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九章 关于韩同志
    《强军战歌》很短,但是如果因为短就小看它,那就大错特错了。

    试想一首只有一分多钟的歌曲,在沈耘的前世却能引发全军上下以之为核心的思想学习和文化创作,可见短小精悍不是一句空话。

    沈耘唱了一遍,就有许多人记住了这两段歌词。清唱结束之后,先前还对沈耘有些羡慕嫉妒恨的战士们立刻变得极为单纯,只是一个劲地鼓掌要求沈耘再唱一遍。

    即将上台报幕的主持人,不得不将目光转向潘团长。演出的时间是有限的,之前因为韩玉华,时间就最少延长了十分钟。如果沈耘再唱一遍的话,没有三分钟是下不来的。到底该怎么办?

    表演完节目的潘团长早就坐在了刘团长身边,此时看到主持人询问的目光,笑着对刘团长问道:“老刘,你的兵给我出了个大难题,我现在也要给你出个大难题。按照计划,咱们的表演在两点结束。然后三点开始吃饭,四点准时登机去下一个地方。你的炊事班,能不能在短暂的时间内做好吃的?”

    虽说先前主持人调侃说潘团长是为了团炊事班的包子,但那也不过是个玩笑话。现在他问刘团长,那是要对文工团的所有团员负责,如果因为这个耽误了吃饭,那么他们就只能吃点飞机餐,那玩意根本不顶饿的。

    文工团这么大强度的演出,如果不能及时补充能量,根本不可能撑到过年。何况年后到元宵节还有演出。

    “放心吧,老潘,咱们团的战斗力,不仅体现在训练打仗上,这后勤照样是训练的重点。只要你们演出完毕,我们就立刻供应饭菜。这一点,你不用怀疑。”

    听到刘团长的承诺,潘团长放心了不少,冲着主持人点点头。得到了消息的主持人立刻走上来,对还有些不知所措的沈耘点头说道:“既然各位战友这么喜欢沈连长带来的这首歌,那就再让他唱一遍。正好,我偷学回了下次演出就不当主持人,也给其他部队的战友们唱歌了。”

    一番玩笑话,平息了战士们内心的躁动,也成功将沈耘留在了舞台上。这下子沈耘胆子可大了:“既然大家强烈要求我再唱一遍,那就再唱一遍。各位战友,准备好跟我一起唱了么?”

    还真别说,这上千号人,有大半都记住了这首歌的歌词。再度唱起来的时候,声音嘹亮,就连沈耘的声音都快要被淹没了。效果么,自然也是杠杠滴,一群文工团的演员都惊呆了,他们完全没有想到,这首歌合唱的时候居然这么具备震撼力。

    刘团长脸上满面红光:”老潘,我这个兵不错吧。要知道,当初咱们团属文工团的姜涛团长还想从我这里要人呢,结果被我给拒绝了。你别说,这小子绝对是文武双全的料子。哎呀,这首歌,你看,你们总政文工团是不是帮着给申请一下?“

    这是打上了潘团长的主意,总政文工团申请的军旅作品,通过的效率比他们这种层层审核的要快多了。潘团长哪里不明白他的意思,笑骂道:“你刘团长可真是见缝插针啊。不过这么优秀的作品,不早早让它出现在人们面前,那是对艺术的犯罪。这事儿,我包了。”

    当沈耘走下台的时候,还有战士想要让他再唱一遍。这么朗朗上口有热血澎湃的歌曲,想要多唱几遍也是情理之中,不过毕竟文工团的演出还要继续,所以沈耘也只能表示无能为力。何况,最后还有韩玉华的返场,这才是重头戏啊。

    接下来的节目,小品,杂技,魔术,甚至还有舞蹈。异彩纷呈的节目很快让战士们将沈耘给抛到了脑后。歌曲当然余味悠长,不过再怎么说,也比不过文工团青春靓丽的姑娘们。

    而沈耘下台之后,却并没有直接回到操场中,二十找到主持人,让他带着到了韩玉华休息的地方。

    要在短暂的时间内练习会一首新歌,安静的环境是少不了的。韩玉华此时就在离大操场不远处的办公大楼里。虽然隔音效果不是很好,但至少比大操场好多了。与韩玉华在一起的,还有军乐队几位老师。

    沈耘进来的时候他们正在研讨如何配乐,见门忽然打开,韩玉华首先娇嗔:“沈连长,你怎么才来?”

    不得不说,美女的杀伤力实在太足了,一下子让沈耘有种负罪感地回答:“不好意思。”而他身边的男主持人则笑着解释:“沈连长的歌难道你们没听到,哎呀,这个本事,忽然感觉都能够进咱们文工团了。沈连长,要不,你来咱们团吧。”

    韩玉华当然知道沈耘唱的歌,甚至刚才他们根本就没有讨论自己手上的歌曲,而是在说《强军战歌》。他们当中几个军乐队的老师甚至不无惋惜,说这首歌要是稍微配上一点军乐,效果甚至还要超过刚才。

    只是后悔也晚了,谁知道沈耘会在这个时候将这首歌给拿出来呢?

    向韩玉华和几位老师赔礼之后,男主持很识相地回去了。剩下沈耘一个人,很是拘谨地看着韩玉华:“韩,”实在不知道称呼什么好的时候,沈耘也不知道脑子里装了什么,忽然就叫了一声:“韩同志。”

    瞬间这屋子里就爆发出一阵大笑。

    这个年代,同志这个词汇还真是很少见,尤其是这种不带名字,只用姓称呼的。

    韩玉华笑过了,这才目光灼灼地看着沈耘:“沈连长,你还是叫我玉华好了。怎么韩同志从你嘴里叫出来这么别扭。刚刚在舞台上不是还叫我玉华的么?”

    这下沈耘就更加尴尬了:“这个,这个,其实我性格有点人来疯,当时人多,为了衬托气氛,自然而然就叫了。这会儿……”

    没的说,这越解释越黑,沈耘索性不在这件事情纠结,面色一转,很是平淡地说道:“玉华,这首歌的谱子你们也看过了,现在,我就用我的理解,把歌唱一遍。我是个野路子,所以对于专业的音准音色之类不是很清楚,你们看着纠正就是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