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二章 文工团最为独特的风景
    尴尬地拒绝了黄副团长的好意,沈耘这一顿饭吃的战战兢兢。

    直到吃完之后,纪编剧几人拽着沈耘回到那栋小楼,彻底不见黄副团长,沈耘这才松了一口气。

    好在纪编剧几人也看出沈耘对于这件事情的拒绝,所以回到二楼之后对于刚才只字不提,反倒是拉着沈耘继续审稿。

    ”报告。“

    门外的声音打断了纪编剧几人的沉思,不约而同地皱皱眉头,这才由沈耘打开了门。开门时发现是个值勤的战士,几人收起了不快,异口同声地询问:“同志,有什么事情吗?”

    “报告几位首长,我奉黄副团长的命令,现在给新来的沈耘同志发放临时工作证并带他安排住宿。”

    战士的回答让几人愣了愣,随即想了一下,跟沈耘说道:“我说,小沈,咱们改编的任务比较重,要不今夜你就跟咱们睡在这里。等改编结束了再到宿舍去住。同志,你把沈耘的宿舍告诉我们,到时候我们带他去就是了。”

    对此这名值勤战士并没有什么意见,点了点头,迅速说出宿舍位置,同时递给沈耘一个小牌子,做完这些以后,便向众人行礼,而后关上了房门。

    沈耘回头看着这些人,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

    不过看这几人再度低头改稿,他原本想要张嘴说话,却也说不出来。回到自己的位置上,沈耘静静跟着他们,静静看着自己手头的稿子。

    审稿之余沈耘光顾着看这几位不时地喝口茶水,或者伸个懒腰。精力不济的时候,便点上一根烟美美滴抽几口,随后摁在烟灰缸里,继续各自的工作。时间不知不觉,居然就来到了十二点。

    看了看手表,沈耘也咬了咬牙,一群上了岁数的老人家都能熬这么久,自己一个年轻小伙子为什么会熬不住。没有烟,只有茶水。沈耘也不想被这玩意弄得连连上洗手间,因此瞌睡了就揉揉自己的太阳穴。

    熬了很久,看着几个编剧连连打呵欠,沈耘终于忍不住提醒:“几位首长,先休息吧。”

    休息这两个字,似乎是几人生物钟的开关。听到之后,这几位先后伸个懒腰,看了看手表,发现已经到了快四点,相互看了一眼,点点头说道:“既然这样,那就睡吧。小沈,你就睡在沙发上。”

    “啊?”沈耘傻眼了。沈耘还以为这些编剧们住处就在附近。完全没有想到这几位就睡在这里。看着这几位熟练地从书架后拉出行军床,随手拿着一块毯子。将行军床整齐地排开,躺上去盖上毯子,纪编剧笑了笑:

    “工作的时候图省事,就这么来了。小沈,你也别拘谨,就睡在沙发上。喏,那边还有张毯子,你也盖上睡吧。”

    说完之后,打了个哈欠,便闭上眼睛睡了。

    沈耘都要哭了,原来,他们所谓的睡在他们这里,就是这个睡法。

    没办法,沈耘只能取过毯子,铺在沙发上,随即关了灯抹黑睡了上去。整间房屋,此时只剩下空调运转的声音,随即,乍起鼾声。沈耘却没有心思理会这些,因为,他是真的累了。

    一个小时候,沈耘的生物钟再度促使他摸索着起来。黑暗中叠好了毯子,沈耘蹑手蹑脚走出了房间。

    三月底的五点钟,天色还是一片昏暗。沈耘打开楼门,一股寒流袭来。沈耘感觉自己的身上毛孔瞬间收缩,不用想,那是起了鸡皮疙瘩。对此沈耘只能苦笑,没办法,苦日子过惯了,享受一回空调房还真是不习惯。

    在小楼前的空地上做了几组热身运动,沈耘一如往常地开始了系统中那个提升身体素质的任务。地方他已经选好了,就在进文工团驻地的那条大路上,绕着道路跑圈,效果和在训练场上跑感觉还是一样的。

    只是,沈耘不知道的是,世间并不是只有他一个勤奋的人。

    事实上文工团的演员们为了保持自己的水平,刻苦程度也不亚于他。

    五点半,只要前一天晚上在十点左右睡眠,那么到这会儿其实已经休息够了。而且此时空气中的含氧量很低,很适合锻炼肺活量和气息的稳定性。

    几个姑娘小伙子选择晨练的地方正是一进文工团大门靠左手边的这片树林子。里头因为有树木的阻隔,声音很难传到更远的地方,这样也就不打扰其他人正常休息。而且树林里混响效果不错,很容易听到自己声音中的不足。

    当他们来到大路上的时候,已经音音乐与能够看到沈耘的身影了。

    不过因为此时沈耘做的是一百米冲刺的训练,所以运动速度非常快。即便有路灯,这些人依旧感觉是一团黑影距离自己忽远忽近。

    胆小的姑娘们吓得缩在了男同志身后,而几个男同志也壮着胆子,冲沈耘喊道:“前头的,你是什么人?”

    声音带着颤抖,显然也被沈耘给吓得不轻。而听到这叫声,沈耘这才停下来。看着远处那几个人影,主动走到路灯下:“我是沈耘,昨天刚借调到这里来的。几位也是来晨练的?”

    文工团借调人手虽然不常见,但是也有。沈耘因为工作性质,黄副团长也没有介绍给全文工团的人认识。所以里头很多人听到沈耘这个名字,感觉非常陌生。

    不过,这种陌生的感觉很快被一个沈耘特别熟悉的声音打破。只见远处那几人身后,忽然冒出来个娇小的身影:“原来是你啊,大半夜的不睡觉,怎么跑出来吓人呢?哎呦,我这小心脏,这会儿还扑通扑通地跳呢。“

    沈耘听到这个声音,就笑了笑:”原来是黄小丫同志啊,我这是在连队习惯了早上早起锻炼。怎么你们也起这么早?“

    “哈哈,果然是他,他居然还记得我的名字。”似乎被沈耘记住名字是一件非常高兴的事情,黄小丫乐呵呵地说着,甩着一双小短腿跑到了沈耘面前。

    “我以为我们就是文工团早上最独特的风景,没想到今天开始要算上你一个。兵哥哥,加油哦。”

    黄小丫攥着小拳头的样子,让沈耘忍俊不禁。心道果然萌物的战斗力最为可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