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六章 作者吧,不水才有鬼
    当所有人回到南五舍的时候,沈耘也姗姗来迟。

    随手敲开了一个国防生的宿舍,看着里头两人慌忙收拾自己的手机,沈耘无奈地笑了笑:“行了行了,别藏了,都看见了。你们毕竟是国防生,这点特权还是有的。只要训练和操课时间不带手机,休息的时候随便你们怎么弄。不过注意保密条例。对了,这个,拿过去给刚才那小子擦擦,省的弄废了王干事找我麻烦。”

    从兜里掏出一瓶红花油,沈耘放在就近的桌子上,略带提醒地告诫一声:“玩归玩,别耽误正事,通知一下,早上六点训练半小时,七点吃饭,九点跟各学院新生级辅导员会面。”

    说完之后,沈耘便拉上门回到了自己宿舍。

    这两个国防生,不可置信地相互看着对方,良久之后,这才异口同声地惊呼:“咱们刚才没看错吧。难道先前咱们遇到的是个假连长?说好的屠夫牲口大畜生呢?”

    他们没有看错。训练中如严父,生活中如慈母,这便是部队的优良作风。如果一味地采用苛刻的惩罚来管理部队,是无法形成强大战斗力的。

    两人匆忙拿起红花油,跑到黄晓天的宿舍说明了情况,也不管黄晓天死鸭子嘴硬,稍微摁住一点,另一个人便伙同黄晓天的舍友,非常粗鲁地将大半瓶红花油在黄晓天的腰部以下抹了个遍。

    当然,药液不小心掉在某些部位概不负责。

    因为黄晓天的事情,国防生们对沈耘不知道该抱如何的态度。

    不过,显然他们已经达成了共识,最好不要触犯沈耘的忌讳,因为这很有可能,一个不小心就会收获惨不忍睹的惩罚。

    第二天,与新生辅导员们的交接非常愉快。两百多个行政班级非常合理地划归到每个战士的手里,依照部队的简直,现在基本上每一名战士,都是临时的连长营长。

    当一群人相互带着调侃的恭维称呼对方连长的时候,沈耘忍不住乐了。看来现在自己这个连长,似乎有些不值钱了。

    交接之后,便是为期两天的业务培训。不论一连的战士,还是国防生,其实在之前就已经私底下接受过这样的培训,现在无非就是做出样子,给学校的领导们看一看。尽管沈耘做好了种种预案,但他也明白,天有不测风云,计划的再好,终究有疏漏的地方。

    九月四号。

    沈耘书写的军训大纲已经提交学校审核通过,而今天傍晚,军训的号角就要提前吹响。

    之所以提前,是要战士们提前熟悉一下自己带的学生。同时,还要教授他们一些基本的礼仪常识,以及,最为重要的一件事情——整理内务。

    六点半,晚饭过后,沈耘在南五舍门口,微笑着面对眼前一百三十多名战士:“同志们,新生军训,即将正式开始。我知道,你们都有些期待这一天的到来,也有些惶恐这一天的到来。但,是骡子是马,总得拉出来溜溜不是?”

    “今天下午,我已经通知了各学院的辅导员,让他们提前告知新生宿舍的学生们,从今天开始,咱们就要开始一系列的军事训练。金陵大学的辅导员们将会协同我们,做好这期间的一应工作。现在,该你们上场了。有没有信心,把这届军训搞好?”

    “有。”

    “好,出发。”

    沈耘目送战士们以整齐的队列离开南五舍门口,随即在路口分作两股,朝不同的方向走去,扭头冲着龚指导员笑笑:“老龚,稍等一下,咱们过去看看?“

    龚指导员哪里不知道沈耘的心思,登时也笑着答应:“走啊,我也是迫不及待呢。”

    听着校园内忽然在一两分钟内在不同的地方响起哨音,沈耘知道,这是他手下这些兵,开始呼叫新生们集合了。

    “老龚,你是不知道,当初我刚上大学,就在这个时候。因为两个室友听歌没有听到哨音,我拽着他们穿衣服,最后一个宿舍四个人一起迟到。然后,我们就被罚了二十个俯卧撑。从那之后,军训我就再也没有受过罚。”

    龚指导员笑着说道:“这个我信。所以,这回你就把这一套用在了这些国防生身上。我敢打包票,今夜肯定有跟你一样的学生。因为不论是咱们的战士,还是国防生,已经学到了你的这一套。”

    两人对视一眼,随即哈哈大笑起来。

    “那还等什么,走吧,看看跟咱同病不相怜的学弟们。”

    途径一片小荷塘,又走过一块草坪,沈耘和龚指导员终于看到了第一批集合的学生。宿舍楼通明的灯火让他俩清楚地看到,果真有这样的倒霉蛋,这会儿正遭受战士的蹂躏。

    笑着摇了摇头,两人继续往前走。

    带队的是一连战士,见沈耘二人走来,也是做戏做全套。让同学们立正之后,匆匆跑过来敬礼汇报:“报告首长,三团三营七连,正在讲评,请指示。”

    “继续。”沈耘与龚指导员回礼之后,点点头命令继续刚才的讲评。而得到指示的战士,则再度敬礼,随即回到原来的位置,让同学们稍息之后,重新开始刚才的话题。

    一路走过去,入眼之处总是有因为各种各样原因受罚做俯卧撑的。

    通过这几天的培训,大家也明白什么叫做下马威。这些都是在沈耘和学校允许的范围之内。当然了,有些下了狠手的,肯定依照沈耘定的标准,进行最大化的处罚。

    看着那一个个楚楚可怜的小姑娘,沈耘无耐地摇摇头:“这不瞎搞么,不是说了女生跑步就行,做什么俯卧撑。这个天气,穿的又少,走光了怎么办?老龚,今晚你跟战士们再强调一下。”

    沈耘这忽然的一句吐槽,让龚指导员瞬间大笑起来。

    “老沈,我这才发现,你小子居然还有颗怜香惜玉的心啊。不过你小子眼睛也是狗贼的,专门朝不该看的地方看。往后注意一点影响,虽然你也是单身,不过规矩你已经早就定好了,总不能带头违规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