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章 进驻金陵大学
    梁红兵等人离开的这一天,是沈耘随车送他们到火车站的。

    和每个人使劲地拥抱了,或许是沈耘最后能够和他们做的事情。

    而送走了他们,战士们伤别的阴云还未曾从心头飘散的时候,时间便已经匆匆来到了九月一号。

    九月一号,对许多刚上大学的新生来说,这是报名的时候。而对沈耘和一连的战士来说,同样也是报到的时候。当然了,学生报名,是在各院设置的学工办;而沈耘等人报到,则是向校方报到。

    早上六点钟,战士们就登上金陵大学派来的大巴,车行数个小时,终于来到了金陵大学的南校区。有心给金陵大学的同学们准备一份厚礼,在车上的时候,沈耘就通过对讲机嘱咐了下车之后的相关事宜。

    当大巴驶进新校区,沈耘便看到不远处的空地上,几个西装革履的中年人,和两名上校站在那里,正谈笑风生。沈耘知道,这应该就是金陵大学的高层和住校国防生负责干事,以及驻校武装部部长。

    两辆大巴停到空地上,沈耘率先下车,随即含着哨子急促地吹了两下。

    短短三分钟时间,一百余战士有序地下车,整队,报数,汇报。沈耘得到各排长汇报之后,这才小跑到这些人面前,身体挺直了敬礼:“报告各位首长,某机械化步兵团二营一连连长沈耘,携一连全体一百零六名官兵,奉命前来报到,请指示。”

    金陵大学的高层不是没有见过当兵的。甚至本校有国防生,平常训练也过来看。但是从来没有看到过像一连这样简洁高效的队伍,甚至连同沈耘的汇报,也只有在那位住校训练国防生的上校干事身上才见识过。

    一时间,几个人愣住不知道该说什么。

    这个时候,目光全都看向了那位干事身上。很显然,这是要让他来处理这件事情。

    上校会意,走上前来,冲沈耘回礼,随即命令:“请稍息。”

    目送沈耘跑过去,这位上校才低声冲着几个西装中年说道:“早就听说他们他们团战斗力强劲,今日一见,名不虚传。几位领导,咱们过去看看。他们毕竟是第一次负责大学生训练,还是需要各位领导的支持啊。”

    同为部队的人,自然要为自己人考虑。这位上校干事,一方面夸赞一连的战斗力,另一方面也提醒军训需要校方和军方携手并进。不得不说,说话的水平已经可以称得上艺术了。

    “哈哈,一切听王干事的。走,咱们过去看看。这群小伙子,确实不错。”

    一行人缓缓来到队伍跟前,这时候新校区不少前来游玩的学生和学生家长也纷纷围了上来。看着沈耘一行人统统背着背包,整齐有序地站在这里,不禁升起了好奇心。

    王干事走上前来,开始简单地介绍面前这几位校领导。

    不得不说,金陵大学对于沈耘一行人还是非常重视的。迎接他们的,不禁有教务处主任,武装部部长,还有一位常务副校长。介绍完毕,自然是由这位副校长发言。

    到底是老官场了,站在战士们面前,这位大腹便便的中年人满意地点点头:“同志们好,欢迎大家来到金陵大学。我很高兴,能够请来东南军区战斗力最为强盛的一支队伍,来给我们的新生进行军训。这说明,咱们的军地共建,是深入的,是互信的,是敞开了胸襟的。”

    洋洋洒洒一大片,领导讲话果然非同凡响,四十分钟过去,这位副校长终于说到了重点:“大家的住宿,被学校安排在南五舍,条件可能有些简陋,还请大家海涵。而饮食则由学校提供专门的餐饮卡,每天六十块的伙食标准,但愿不会太过寒酸。至于军训事宜,则会在这几天,由沈连长和王干事,以及我们的教导处韩主任一起商议,九月五号,训练正式开始,就劳烦大家多费心了。”

    说完之后,这位副校长便离开了。而到了这个时候,沈耘等人面前只剩下那位教导主任和王干事。两人带着冲沈耘点点头,一道往这位副校长口中的南五舍走去。

    围观的学生和家长已经有了结论,这些军人确实是给新生军训来的。

    沈耘自然知道这个时候需要对外树立部队良好的形象,因此刚走出去没有多远,冲着教导主任和王干事点点头,沈耘扭头冲着后边喊:“光走路多没意思,来,整首歌。咱们连的固有曲目,龚指导员,你起个头。”

    龚指导员哪能不知道沈耘的鬼心思,笑着点点头,这第一首,就弄出了《强军战歌》。

    作为负责国防生训练的干事,王上校这会儿是紧绷着自己的脸。和龚指导员一样,他也知道沈耘是什么打算。心里暗笑这个中尉的滑头,王干事凑到教导主任跟前低声说道:

    “赵主任您可能不知道,军区选他们这个连队来,也是有原因的。其中有很大一部分,来自咱们身边的沈连长。这位可是正牌水木大学毕业,放弃了优渥的工作机会和远大的前程,来到部队当兵。一年时间,从排长干到连长,还荣立一次个人二等功。有他在,相信新生的傲气能够收敛一些。”

    “哦?”这下这位教导主任可是惊呆了。他完全没有想到,沈耘居然还有这样的来历。

    看着有些狐疑的教导主任,王干事点点头:“确实是这样。想来您也看出来了,其实这支部队,很多人比这些新生年龄大不了多少。作为同龄人,如果没有一个能够镇得住场子的,单凭训练,是没法管理这些个性张扬的学生们的。”

    赵主任忽然大笑着说道:“既然这样,那除了军训,咱们也可以通过沈连长这个纽带,拉近战士们和同学们的关系嘛。放心吧,军训的事情,我会时刻关注。我也想看看,这位年轻的连长,到底能给咱们的新生,带来什么样的军训生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