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三章 不负期待的三连五班
    对于一个连队,它的名称一定代表着某种特别的含义。

    最常见的就是什么飞虎团,雄鹰旅,又或者天狼,利剑特种大队。从一定意义上来讲,它代表着部队从成立之初就树立的军魂。是这支部队从始至终贯彻的思想和精神。

    而红三连,这个名字绝对代表着悠久的历史和无上的光荣。

    它意味着,这支部队是从革命初期就建立,并经历了无数次大战恶战还依然存在着。只有这样,才可以冠以“红”字。

    很多熟悉部队称号的人们,纷纷对这个五班充满了厌恶。因为,似乎这一个班四个人,根本就不配红三连这个光荣的集体。

    军营的战士们更是如此,他们谁都不希望自己成为这样的战士。对他们来说,这似乎是一种耻辱。一个不知道奋进的集体,是没有任何战斗力的。一连好些战士觉得,随便从一连挑出两个来,对付一个五班,没有任何问题。

    看完这两集,听着自己父亲的分析,韩玉华最终还是放弃了给沈耘打电话的打算。她想看下去,看看沈耘笔下的这些人,到底会是个什么样。

    时间转眼就来到了第三天晚上。

    不知不觉,许多人开始有些期待这部电视剧会演些什么。先前还叫嚣着再也不看央视,可一到了八点整,身体还是非常诚实地将频道锁定在央视一台。闭着眼睛,享受着两分钟纯音乐,当扬声器里传出对话声音的时候,迅速睁开眼睛,看着大风扬起的尘土中,许三多一锤一锤敲着石头路,室内李梦薛林老魏和马班长的吼叫,忽然间就有种心酸的感觉。

    而当许三多和成才在食堂喝着小酒,看到史今的时候。看着史今说:“没有,我没你想象的那么好。”随即将杯中的啤酒一饮而尽的时候,许多人都哭了。成才不明白,许三多也不明白。可是从前天一直追剧到现在的观众们明白,史今这是愧疚自己没有履行好自己当初对许三多父亲的承诺。

    而接下来,马班长那种近乎内心独白似的话,以及那种豁出了面子,也要让自己的战士们明白什么叫羞耻心的做法。也让很多之前对五班诟病不已的人,忽然觉得,五班,或许真的如“我是两毛三”所说,他们之前,都不是真正的他们。

    武装全负荷五公里。

    李梦和老魏对许三多说不出的话,证明他们心里,有荣誉感,也有羞耻心。

    而接下来在那道山坡上,四个人决定和秀三多一起修路的时候,所有人的目光中都带着神采。电视剧外的观众们,在这一刻,也终于明白,五班找到了目标,这个五班,活了。

    看着几条路的交汇处,那颗用碎石镶嵌的五角星。那种震撼,是前所未有的。紧随其后,飞机短暂在五班上空的悬停,五班的五个人甩着帽子呐喊,随即站成一列,向着天空敬礼,人们忽然觉得,今天晚上,似乎自己泪水特别多。

    但是,自从马班长接到了一通电话,这一切似乎都变了。

    原本空气中该充满了欣喜和欢庆,可这个时候忽然间变得有些沉郁起来。似乎从团到营,再到连,上级的目光一下子全都汇聚到了这个有些与世隔绝的五班。

    而五班的战士们,这一刻忽然就变得有些可爱起来。

    觉得修路是做错了之后,一群人并没有将责任全都推脱到许三多身上,而是说,一切都一起承担。甚至马班长都决定一切责任一力承担。这种上下一心的行为,让人们觉得,这才是一个强有力的战斗集体。

    距离二营驻地不远的一处村子里,沈耘曾经碰过钉子的白老爷子家中,白大爷的重孙子小军正坐在电视机前,看马班长在黑夜之中,用脚步丈量着脚下的石子路。

    今天是周末,好不容易放假的白小军,刚到八点就被自己的祖爷爷摁在了那破旧的沙发上。

    “前天新开了一部电视剧。小军,这回你可以看看。这个我才感觉有点像军营的意思。”

    老人家佝偻着身体,坐到白小军身边:“就是不知道你们年轻人喜不喜欢。这两天我收废品,听到镇上那些年轻人,提起这个就说什么别去啊,不爽啊。我知道,可能你们觉得部队就应该是扛着枪跟人打仗,突突突几下,敌人全死了,战友全活着。“

    “祖爷爷,你还是告诉我,这电视前头放了些什么吧。半路插进来,我啥都不知道。”见自己祖爷爷强烈推荐这个,白小军倒也有几分好奇。

    听着白老爷子将许三多的经历娓娓道来,白小军心里其实也有些看不上这个主角,窝囊,真的太窝囊了。

    不过,白老爷子的一句话让白小军瞬间对这部剧产生了无比的好奇心:“你别说,这里头有个演连长的,我看着就像年前来咱家慰问来的那个小伙子。虽然他的声音变了,但是我认得出来,绝对就是那小子。”

    “祖爷爷,您是说,那个二营里头有个军官,也演了这个电视剧?”白小军满怀激动。看着自己的祖爷爷点头,他就更加好奇那个年轻军官到底会演成什么样子。这段时间他早就听那些拥军的老人家们说过了,那个人叫做沈耘,在部队同样也是连长。

    随着剧情的深入,白小军似乎也觉得这电视剧挺有意思,似乎就跟真的军营一样。

    而白老爷子,也很是满意地点头:“小军,我知道你的脑子,比较活泛。但将来到了部队啊,我希望你能够像这个许三多一样,能够踏踏实实地,不要抱什么活泛心思。当然,也不能跟这个孩子一样呆头呆脑,那样在部队里也混不下去。”

    老人家无时无刻不在向自己的重孙子传授在部队生存的经验,他相信,白小军能够带着他们祖孙三代的光荣,在部队里走的更远一些。不为自己,只为这个国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