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八章 让沈耘头疼的新任务
    类似蒋飞的情况,全国各大高校都在上演。

    而在地方上,被电视剧吸引到想要当兵的人则更多。

    少年人早早地步入社会,最为看重一个热血意气。恰好,征兵的对象,就是这些还没有被社会磨平棱角的少年们。《士兵突击》算是什么样的电视剧,说起来,还真没有多少热血的地方。

    但是就这种平淡的剧情,里头却蕴含着最为真诚的感情。

    它不仅有一个废柴的成长,还有战友情,兄弟情。据说某日某地,警方接到报警,称有两伙不良少年在火拼。当警方赶到现场的时候,发现那一个个的都在原地,跑都不跑。

    究其原因,居然是两方都有受伤跑不动的,也不知道谁喊了一句“不抛弃,不放弃”。然后这些小伙子宁可被警方拘留,也不愿扔下自己的兄弟。

    出警的公安同志们听到这个理由,一个个都哭笑不得。所以到最后,只能批评教育一顿,然后打电话给各自的家长前来领人。

    然后,这些不良少年就在棍棒之下,半被迫半情愿地到当地武装部去报名。家长们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够在军营这座大熔炉里洗心革面重新做人,而少年们则期待着,到了部队,自己到底能不能收获一群类似甘晓宁白铁军以及吴哲成才这样的战友。

    就在全国各地涌起参军热潮的时候,沈耘却接到了另一份命令。

    命令明确通知他们,应东南某高校邀请,今年将由他们连负责该高校的大一新生军训任务。为期二十五天,从九月五号开始,到九月三十号结束。

    对于这件事情,沈耘内心是拒绝的。

    他本身就是大学生出身,对于当代这些学生的尿性那是一清二楚。尤其他们要去的那所高校,在东南军区覆盖的这几个省份里头,那也是位列前三的存在。能够进入这所大学的,难免有些心高气傲。能不能服从自己手下这帮家伙的管教,还是个问题。

    更何况,现在还有更为严峻的一件事情等待沈耘去处理。

    眼看着新一年退役的时间就要到了,沈耘心里早已经看中了几个苗子,还想着给他们弄转士官提干的事情呢。就比如王梁吧,都一个排长了,熬了这么多年头,居然还是个少尉,这说得过去么?

    还有几个好兵,军事技能和爱国思想那都是过硬的,可就因为这转士官名额的问题,被挡在了部队的大门之外。沈耘是一个都舍不得他们就这样走。

    这不,当宋钺宣读完命令的时候,沈耘忽然就咧开了嘴:“这个,教导员,你看,这么重的任务,咱们一连扛是能扛下来。但您看,就王梁他们几个,我手底下可用的人太少了,要不,我之前跟您说的那几个人,您再帮帮我,留下来?”

    “沈耘,我说你小子胆子越来越大了啊。怎么着,这是跟我讨价还价呢?”宋钺看着嬉皮笑脸的沈耘,沉声呵斥。

    宋钺心里很清楚,这个口子是坚决不能放的。

    除了沈耘,这几天黄祥涛和三连长也都找过他。但这事情,并不是私人感情能够决定的。不说别的,但就这些转了士官的,如果每个连队多一个,这上百万的大军之中就要留下上千人。依照士官的待遇,每年光工资都要上千万。长此以往,部队就成了国家的负担。

    沈耘几人之所以来找宋钺求情,完全是奔着预留的那几个转士官名额来的。

    没办法,部队也是需要讲人情的。这几个名额就是奔着这个来的。不仅是他们二营,其他地方也有这样的惯例。直到最后,如果这些名额还没有人用,那肯定会留给战士们。

    不过,这样的事情也就想想罢了。

    “教导员,我哪敢呢。这不,你看,陈一欢那个小子,上次全师大比武,拿了一个冠军;还有宋龙龙,装甲车打移动靶的好手。别的不说,这两个你总得给我留着吧。”

    讨价总归要还价,哪怕宋钺死不松口,沈耘依旧死缠烂打。他留下两个,是他的底限,为此哪怕他挨上几回骂。那也是值得的。

    “这事儿,沈耘,你还是别管了。如果有机会,我和营长会考虑你的诉求的。但是现在,你要给我记住了,做好复员士兵的思想工作,不要再给我整什么幺蛾子。我知道你小子机灵,但是,你也要从大局出发,明白么。”

    宋钺是打心里看重沈耘,所以必要的时候,还是得提醒沈耘不要犯错误。

    沈耘哪里还能听不出宋钺的意思。其实程天鑫和宋钺也是一路人,心里比较反感拿转士官的名额当人情。所以到最后二营肯定是能空出来名额的,而宋钺的话,便是默许了沈耘的请求。

    怀着激动的心情,沈耘冲宋钺敬个礼,便兴冲冲地离开了营部。

    回到连部,看到龚指导员还在整理文件,沈耘就跟孩子似的,一下子跳到龚指导员脊背上,大笑着说道:“老龚,老子干成了。哈哈哈,娘的,终于留下了两个。这事儿你可不能往外说,等事成了,让他们好好惊喜一下。”

    龚指导员甩了甩身子,发现沈耘这家伙就像是不粘胶一样粘在自己背上,无奈地告饶:“沈大爷,你就下来吧,行行好,可以不?你这太重了,我背不动。再趴下去,咱俩一块倒地上。”

    沈耘闻言,慌忙跳下来,摸摸鼻头:“嘿嘿,这不激动坏了么。哦,对了,老龚,咱们来任务了。”

    “任务?难道又是什么演习?那得及早作准备,咱们一连可不能掉链子。”

    沈耘摇了摇头:“我倒是情愿去演习,至少咱们一连的战斗力还算是可以。不过,这回的任务难度可是相当大啊,给,你看看。就这事情。这段时间,咱们要做的工作很多啊。”

    说完之后,将兜里的命令掏出来交给龚指导员。随即用一个舒服的姿势躺在椅子上:“你说,这事儿怎么整?这可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啊。干好了,充其量几句表扬;出了事,你我这处分是绝对避免不了的。唉,你说上级怎么想的,怎么给咱们弄这么个任务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