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七章 食不甘味的一连
    翌日阳光明媚,天朗气清。

    虽然开始有点燥热,但对训练而言,绝对是一个好日子。可就是在这样的好日子里,一连的战士们却高兴不起来。无他,轮番的考核下来,他们确确实实感受了自己成绩的退步。

    虽然幅度不大。

    但在偌大一个军营里,大家都在进步的时候你原地踏步,本身就是一种落后。何况,现在连原地踏步都做不到。

    更让一连战士心情低落的,是这会儿站在自己前面,照着稿纸为大家念检讨的沈耘。

    部队里上下级的区分非常明显,很少有上级会在下级面前检讨。但是,沈耘就这么做了。手笔之大,就连程天鑫和宋钺都惊动了。黄祥涛与三连长带着队伍,本来是准备回去抢午饭的。但现在这个样子,也只能站在不远处组织队伍听沈耘检讨。

    “作为一名基层军官,带兵训练,准备打仗才是正业。研究如何提高部队战斗力,如何提升战士向心力,如何加强队伍凝聚力,这才一名连长应该思考的问题。在这一方面,我做的非常少。用句简单的话来说,就是我骨子里还有一点个人英雄主义。”

    “当我发现一连的战斗力不进反退,我知道自己给大家带了个坏透。从今往后,在生活中,我会继续如以往一样和你们打成一片。但是在训练场上,我将以身作则,为你们的艰苦训练树立榜样。我想只有这样,才能使得咱们这支具有悠远历史和无上光荣的连队,青春常在。”

    慷慨激昂的讲述让程天鑫和宋钺两人都有些激动,不过当看到沈耘念完稿子,便将队伍交给龚指导员,让他带着战士们看沈耘自己走进禁闭室,瞬间都惊呆了。

    “这小子,这回玩的有点大了吧。”程天鑫是真的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连排长虽说是基层军官,但只要不是犯原则性的错误,是不会被关禁闭的。可沈耘这个样子……

    宋钺摇摇头:“不是他玩大了,是一连玩大了。想来咱们批评了他两句,今天又看到考核的成绩这么差,他决定要用些出其不意的办法。你刚才不也听到了,战斗力,向心力,凝聚力。这玩意怎么来,就跟他说的一样,连长以身作则。他犯错他检讨,那么战士们犯错他也能下得了手。”

    就跟酒桌上劝酒的时候,一句“我干了,你随意”,然后很多人就架不住面子,硬逼着喝下一杯酒。

    沈耘的手段就这么简单,但是效果么,自然也是杠杠滴。

    宋钺已经看到一连不少战士情绪有些激动,有些人眼圈都红了。难道他们真的只是对沈耘关禁闭表示悲伤么?不,是集体的荣誉感,让他们明白沈耘是因为他们而关的禁闭。

    这种责任心和荣誉感一旦被激发,宋钺可以预见,在不远的将来,一连的战斗力肯定会突飞猛进。

    禁闭室并非全然小黑屋。

    只不过房间狭小,只有一张床,一张桌子,外加一个水壶,一个垃圾桶。光线非常昏暗,也没有照明设备。禁闭期间,可以说吃喝拉撒都要在这一间房中解决。

    当那扇铁门关上的瞬间,一连好些战士忍不住流出了泪水。

    然而龚指导员早已经得到了沈耘的授意,强行带着战士们回到食堂。开始就餐。

    或许是因为前些时候,部队伙食标准又涨了两毛钱,所以食堂里的饭菜如今也格外丰盛。两荤两素,外加一碗紫菜蛋汤。尤其是那宫保鸡丁,这玩意在食堂可绝对不常见。

    就在其他连队吃的香甜的时候,一连的战士们打来了饭菜,却没有咽下去的**。

    刚才发生的那一幕,让他们的内心遭受了前所未有的拷问。都说当兵吃粮,可自己做的事情,是不是就对得起这餐盘中的粮食?

    这是个问题。

    虽然战士们当中很少有人被关过禁闭,可是禁闭室的待遇大家都是知道的,一日三餐都是最简单的标准,别说两荤两素,白米饭就西红柿炒蛋那就已经是绝佳的美食了。

    看着一个个只顾着扒拉米粒,却一嘴都不曾下咽的战士们,龚指导员心里其实有些不忍。可是沈耘昨夜的话还清晰地在他脑海中回响:“记住,这不是欺骗,更不是诱导,甚至都不是考验。而是你,我,还有他们的自我救赎。如果发生这些事情,他们还如从前自由散漫,那么,咱们一连,就真的完了。”

    想到这里,龚指导员低声喝道:“都给我赶紧吃饭,吃饱了,下午还有训练。如果连长从禁闭室出来,你们还是这个样子,到时候你们就等着挨收拾吧。吃,快吃。”

    不提这个还好,一听到沈耘的名字,不少人虎目之中迸出了泪花。

    而经过龚指导员提醒的班排长,迅速开始督促自己的战士赶紧吃饭。

    一时间,只见泪水从很多人脸上滑落,然后掉在米粒上,而战士们却浑然不觉,一个劲地往嘴里扒拉饭菜。那种狼吞虎咽的架势,似乎面前的米饭,便是他们最大的敌人。

    尽管迟了几分钟动筷子,但一连的战士们以远超其他连队的速度,将各自餐盘里的食物全部吃净。只听得整齐划一的一声搁筷子声音,其他连队纷纷看过来的时候,以龚指导员为首,有序地将餐盘放在清洁车上,随后到门口整队回去。

    这哪里还是先前自由散漫的一连。

    黄祥涛和三连长惊讶地隔空一望,心里也暗自下了狠心。

    至于宋钺,此时在一个偏僻的角落,由衷地感慨:“看吧,老程,一连的凝聚力,这个时候已经形成了。接下来,就是逐渐形成向心力。只等沈耘一出来,我敢肯定,他们的战斗力绝对飙升。”

    而此时的程天鑫,也一脸的不可思议:“我是真没有想到,沈耘这小子带兵居然还有这么一手。好家伙,刚才走出门的那一瞬间,我还以为是哪支训练有素的部队来咱们这里参观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