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六章 慰问演出开始
    在欢迎式之后,文工团的同志们被带到了专门收拾出来的宿舍让他们暂时休息。

    毕竟他们虽然拥有部队编制,但是工作性质决定了不能如普通战士一样在疲惫面前硬撑。何况刚才刘团长也说的清楚,文公团自从腊月开始就在连轴转,如果不抽空休息,很可能将这一群人全都累倒。

    战士们对文工团的姑娘们喜欢还来不及呢,怎么可能让她们累着。所以强忍着心中的激动,目送这些人去休息,刘团长生怕这些家伙闲着没事,摆摆手就让这些人一起到操场分别操练去了。他们是战士,可享受不到文工团那样的待遇。

    分给一连活动的区域是一片草地。当然了,这个季节也别指望什么绿草如茵了。枯黄的草地上狠狠踩一脚还能冒出水来。反正接下来有好几个小时是在观看节目,因此沈耘就放开了手带着一连的战士开始进行体能锻炼。

    而且还选择了一种非常具备杀伤力的方式——玩轮胎。

    别以为轮胎的玩法就只有举啊,滚啊,拖啊这三样。在战备师里总结出来的方法可多着呢。拉、搬、扛、翻、拽、砸、举、跃、吊、滚、拖,每一样对于臂力,腰力都有极为明显的锻炼效果。沈耘这边分到了十五个轮胎,本着娱乐和锻炼集为一体的思想,沈耘设计了一个小游戏。

    三个排各自五个,先是有五名战士将这轮胎拖到五十米的地方,然后再有四名战士跑过去将之搬成一个垛。随后再有五名跑过去飞跃轮胎,随即将之举过头顶,搬到固定位置形成五步桩。再五名过去跳轮胎,然后将其拖出五十米。再有战士跑过去将轮胎滚回来。

    这样循环往复下去,不一时就将一群战士给累的气喘吁吁。

    “我说连长,你这招数太损了。这么下去,今天这群小子可就累坏了。哪还有心思看演出啊。”龚指导员不禁心疼起来。

    “怎么,老龚,你是不是也想跟着去训练一会儿。我这可都是为了他们好。你想啊,这会儿要是不让他们累趴下,呆会儿看完演出,今晚一整夜都兴奋地睡不着觉,还不是耽误明天的训练。一群大小伙子,把荷尔蒙消耗一下,对他们的成长还是有好处的。”

    对于沈耘这种老司机的言论,龚指导员已经无话可说。没办法,只能看着战士们在草地上挥汗如雨。团部的炊事班倒也够意思,知道各连队在这里训练肯定是下死力气,所以拼着劳苦,给每一个连队都煮了一大锅姜汤,虽然分到每个人手里仅有一小碗,但是在这零上四度的天气里,防寒的效果还是杠杠滴。

    上午十一点二十。

    接下来的三个小时是这里气温最高的时候,所以演出就放到了这个时间点。可怜的文工团来到这里连嘴吃的都没有捞到,就被潘团长给带了过来。当然,也不能让人家饿着肚子演出不是,炊事班没办法,只能蒸了些包子。

    人才到哪都有,文工团的这些演员们个个都是乐天派,把包子当做暖手宝用了一阵子,这才在潘团长的催促下,匆匆吃进肚子了。吃完之后连连夸赞炊事班战士们的手艺,亲和的态度引得战士们一阵激动。

    十分钟的时间内,潘团长安排好了演出的一切,准时十一点半,文工团的两位主持人便登上了舞台。已经就坐的战士们瞬间将疲惫一扫而空,对着台上一堆璧人鼓起掌来。

    一番客套的开幕词被两人完美的演绎,明明知道这都是套话,可是听在战士们的耳朵里,却感觉异常温暖。两人一唱一和,为战士们公布了第一个节目——文工团的小姐姐们居然冒着严寒,穿着清凉的衣装,为大家跳了一支舞。

    乖乖,这效果,简直比炊事班的姜汤还要有用。一群男人强忍着不狼哭鬼嚎,但是仔细观察的话,就能发现一个个全都涨红了脸。不得不说,这经常不和女性打交道,偶然见这么一回,对于内心的震撼可想而知。

    舞蹈结束,主持人上台,巧妙的点评之后,便宣布下一个节目——赫然就是潘团长和他的老搭档表演的相声。

    这世间,有些事情还真是要讲一些天赋的。比如这潘团长,骨子里就有一种喜剧的精神。他那个搭档是个一米八几的个子,两人走上台来,就形成了最萌身高差。就连走路两人也有意搞笑,潘团长那个搭档边走边用手比划着盘团长的身高只到自己肩膀前。

    瞬间台下便响起了爆笑。

    沈耘平素觉得自己笑点也就够高了,但这个时候依旧忍不住大笑起来。

    走到摆好的桌前,两人朝战士们一鞠躬:“说书唱戏劝人方,三条大道走中央。善恶到头终有报,人间正道是沧桑。相声演员潘大河,爬小海,给大家鞠躬了。”

    两人念着定场诗,自我介绍给战士们鞠躬,话刚说完,又是一阵大笑。潘团长起身就瞪着搭档:“你叫什么,给我好好说。”

    合着,这搭档又借着盘团长的名字给抖了个包袱。在潘团长一再逼问下,这位才一脸正色地说道:“相声演员齐志刚,给大家问好了。”

    齐志刚可是相声名家,沈耘之前也曾经听过他的相声,没想到眼前这人居然就是。显然,这次表演,一反相声表演的常态,个子高的齐志刚是逗哏,而个子矮的潘团长是捧哏。不过战士们非但没有觉得不专业,反而因为两人信手拈来的包袱乐个不停。

    一段相声足足说了八分钟,这八分钟所有人感觉都笑的停不下来。直到两人离场,这才爆发出震天的掌声。没的说,这两位可真是让大家明白了一回什么叫人不可貌相。

    接下里的节目,一个比一个精彩。文工团的演员们多年以来不懈的锻炼,使得每一个节目都被战士们送上热烈的掌声。欢乐的笑容从一开始就没有间断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