关于着装的问题,但很多人今天早上便忘记了。

    沈耘来到的这一处,教官正对一名男生下口令:“收腹。”

    然后,只听“啪”一声,腰带只从越过胯骨,如套圈一般溜过腿部掉在了地上。连沈耘都忍不住笑了出来,不用说,这小子肯定是要在俯卧撑的磨砺下,牢记腰带不能塞进一个拳头的教训。

    看过这一个,沈耘摇摇头,继续向别的地方走去。

    走着走着,忽然就看到在军绿的服色中,距离地面七十几公分的地方,有一道绚丽的色彩。不过为了不引起注意,沈耘还是憋着笑,来到这一群学生面前。

    教官看到沈耘过来,匆忙上前汇报,沈耘点了点头,指着队列最前方一名男生:“除了你,其他人,向后转。”

    停止间转法虽然没有教授,但是各种各样转身的姿势之后,只剩下这名男生睁着迷茫的眼睛看着沈耘和教官。

    等沈耘凑近,在他耳边低声说了一句:“兄弟,门开了。”男生瞬间红了脸,随匆忙对着自己的裤裆下手。然而,他却绝望地发现并没有什么卵用,开门是因为锁子掉了,就算再怎么弄,也无济于事。

    沈耘耸耸肩,没办法,从口袋里掏出一串别针,取下来一枚递给他:“用这个,中午回去补补。”

    男生满眼感激地冲沈耘敬了个不太标准的军礼,得到沈耘的回礼之后,迅速用别针弄好了裤子。到这个时候,沈耘才冲教官点头:“继续。”

    这名战士也憋着笑,向沈耘敬礼之后,这才让其他人转过身来,继续刚才的教授。

    不得不说,军训的时候很多学校下发的训练用品简直就是渣。报价单上这些物品少说也是七八十块,但真正的价格呢,沈耘只能呵呵。就像刚才那个男生的情况,才穿两个小时不到,裤裆扣子就掉了。

    对此沈耘早就有所预料,这些别针,就是为了应对学生们训练服出现各式各样的问题准备的。

    如此来来回回在操场上走了一整圈,经历了学生们三次课间休息,终于时间来到十一点五十分。

    沈耘看了手表,从口袋里掏出口哨,嘟嘟嘟吹响。

    而这个声音,就像是学生们的救命信号一般,所有人不约而同全都看向教官。然后,一个个佯装严厉的大小伙子们只能乖乖就范,整队进行简短的讲评。

    新校区与南校区中间,隔着一条四车道的柏油路。

    因为这里是大学城,位置也比较偏僻,寻常鲜少有车辆往来。但是为了学生们的安全,率先带队返回南校区的教官们,还是自发站在队伍两侧的道路上,充任临时的交通警察,示意过往车辆短暂地等待。

    这是早在培训期间,就已经规定好的,训练的时候可以玩命,一旦下课,就必须保证学生的安全。沈耘还停留在新校区中等着龚指导员过来,今天早上巡查过程中发现的问题,还需要两人交换意见。

    只是猛然回头一看,忽然就发现学生们行进的队伍停止了。

    这绝对不正常,因为让学生们在回南校区的过程中,迅速通过马路,是保证学生安全最为重要的手段。队伍一旦停滞,那就意味着危险的因素增加了很多。

    踩着一双早已沾满尘土的皮鞋,沈耘撒丫子冲新校区的大门处冲去。他要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一路上,沈耘的内心都在不断祈求上天不要让学生们出什么问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