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一章 黄副团长说媒拉纤
    “哈哈哈哈。”

    沈耘完全没有想到,小姑娘这笑点居然会有这么低。只见她捧着肚子,忽然大笑起来。附近不少就餐的文工团工作人员纷纷侧目,不少人冲黄副团长打了声招呼,便好奇地询问黄小丫为什么大笑。

    直到笑够了,黄小丫这才直起身子,盯着沈耘追问:”你真的没谈过恋爱?哎,你好歹是个中尉啊,论理应该可以结婚了吧?是不是你们单位基本没有女生,所以没有机会?你看着咱们文工团的姐妹怎么样?“

    连串的发问让沈耘都没有反应过来。

    而站在一边的黄副团长脸都黑了。怎么这丫头脑回路就这么短呢,说的好像咱们文工团的女孩子们嫁不出去一样。没看到每天值班室前都堆着一大堆鲜花么,不是红玫瑰就是满天星,有些甚至还是国外培育的珍惜品种。

    “黄小丫,乱说什么呢。这里是食堂,别叽叽喳喳说个没完。行了,该干嘛干嘛去,我们还得吃饭呢。”

    小丫头伸伸舌头,冲沈耘眨了眨眼睛,随即匆匆溜出食堂。

    这个时候,黄副团长才说道:“小丫头被全团人宠着,疯惯了。小沈你别介意。咱们团啊,平常各种演出活动,见得人多了,姑娘们都成了人来疯。都说咱们要严肃活泼,这活泼是有了,严肃也就上台能严肃一点。”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黄副团长眼角的笑容还是说明对此他比较得意。

    沈耘笑了笑,看着黄小丫远去的背影:”还是活泼些好。像我们连队,从以前到现在,一直都被称为文艺荒漠。每次遇到文艺演出要出人,简直比面对上级检查还为难。“

    一番话惹得几人大笑起来:“看来,还是革命分工不同啊。要是将你们和我们掉个,只怕谁都搞不下去。”

    说了几句,这才带着沈耘来到橱窗前。这次是纪编剧招呼:“老赵,今晚给整俩好菜,怎么样?”

    脑袋大脖子粗,不是将军就是伙夫。橱窗前伸出的肥硕脑袋正好说明了这一点。

    看了看纪编剧和黄团长,摇了摇头:“老纪啊,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你们几个今天居然知道来食堂吃饭了。但是很抱歉,给你炒个西红柿鸡蛋可以,但想要吃其他的,没有。谁让你们不早说呢,我一点准备都没有。”

    得,几位编剧这回事吹了牛了。

    尴尬地看了沈耘一眼,沈耘急忙赔笑:“有西红柿鸡蛋就不错了,咱们连队这玩意还是个稀罕物。”

    可不是么,这会儿才三月底,西红柿这玩意那都是大棚蔬菜。相对普通青菜,价格自然要贵上不少。陆军的伙食标准那可是全军最低的,他们司务长紧打紧算,每月能吃两回西红柿炒鸡蛋都像炒了他的心肝一样。

    沈耘没意见,总算是让几个编剧下了台。

    “老赵,把你的私货拿出来,今天咱们要招待个人。过几天咱们请你喝酒,喝好酒。”

    所谓私货,那都是炊事班备用着接待贵客的。纪编剧等人显然知道个中门道,缠着这位三级军士长整出来一条鱼,这才欢天喜地带着沈耘走到一间小屋子里。

    数一数,连同沈耘七个人,座位足够。待大家坐定之后,几个编剧就开始围着沈耘询问对于这部电视剧的构思。

    “小沈,你说,史今这个人物的处理,是不是太残酷了一些?如果年轻人看到这个地方,我感觉很多人就会看不下去。还有就是这个成才,你说会不会被人说成人造作。而他那一套,感觉有损咱们军人形象。”

    几个编剧将这几天憋着的疑问问了出来,随即静静等候沈耘的回答。

    然后,就看到沈耘倒了一杯茶,狠狠地喝完,带着几分缅怀说道:“军营这个地方,为什么能够塑造人?因为他不仅有外界难以想象的艰苦和热血,还有在所难免的分别和伤痛。”

    “军营也是社会,虽然比社会纯洁很多,但是也照样有社会里的一些陋习。成才这个人物,我觉得是比主角许三多还要有血有肉的,说起来许三多有主角光环,还有人觉得假。但成才这个人,绝对会让人打心底里厌恶,可是又恨不起来。因为,他就是很多人的代表。”

    这样解释下来,几个编剧忽然明白了沈耘的用意。他不和其他人一样,求什么伟光正。他求的就是一个真。在真实中体现部队的性格,在真实中告诉人们军营的热血。

    点了点头,编剧们将话题转向了其他地方。闲聊了好一阵子,总算是问无可问。

    而到了这个时候,黄副连长忽然开口问道:“小沈啊,我看资料,你也是独生子是吧?”

    虽然不知道黄副连长问这个干什么,但沈耘还是老老实实回答:“是啊,以前爸妈都是当兵的,复员之后也响应国家政策,生了我之后就再也没有生育。”

    “你爸妈也当过兵?不错嘛,看来红色基因在你们家得到了遗传。这是个好事。听说你今年才从大学毕业对吧?怎么下到连队来了?”

    “家里人对扛枪打仗有种执念,所以我就来了。不过感觉也挺好的,连队的经历让我有了明显的进步。我开始有些喜欢和战士们每天一起训练吃饭休息。“

    “我看简历,你今年也有二十四岁了吧。怎么,大学时代没谈过恋爱?我看刚才被黄小丫那丫头问的,你都有些尴尬了。照理说,你们上过大学的,应该可以保持恋爱关系的。只要到了部队跟上级打报告就可以了。”

    黄副团长忽然问这个,让沈耘一阵尴尬,不过他还是实话实说:“黄副团长,您别看我现在这个样子,这都是到部队练出来的。以前就是个虚胖的家伙,人家女孩子也看不上。后来索性就专心学业,所以拖到现在,也没女朋友。”

    听了沈耘的解释,黄副团长忽然说出了一句让大家伙都异常吃惊的话:“黄小丫那丫头说的也对,要不,你就在咱们文工团找一个?这些姑娘我都知根知底,只要你们愿意,我可以给你们当证婚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