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二章 新春致辞
    部队不是茶馆,做不到“相逢开口笑,过后不思量”。

    文工团的演出在一定程度上安抚了战士们思乡的情绪,过年的话题在一段时间内转移到了潘团长一行人的演技,以及哪个演员才貌双全这样的八卦上边。

    这可一下子减轻了沈耘和龚指导员的负担。或许部队中不经常出现心理干预这个名词。可事实上作为连级干部,了解战士们的思想动态,及时加以引导和规范,是与正常军事训练同等重要的工作。先有文工团的演出,后有视频电话的开通,看着热火朝天准备在部队过春节的战士们,沈耘松了口气。

    当战士们心中八卦的火焰逐渐熄灭的时候,时间已经定格在腊月三十,除夕当日。

    今天驻地的拥军群众再度光临,营部的年味也越发浓郁起来。一块儿开开心心包了饺子吃过,和这些大叔大妈闲聊些家常,终于还是在下午四点左右,送他们离开了。而战士们也难得拥有了半天的假期,时间截止今晚六点。

    短暂的两小时假期,战士们也只有给家里人打一通电话。因为今夜他们还有更为重要的事情要做。

    六点整,顾不上吃晚饭,战士们纷纷聚集到连部会议室。由于人数限制,会议室的桌子被搬开,包括沈耘和龚指导员在内的所有人都坐在小马扎上,手里拿着笔记本和圆珠笔。会议室的大屏幕上,此时正投影出直播讯号,这是部队专属的频道,而里头转接的画面,正是战士们最为尊敬的一号。

    这是新春来临直接,例行对军队的新春致辞。

    “我们即将迎来充满希望的一年。一元复始,万象更新。在这里,我向华夏人民解放军全体指战员们,致以新春的祝福!祝你们的家人,健康快乐,幸福美满!“

    “新的一年,是充满挑战的一年。国际局势风云变幻,国内经济亟待发展。新时期的国内外态势,对我们广大的人民解放军提出了更加严格的要求。建设同我国国际地位相称、同国家安全和发展利益相适应的巩固国防和强大军队,是我国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战略任务。”

    每个人都在笔记本上不停地记录着扩音器里放出的声音,当听到新时期新任务的时候,战士们心中充满了激情。

    只是,随即战士们的眼神就怪异了起来。

    因为电视中的字母里,赫然出现了“听党指挥能打胜仗作风优良”这十二个大字。于一连的战士而言,这十二个字是极为熟悉的,因为这些天他们除了讨论韩玉华,做的最多的就是向沈耘学习这首歌曲。甚至下边的班排还搞出了歌唱比赛,就看谁这首歌唱的好。

    感觉到战士们的目光汇集到自己身上,沈耘也不由得苦笑一声。今天直播的讲话内容,到现在为止有一大半来自沈耘交上去的那份报告。虽然后期还有些别人润色上去的,但主体思想并没有变化。

    忽然间沈耘就觉得自己干了一件大事。

    “瞎看什么,记笔记。”生怕战士们因为这个疏漏掉一些东西,沈耘还是轻声提醒。这下子战士们才回过神来,但是已经错漏了其中一部分。

    “建设一支听党指挥、能打胜仗、作风优良的人民军队,是党在新形势下的强军目标。听党指挥是灵魂,决定军队建设的政治方向;能打胜仗是核心,反映军队的根本职能和军队建设的根本指向;作风优良是保证,关系军队的性质、宗旨、本色。”

    这绝对是重点,即便沈耘就是这段话在这个世界的原作者,但他依旧没有放松,而是工工整整将这一段话记了下来,并画上了着重号。他有预感,这次一号发言之后,部队里很快就会掀起学习的热潮,自己作为文章的第一作者,绝对不能被别人给抢了风头。

    新春致辞足足讲了有一个半小时。

    对于一号沈耘是极为佩服的,不说这次致辞,四年一次的报告中老人家以六十多岁的年龄,站在主席台上足足做三个小时的汇报,中间没有一丝停顿和卡壳,这份本事不是谁都能有的。

    当天色完全黑下来的时候,致辞结束。但是战士们并没有就此离开会议室,而是例行地要召开思想汇报会。针对近一段时期的表现和方才领会的精神,要简短地进行一个报告。沈耘作为连长,自然要带头发言。

    这次沈耘可是完完全全以一个基层军官的身份对这场致辞的感想进行发言。

    但毕竟骨子里对于这十二个字的诠释有很多记忆,所以沈耘即便说的很普通,依旧让龚指导员有些招架不住。他忽然发现,自己这个搭档说起军队思想建设来,根本就完虐自己。亏自己还觉得曾经在机关干过,对这一块非常熟悉呢。

    沈耘发言完毕,各排长跟着发言。虽然每人都只有几句话,但上百人加到一起,九点钟的作息号响起,大家这才不得不回到宿舍休息。

    回到宿舍,龚指导员就一脸怪异地看着沈耘:“老沈,你这家伙的后台不是一般的硬啊。我是真没想到,你小子早早就得到了内部消息。居然连歌都写好了。我这个指导员,感觉到你身边,满满的都是挫败感。”

    龚指导员不知道底细,只以为沈耘的后台远远没有他说的那么简单。不仅是他,就连回到宿舍的战士们,都感觉不可思议。

    “沈连长这是要逆天啊。居然连一号的发言内容都提前这么多天知道了,算上他写歌的时间,了不得。看来咱们连长不是三代那么简单。”

    “谁说不是呢,乖乖,一想到我居然在这么有来头的三代手底下当兵,那天还跟着把他给摔了一家伙,我这双手就有些颤抖啊。他要是怀恨在心,回过头来收拾咱们怎么办?不行了,我得喝口水镇静一下。”

    每人嘲笑这名战士,他们心中也有些震惊。

    此时,也唯有王梁知道些什么,黑灯瞎火听着战士们胡思乱想,不由得开口劝慰:“你们放心就是了,沈连长不是你们想的那么不堪。他要真的仗势欺人,你觉得我还能当上这个排长。行了行了,都给我好好睡觉,一天到晚都瞎想什么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