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七章 借调
    被魏政委和刘团长留下吃了顿小灶,宋钺这才带着沈耘回到营部。

    路上宋钺一直在感慨:“你小子是真能说,我完全没有想到,你的理由摆了两条居然就说服了魏政委。哎呀,我当时都紧张坏了,你小子,胆子是真大。”

    沈耘咧嘴一笑:“毕竟付出了这么多心血,要是不弄出点名堂,那就真的太遗憾了。”

    下了车天色已经完全黑了,看看时间,宋钺也没有和沈耘继续聊下去的**了。这会儿他脑子里可还都是看过的那些章节的剧情呢。文字已经足以引发宋钺的想象力,但是他更为期待拍摄成了电视剧,到底会是个什么样子。

    回到宿舍,龚指导员笑着问道:“怎么样,解脱了?”

    嘴上说着,扔给沈耘一罐饮料。这是他给沈耘庆功用的,这会儿正好派上用场。

    打开罐子,美美地喝了一口,沈耘心满意足地回答:“还差一点。如果最后那一关过了,那才是真的痛快。到时候请你喝饮料,放开了喝,想喝多少喝多少。”

    “真的假的?我知道你是二代,又是大学学历,每月那俩钱不用交公剩下的确实挺多。但你要说放开了喝,你那仨瓜俩枣根本不够我这肚子你信不信?”

    听到龚指导员的话,沈耘扯起坏笑:“要不,咱们打个赌,到时候我不仅能请你喝,还能请你好好吃几顿。我要是做到了,你给我洗一周的袜子,怎么样?”

    “那要我赢了呢?”

    “喂,我说你这个人,不要这么贪心好不好?就你吃喝的那些还不够堵住你的嘴?“还别说,就这一句,让龚指导员欣然接受。

    次日,当沈耘重新回到训练场上的时候,战士们顿时发出一阵欢呼。这让龚指导员无奈地翻起了白眼,合着,他辛辛苦苦二十天,还是比不上沈耘在这些家伙心里的地位。

    不过也只能空自无奈了,谁让他被战士们称为龚妈来着,温和的训练手段固然让战士们感觉舒服,但是和沈耘带队的那种血脉喷张根本不能相提并论。

    时间转眼就过去了十天,到了三月中旬,天气逐渐转晴,先前枯寂的草坪上也抽出了新芽。而随着天气原因,训练任务也排的越来越重。先前稍微的松散现在马上出现了后遗症,基本上每天晚上吃过饭,战士们就躺在床上下不来了。

    当沈耘再次带着战士们训练四百米障碍的时候,连里的文书忽然跑到训练场,提醒沈耘接电话。

    电话是魏政委打来的,沈耘心里清楚,这肯定是自己的请求有了结果。只是不知道时好时坏罢了。饶是如此,沈耘依旧让龚指导员带着队伍继续训练,自己跑到僻静的地方,打通内线,让话务员转接到魏政委的办公室。

    “政委,您好,我是沈耘。刚才在带队训练,没有听到您的电话,非常抱歉。”

    主动承认错误,是沈耘的一个好习惯。魏政委笑了笑:“没事,没事。我正好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的要求,经过军区政治部研究,一致通过。现在政治部已经将你的原稿送到文工团,让他们开始改编剧本。”

    这个绝对是个好消息,沈耘听了之后,高兴的都快要跳起来。

    “谢谢政委,真是太好了。”

    “你也不要高兴的太早。还有一件事情,对你来说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此次电视剧拍摄,政治部将它交到了文工团副团长黄周勇的手上。这位你也是知道的,咱们军区文工团响当当的演员,这么多年来的作品每一部都是经典。”

    沈耘正纳闷呢,这事儿跟自己有什么关系,但魏政委随之而来的话,让沈耘一阵不知所措。

    “黄副团长虽然是文职,但他身上军功章也不少,而且还享受正师级待遇。看了你的剧本之后,他向军区政治部提出要求,要把你借调到剧组,从开始拍摄到拍摄结束,差不多三个月的时间。现在,政治部来找我要人了。”

    沈耘小心翼翼地问道:“那您没有答应吧?”沈耘不知道剧组有多苦,但是肯定不会有他们训练苦。但自从当上这个连长,和战士们的情谊越来越身后,沈耘是一点都不想离开军营,到别的地方去。

    听到沈耘的询问,魏政委心里是非常满意的。他也知道沈耘的意思,然而,政治任务大于天,他也没有办法将沈耘拦下。

    “你觉得我能拒绝吗?现在政治部的借调函就摆在我桌子上,这是师长签了字的。我已经和刘团长商量过了,由你们的指导员暂代你的职务,等你跟随剧组拍摄结束回来,再继续接管工作。你现在就去交代一下,命令下达之后,即刻赶赴军区政治部文工团。”

    魏政委说完就挂了电话,但是带给沈耘的,却是种种的不舍。

    回头看看训练场上的战士们,尤其是其中好些今年就要退伍,跟他们想出的时间过一天少一天。拍摄这个电视剧,也不知道要多久。这就意味着要好多天和他们分开,现在沈耘真不知道该如何向他们解释。

    可是,终究还是得解释。

    如果再闹出像之前一样让战士们觉得自己犯错误的误会,那就更不好了。

    来到训练场,看着战士们正好进行课间休息,沈耘吹了吹哨子,这些坐着的战士马上整队集合站在了沈耘面前。

    “讲一下。”

    “哗。”稍息的步伐让沈耘愣了下神,随即强行用平淡地声音说道:“接到上级命令,我将于命令下达之日,借调到军区文工团,时限至八月以前。我不在的时候,连里的一切事务,由龚指导员暂代。”

    “报告。”

    “讲。”

    “连长,怎么去那么久?难道你真的要被调走了,故意用这个理由安慰我们?”

    其实不仅是沈耘不舍,战士们也同样不舍。沈耘在生活中给他们的照顾,让他们对这个连长充满了信服。先前是二十天,这回又是不知道几个月,战士们一下子想起了早先的传闻,不少单位似乎都想将自己的连长调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