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七章 全团公敌沈耘
    时间来到上午一点整,气温提升到了一天最高的时候。

    而整个大操场的气氛,也在整个时候,达到了顶点。

    无他,接下来,便是许多人心中的女神韩玉华演唱她的成名曲——《我的军旅梦》。不得不说一个二十五岁的姑娘,能够在军队里形成这样的人气,是非常不简单的。

    看到身后热血沸腾的战士们,刘团长无奈的嘟囔着:“这群臭小子,要是训练能够有这样的热情就好了。你说就一个漂亮女娃娃,能有咱们的钢枪有魅力?就连我家那个臭小子一听都想跟着来凑热闹,被我狠狠揍了一顿锁在家里了。”

    魏政委显然听到了刘团长的话,对于这个不解风情的家伙,魏政委只能摇摇头:“老刘啊,你是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咱们的战士,也是男人,是男人,对于漂亮异性都有一种盲目的憧憬。这并不算是什么坏事,只要方式得当,那就足够了。如果这里头要是有一个能把这朵花摘到手,我就甘愿给他证婚。”

    “就你老魏是好人。

    刘团长没好气地说道。他这会儿还在愁闷自家儿子的事情呢:”真要出来这么一个,我倒是宽心了。你是不知道,我家臭小子居然说非这个女娃娃不娶。哎呦,我就说你连兵都不想当,你还想追人家女娃娃。要出来这么一个,把这朵花摘走,我看他还不死心。“

    不得不说,刘团长的儿子也是个中二。

    “小时候,看爸爸穿着一身绿军装……”

    在刘团长和魏政委窃窃私语的时候,韩玉华已经走上了舞台,向台下战士敬礼之后,演唱起来。

    《我的军旅梦》歌词就像是一个故事一样,讲述了一个人从小受到家庭的教育,对于军队有着憧憬。长大投身军营,回想起长大的路程,其实就是对于军队一天天向往的路程,由衷发出的感怀。歌词中没有过多的修辞,但从韩玉华的口中唱出来,就是有那样一种淡淡的情愫。

    一曲演唱结束,立刻收获无数掌声。

    作为总政文工团的当家花旦,其实文工团也知道战士们对于这位女明星有些好奇。因此两位主持人走上来,叫住了就要下台的韩玉华。

    “玉华,请留步。”

    显然事先是排练过的,韩玉华止住脚步,回到主持人身边。一下子两朵娇艳的花站在一起,沈耘估摸着这会儿肯定有人心里在想,让那个男主持下去。谁让他长那么帅,还偏偏站在这两个漂亮妹子身边。

    主持人采访歌手,那都是有套路的。比如现在,那位被上千战士在心底呐喊下去的男主持人,就非常欢快地询问:“玉华,来到咱们团,想要跟咱们团里的战士说点什么?”

    “感谢你们,因为你们的存在,使得我们有了无比的安全感。”当一个美女跟一个男人谈安全感的时候,往往也是催生男人荷尔蒙急促分泌的时候。不要钱的掌声再度响起,沈耘看着身边一个个脸红脖子粗的家伙,忍不住摇了摇头。

    对韩玉华的采访还在继续,这回轮到女主持人问了:”玉华,我听说,你也是出自军人家庭。这首《我的军旅梦》,就是你第一次报考解放军艺术学院的时候,即兴创作的。现在对于当初的事情,还有什么印象么?“

    韩玉华笑了笑,那风华惹得不少人痴迷:“是的,当初部队招收女兵的名额有限,加上我视力不合格,没有如愿成为手握钢枪的女兵。但是还想成为部队的一份子,所以就报考艺术学院。当时在老师谭启芳的鼓励下,完成了这首歌的创作,并借此获得求学的机会。”

    依照原本的规划,三人有条不紊地展开问答。许多喜欢韩玉华的战士对于她有了更深入的了解,在韩玉华参军经历的鼓舞下,许多新来的战士越发坚定了参军报国的思想。

    文工团慰问演出的目的,显然已经达到。

    十分钟的采访过后,支持人终于问出了一个问题:“玉华,来到咱们团,你又什么心愿么?比如潘团长,他的心愿就是吃炊事班的大肉包子,我的心愿,是看看男兵的宿舍,那你呢?”

    这算是此次演出唯一一个自由度比较高的问题,原本以为韩玉华会说和战士们合张影之类的事情。哪曾想,这位大美女忽然莞尔一笑:“这个问题,感觉还是有些不好意思。之前呢,我听说今年相当有名的三首军歌都是来自咱们团。所以这次我想,如果条件允许的话,我想请它们的作者演唱一曲,当然,能给我也写首歌,那就最好了。”

    霎时间,大操场上静了下来。熟悉沈耘的战士纷纷将目光转向他,而作为韩玉华口中的作者,沈耘一脸懵逼,目光呆滞地看着舞台,心里哭笑不得。都说红颜祸水,这美女还没有成为红颜呢,祸水就先涌到自己这里来了。

    “想啥呢,还不上去。”耳边响起龚指导员的促催,沈耘回过神来,瞬间感受到了无数股杀气。而台上的主持人,也适时催促:“沈耘沈排长,不,现在应该是沈连长了,难道你就忍心拒绝一个文工团演员的请求么?”

    这句话一说完,沈耘感觉杀气又浓郁了几分。

    沈耘心里暗道,我说兄弟们,我这是该上去呢,还是该不上去了。怎么不论怎么搞,你们都有意见。

    然后,他就看到了刘团长严厉的目光,大有他还不上台就好好收拾他的意思。没办法,沈耘只能顶着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杀意,匆匆跑到舞台上去。

    “某团二营一连,沈耘,向文工团的各位演员们致敬,你们辛苦了。”沈耘倒是机灵,明明是朝着韩玉华和那个美女主持敬礼的,嘴上却将所有文工团都带上了。熟悉沈耘为人的龚指导员心里暗骂,这家伙,又特么上去嘴贱了。

    果然,沈耘的下一句,就应验了龚指导员的话。

    “其实,看你们和被你们看是差不多的,无非是

    两双眼睛迸射的光,无非是这光催生的花朵

    无非是这花朵凋零出的冬天让我们误以为相逢被重新解读

    大半个操场,什么都在发生:羡慕到嫉妒,嫉妒到酸意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