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四章 征兵计划开启
    “小兔崽子,这种玩笑是你能开的么?不是你们连队日常玩闹。怎么你这个兵当的越来越放肆了。不行,我得给刘家那个兔崽子好好说说,往后对你要着重加强思想教育。”

    听到沈耘的话,老爷子可是吓坏了。嘴上虽然是在斥责沈耘,但心里比谁都紧张。作为军人,新年致辞的事情都敢当笑料,这绝对不是小事。要是被揭发出来,那是要上军事法庭的。

    “爷爷,您不信是吧。那您听好了,我给您背一背当初我写的初稿。”当初那篇稿子可是让沈耘绞尽了脑汁,所以到现在为止,印象还非常深刻,在电话那头老爷子呆滞的眼神中,沈耘花了足足半个小时,将自己的原稿背了一半。

    这下老爷子开始有些相信了。

    “好了,不要背了。你小子,不错,比你那个混账爸爸强多了。不过,这件事情千万要保密,你年龄还小,贸然写出这样的东西来,是在太让人难以置信了。往后记得做事情低调些,不要再到处宣扬这件事情。”

    当确认沈耘所言不假,老爷子立刻嘱咐沈耘。这样的关心让沈耘心中升起一股暖意:“您老人家就放心吧,这件事情政委他们早就处理好了。只在我的档案里写了这件事情,往上报的时候,都说这是一个精研党史的军官写的。”

    “那就好,那就好啊。往后再有这样的事情,先给老头子我打个电话,听明白了没有。有本事是好事,但是一味锋芒毕露,那就是祸事了。”

    老爷子有匆匆嘱咐了几句,这才挂断了电话。只是放下电话,忽然就哈哈大笑起来。

    回到宿舍,龚指导员已经睡下了。听了老爷子的教导,沈耘也没有了继续激动的心情,脱了衣服躺在床上,看着远处老乡家中燃放的烟花照进绮丽的光彩,不一时,便陷入了梦乡。

    起床号准时响起,天只不过微亮。

    晨练过后,回到早就布置好的活动室,今天连里也要来一场联欢会。

    司务长早就准备好了一应过年物资。此时百来号人坐进来,每张桌子上都摆放好了水果和零食。还别说,这一顿是真的丰盛,平常很少见的各种坚果都弄来了不少,其他如巧克力奶糖之类的东西,也应有尽有。

    不仅如此,炊事班还在准备几道硬菜。司务长那神神秘秘的样子,就连沈耘也泛起了好奇心。

    自从部队全面禁酒以来,像他们这种战备部队,过年过节,也只能用软饮料来对付。当然,受限于经费,每人只有两罐饮料。如果喝完之后还想喝点什么,那炊事班还煮了好几锅红枣水,这玩意管够,想喝多少就喝多少。

    吃喝有了,还差玩乐。

    这方面都是龚指导员在负责,沈耘万万没有想到,他们私下里居然还搞了不少节目。这会儿连主持人都没有,就凭着自觉,开始逐个表演。当然,歌舞之类的东西,是度不过这美好的一天的。除了表演节目,龚指导员居然还搞出了斗地主比赛,乒乓球比赛,扳手腕,瞪眼睛……

    总之这一天过去,沈耘晚上睡在床上,还觉得肚皮在疼。

    常言道过年七天乐,事实上部队里能够乐呵的时间根本没有这么多。大年初一玩乐了一天,初二就开始正常训练,不过伙食水平明显改善很多,鸡鸭鱼肉应有尽有。过了初三,一切恢复到先前的样子,除了崭新的春联,便再也没有了过年的痕迹。

    与此同时,龚指导员从团部开完会回来,也给沈耘带来了一条算不上好的消息——新一年的征兵工作,将在正月十五之后,正式启动。

    别看每年八月份征兵验兵热火朝天,其实国家征兵工作一般都是从年初开始,到**月份结束。基本上贯穿了大半年的时间。

    但是随着经济发展和教育水平的不断提升,很多适龄青年都在学校学习。而没有到学校学习的一部分人,也因为种种原因,不愿意到部队。就算是有愿意当兵的,政审体检这几样下来,又刷下去一大片。

    部队急需新兵,可是每年的名额都招不满。所以就出现了异地征兵,征兵宣传等种种解决手段。

    东南军区因为历史原因,当地群众希望后背当兵的不在少数。但是照样每年招不满。所以在征兵宣传这方面,东南军区显得格外重视。

    龚指导员带给沈耘的这条消息,就是上面强行摊派了征兵宣传的任务。要求每一个营都有作品,体裁包括但不限于宣传口号,短片,小说,歌曲,影视作品。命令是军区直接下发的,一级压着一级下来,到了团里开会,就变成每个连队都要有作品,然后优中选优。

    而龚指导员的原话是:“团里认为你沈耘短短半年时间,就创作出了五首优秀的军歌,所以特别给咱们,不,明确来说,就是给你,加了担子。”

    沈耘懵逼了。

    他是完全没有想到,团里还能这么玩。

    然而龚指导员还没有说完呢:“来的时候刘团长说了,你要是造不出来让军区满意的作品,就等着她送你去党校培训几天,好好学习好好进步。”

    去党校,一般有两种可能,一种就是有望升迁,所以到党校好好培训一番,好接任新的工作。而另一种,则是犯了错误,被送过去改造思想。当然,沈耘不觉得刘团长的意思是第一种。

    “我去,老龚,咱们连你才是指导员吧。这种深入到群众中,宣传当兵光荣思想的事情,应该是由你这个指导员来做吧。你看,我这段时间正忙着弄今年战士们的训练大纲呢,哪里有时间搞那个玩意。老龚,你就发发好心,帮我一把。”

    沈耘实在是不想弄。

    先前他出风头的影响到现在还没有过去呢,如果在这时候再搞点事情出来,只怕往后什么都要找到自己头上来。

    哪知龚指导员一幅吃定自己的样子:“刘团长早就知道你小子想找借口,所以他也说了,当下征兵宣传就是最大的任务。其他的事情,全都由我代理。”

    沈耘傻眼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