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一章 被人嫉妒的感觉真酸爽
    一曲《军中绿花》,居然唱哭了一操场的人。

    韩玉华站在台上是真不知道该高兴还是该哭泣,因为唱着唱着她居然也被这首歌给感染了。说好的不要想家不要想妈妈,可怎么都忍不住啊。

    韩玉华湿红了眼眶,带着一丝鼻音向所有指战员们致意:“各位首长,各位战友,想家的时候,也是报国的时候。我想沈连长当初写这首歌的时候,心里一定也怀着对故乡和家人的思念。他不仅是在写他自己,也是在写我们大家。希望,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我们能更加坚强地守护我们的祖**亲。“

    哗啦啦的掌声中,慰问演出正式结束。

    而走到后台的韩玉华,这个时候忽然冲前来祝贺的沈耘问道:“沈连长,你歌里那个故乡的好姑娘到底是谁啊?难道你在大学期间,就已经早恋了?快说说,那姑娘是不是跟你的歌词里一样,长得非常漂亮。”

    问起这个,韩玉华忽然就有种难明的感觉。

    忽然被问起这个问题,沈耘瞬间愣住了,随即苦笑道:“就歌词里那么一写,我是根据咱们连一名战士的故事写出来的。真要写歌就得有相关经历,那我从小到大吃了多少老婆饼了,也不见有个女朋友啊。”

    听到了沈耘的解释,韩玉华忽然心里好受了许多,笑容泛起:“沈连长,你还真是幽默。对了,你的手机我借用一下,唱了你的歌,我忽然想给家里打个电话了。可是连轴转的连手机都没电了。”

    这等小事沈耘自然爽快地答应,掏出手机递给韩玉华:“随便用就是了。对了,我的下去找我那些战士们了。你用过之后,如果照不到我,就放到团部值班室。到时候我去取。”沈耘说完,冲着韩玉华点点头,就离开了后台。

    来到操场内,战士们正在有序地撤离。有龚指导员在,队伍倒是非常有秩序,但沈耘来到他们面前的时候,忽然就感受到一阵子敌意。

    “连长,你这走的什么运,居然连韩玉华都有机会接近。”池城这小子可是韩玉华的铁杆粉丝,这会儿满满的嫉妒,冲着沈耘说道。

    得,沈耘终于知道这敌意是怎么回事了。这群家伙,就是明显的羡慕嫉妒恨。

    “喂喂,我也很无奈的好吧。谁知道他们会叫我上去,到了舞台上,那就是他们的天下,我总不能给咱们团丢人。对吧。你说要是不露两手,往后人家说你们连长是个绣花枕头,你们心里能好受不?我这可都是为了你们,小伙子们,知足吧。”

    “但是这也改变不了你叫韩玉华那么亲热的事实。”战士们异口同声地回答,让沈耘瞬间傻了眼。

    原本还想用这招转移他们的注意力呢,结果,未遂。沈耘有点哭笑不得:“你们别嫉妒,那都是在舞台上。下了舞台我过去,你知道我叫人家什么吗?韩同志,我去,我都不知道自己居然这么纯洁。”

    “那也改变不了韩玉华对你含情脉脉的事实。”又是异口同声。对于这样的情况沈耘实在是太头疼了,索性直接耍无赖:“喂喂,我说,你们还有没有点良心,不是我,韩玉华能给你们再唱一首歌么?而且这首歌还是我的原创。你们赚大了知道不?还不赶紧谢谢我。”

    “连长,你不提歌还好,一提起这个,更是罪过大了。你知道不,我们可都是掉皮掉肉不掉队流血流汗不流泪的铮铮男儿,结果被你这首歌弄得沙子迷了眼。你知不知道今天回去要浪费多少眼药水?对于我们造成心理和生理双重创伤,你难道就不准备说点什么?”

    “那个,今天天气真好。”

    沈耘一句回答,瞬间让战士们无语起来。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正要对沈耘说点什么的战士们,忽然就长大了嘴巴。

    沈耘还以为自己一番反驳让这些家伙无言以对了呢,因此洋洋得意地说道:“所以说啊,追星不是什么坏事,但是千万不能将追星的情绪带到日常生活中来。不然,你追的就不是红颜,而是……”祸水两个字还没说出口,沈耘就被龚指导员给拉的一个趔趄。

    站好了身体,沈耘不满地朝龚指导员说道:“老龚,你可是有妇之夫了,千万不能学这些家伙。哎,我说,你眼睛怎么回事,他们都是沙子进了眼睛,你是怎么了?中风了?”

    然后,沈耘就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问道:“而是什么?”赫然是韩玉华的声音,吓得沈耘差点跳起来。转过身,沈耘瞬间满脸笑容地说道:“而是绝代红颜。”

    沈耘的没节操让战士们纷纷投来鄙视的目光,随即瞬间转回韩玉华身上,想要看看这位大美女到底来做什么。虽然心里明明知道肯定跟沈耘脱不了干系,但心里终究还是有点小小的期盼,要是韩玉华跟自己等人打声招呼那就好了。

    没有辜负期待,韩玉华笑眯眯地朝一连的战士问好:“大家好。”

    没的说,这些家伙的表现又让沈耘鄙视了,一个个笑开了花,纷纷向韩玉华敬礼问好。沈耘只想问一句,他喵的一个个操守都在哪里。殊不知这一切都是他带的头。

    又跟战士们闲聊了两句,韩玉华这才从兜里掏出手机,做到沈耘身边,略带亲密地说道:“沈连长,还你手机。”将还带着手掌余温的手机交到沈耘手里,这才带着几分娇柔:“往后要是有什么新歌,记得留给我啊。喏,你的手机里我已经存了我的电话号码,记得常联系。“

    韩玉华又看了沈耘几眼,这才缓缓离开。

    而沈耘,对着韩玉华的背影喊了一句:“再见。”之后,便听到龚指导员很是不爽地喊:“搞他。”

    随即,沈耘便觉得腾云驾雾一般飞上了天空。然后,看到韩玉华回头冲自己笑了笑,那阳光下的笑容,让他心里一甜的瞬间,然后就重重落在了地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