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八章 出关
    连续五天的考核,科目五花八门。

    正因为心里记挂着还在禁闭室的沈耘,战士们虽然心里依旧还带着愧疚,可是考核的时候也拿出了自己最好的状态,力争能够获得更好的成绩。

    而早中晚休息的时候,也忍不住来到禁闭室前头,踮着脚尖往里头看。

    事实上这样肯定是看不到什么的。因为禁闭室的大门只有在上方有间隔一厘米紧凑排列的一行空隙。它的作用不仅是通风透气,还给禁闭室内带来为数不多的光线。

    沈耘完全不知道这些事情。

    趁着有光线,他就开始写检查。而室内的光线不足以提供照明的时候,则在黑暗中开始训练。床和门之间有一块差不多一平米的地方,沈耘就利用这一点空地,俯卧撑,深蹲,倒立。

    人是一种群居动物。禁闭就是将单独一个个体幽禁起来,从心理层面进行惩罚。沈耘虽然是个可以安静下来的,但不得不说,五天的时间,也足以让他心中对这个小房间产生一种敬畏。

    没错,很多人新兵连三个月之后,告诉家人再也不要有人来当兵。可是呆过小黑屋才能明白,再也不犯错误才是重点。那点训练,算什么呢?

    沈耘关禁闭的第五天,战士们期盼这一天的到来已经足足有五天,一百二十个小时,七千两百分钟。

    也许唯有紧凑的考核,将他们浑身的精力全都逼出来,才能够使得他们在漫长的夜里,在这一百二十个小时之中,无可奈何地昏睡过去。而就在今天,考核的最后一个项目终于结束,讲评的时候,所有人的目光都汇集在龚指导员身上。

    平素就觉得非常啰嗦的讲评,在这个时候显得尤为漫长。谁都知道,这其实就是一种心理作用。可是,谁也不能将这种作用从心中拔出。当然,也不愿意拔出。

    龚指导员说完最后一句,所有人都感觉松了一口气。

    这时候龚指导员哪里还不明白大家的意思,看着战士们,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我知道你们都想欢迎沈连长回来。既然这样,那么,接下里,向左转,齐步走。目标,禁闭室门口。”

    战士们脸上的喜悦是难以掩盖的,队伍再度来到禁闭室门口,而值勤的战士也正在此时,拿出钥匙,将关闭沈耘的这一间房门打开。

    只是一开门,一股子酸馊味扑鼻而来。这也没办法,沈耘已经尽量了,但是运动之后又不能洗澡,只能这样干忍着。

    当然了,这样和部队规定的禁闭时间有一些关系。

    为什么很多时候关禁闭都是一周。而且这还是一个极限,超过一周禁闭的罪责,其实就可以上军事法庭了。

    七天,是一个正常人能够忍受幽禁的心理极限。时间再长,就会因此落下心理隐疾。而七天时间,也是人体某些部位代谢的周期时间。正好处于人不能忍受一个污秽的自己的临界点。

    沈耘朝值勤的战士不好意思地笑笑,这才走出门来。

    当看到战士们跑过来要拥抱的时候,沈耘想也不想,伸出手掌就是一个拒绝的姿势。

    没办法,自己身上这几天实在是太难闻了。真要被战士们轮番抱上一回,这中午饭还吃不吃了?

    “都给我立正,你看看一个个的都,没闻到这股子馊味么?赶紧给我滚去食堂吃饭。我要先去洗个澡。龚指导员,考核都完成没有,呆会儿把考核成绩表给我,我要看看。”

    沈耘的拒绝让战士们心里一阵酸楚,只能默默站在原地,看沈耘远去的背影。

    半个小时之后,龚指导员带着这几天的考核成绩单,回到了宿舍。手里还带着一份盒饭。这是临来前炊事班的战士让他带来的,沈耘因为洗澡,错过了就餐时间,而战士们也想给沈耘开个小灶。

    打开饭盒的时候,龚指导员眼睛都直了。

    他这时候是真心有些嫉妒沈耘了,关了五天禁闭,一出来居然就有辣子鸡丁和醋溜肥肠。还有一道松鼠桂鱼,这玩意平常都不见炊事班的那群家伙做的。

    “老沈啊,你如今可是众望所归啊。你看看,啧啧,这菜,真硬。改天我一定要找炊事班这群小子好好谈谈,凭什么他就只给你开小灶,不给我开呢。”

    “得,你就别嚷嚷了。我从来到现在,也就吃了这一回。什么时候你也被关上一周禁闭,估计你也就有这待遇了。好了,不说了,成绩单呢,先拿过来我看看。”

    沈耘夹起一块鸡丁嚼在嘴里,从龚指导员手里接过文件夹,打开逐页开始翻看。

    三两下将鸡丁咽下去,沈耘翻到最开始的几页,忍不住皱了皱眉头。而接下里的几页,倒是让他有些欣慰,尤其到了最后,沈耘发现有些科目是自己都不曾接触过的,但是根据自己了解到的记录成绩,一连的战士们绝对是发挥出了十二分的水平。

    直到最后一页看完,沈耘这才合上文件夹。

    “看出来了,咱们的战士啊,底子都不差。老龚,前头也是错怪你了。训练你确实没有落下,成绩差的这些都是我走之前训练过的。主要还是态度比较散漫,这个样子不行。看来往后咱们在训练场上,还需要严肃一些。”

    龚指导员点了点头:“这也是我这个做主官的,成绩不足以压服战士们,所以他们心里就有了一些轻慢。现在好了,你回来了,这一方面你在行,想必接下来他们要被练的哭爹喊娘了。”

    “哭就哭吧,没办法。万一哪天战争来临,他们还是这个样子,可是要丢掉小命的。与其如此,还不如现在就狠下心来,先把他们练好了,再来谈其他的问题。”

    沈耘笑了笑。

    随即就被龚指导员提醒:“我说,看也看完了,说也说了个差不多,你该赶紧吃饭了吧。你看着鸡丁和肥肠都凉了。我告诉你,这肉啊,凉了就不太好吃了。”

    龚指导员一本正经的样子,惹得沈耘瞬间大笑起来:“行了行了,知道你嘴馋,过来一起吃吧。我有这些米饭,用不了吃这么多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