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三章 无他,唯手熟尔
    当高大明知道龚指导员将探亲假让给自己的时候,眼神中那种感激简直无以言表。

    在这一瞬间,龚指导员的形象在一连瞬间和沈耘一样高大起来,还得沈耘不停抱怨:“我辛辛苦苦大半年,还比不上你老龚动一下嘴皮子。唉,这世道,动手的不如动嘴的,动嘴的不如动腿的。”

    “说什么呢你,怎么叫动手的不如动嘴的了。我老龚跟着你每天起早贪黑,我容易吗?你现在还这么说我,你良心难道就不遭受一点谴责么?”龚指导员表情那叫一个幽怨,一时间让沈耘都有种错觉,这家伙一定是娘们投胎投错了。

    两人又开了几句玩笑,沈耘这才正色说道:“走了三个士官,咱们接下来,可要安抚好战士们的心情。同时,他们身上的责任,还要找人暂时代着。老龚,这些事情,咱们分一分,你负责和战士们谈心,我负责安排职务上的问题,怎么样?”

    “这不行。每次谈心的工作都要我来做,你知道现在战士们叫我什么吗——龚妈?我去,哪个混蛋给我起的这么恶心的名字,老子也是堂堂男子汉,如今各项训练虽然落后,但是也没有给一连拖后腿,凭什么叫我龚妈?我不干,这次你去。”

    听到龚指导员自曝战士送给他的程颢,沈耘瞬间笑喷了。这是谁啊,这么有才。龚妈,哈哈,沈耘似乎看到了龚指导员身上闪耀着的母性的光辉。

    “笑,你还笑,往后谈心的事情,咱们轮流来做。我要加强锻炼,让他们看看,我老龚是个爷们,不是龚妈。”

    沈耘看着龚指导员的样子,连连赔笑:“对对对,你是爷们,你听你这名字,老龚,老公,对不对,绝对是公的,不是母的。”

    不说还好,这一说,龚指导员越发无奈了,没好气地瞪了沈耘一眼,扔下一句:“就知道你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然后,带上帽子就出了办公室。

    留下沈耘一个人,抱着肚子大笑起来。

    笑过了之后,沈耘也带上帽子,离开办公室,往战士们的宿舍走去。探亲假只有二十天,现在请到假的几个都还没走,沈耘来到一排一班宿舍的时候,王梁和高大明几人正有说有笑擦拭钢枪。见沈耘进来,很是小心地放下枪,站起来向沈耘敬礼。

    “好了,不要拘谨,我就是来看看。”敬个礼,沈耘示意众人坐下:“呦,擦枪呢,不错嘛。来来,让我看看你们的水平。”

    沈耘蹲到旁边,很是自然地怂恿:“我看看,我没看着你们一班的这几个月,你们水平有没有下降。老王,看啥呢,给大家示范一下啊。你看你这个做排长的不动手,战士们都不好意思抢你的风头。”

    “连长,你这话就说的不对了。论出风头,咱们可比不过你。我们还想看看,连长你没有我们督促的这几个月,手艺有没有落下呢。来,战友们,咱们欢迎连长给咱们露两手。新来的你们可能不知道,咱们连长当年……”

    王梁一脸促狭地看着沈耘,张口将让沈耘有些尴尬。好嘛,还提起当年来了,沈耘进二营总共还没一年呢。

    “停停停,还当年,想让我出丑就直说。”沈耘没有计较王梁的调侃,两人当初谁也不服谁,到后来各自用本事征服了对方,沈耘在王梁面前从来不摆架子,王梁也对这个蹿升飞快的连长保持着相当的敬重。

    两人插科打诨,瞬间引得战士们哄笑起来。笑声随即引得附近几个宿舍纷纷跑过来查探什么情况,一听说沈耘要露两手,瞬间就将一班宿舍给挤满了。

    沈耘也是好开玩笑:“王梁,去,进门的都是收两毛钱的门票,没进门的收一毛钱治安管理费。收到了下次出去买点糖,好犒劳一下我这个被当作猴子一样观看的连长。”一番自嘲瞬间引得宿舍内外爆笑起来,战士们纷纷起哄:“不用两毛,我们给两块。”

    嘴上开着玩笑,手底下却不慢。沈耘接过一名战士递来的钢枪,卸下弹夹和枪托,取出击锤,枪机和复进簧,一件一件整齐有序地拜访在洁净的毯子上,随即取下机头,卸掉上护盖以及气体调节器,最终取出活塞和活塞簧。

    眼花缭乱的动作之后,一支枪就被沈耘给拆解开来。

    随即装枪动作开始,沈耘的手就像是幻影一样,将拆卸下来的部件一个一个全都重新装回去。最后重新安上弹夹,沈耘试着击发,听了下机簧的声音,将枪支交给那名战士:“撞针似乎有些不对头,下去报备一下。”

    沈耘的话说完,立刻迎来了一片掌声。有好事的家伙盯着手表,这个时候惊呼一声:“连长,你这手咋长的,步枪拆装居然用了四十二秒,你是不是有什么绝招啊,快教教我们吧。”

    迎着战士们佩服的目光,沈耘笑了笑:“诀窍啊,给你们讲个故事吧。在古代啊,有个射箭非常厉害的家伙,叫做陈什么来着,还是个考科举的状元。这家伙有一天射箭,连续三下都正中百步外的红心,围观的人纷纷夸奖起来。”

    “这这些人身后呢,来了个卖油的老汉。老汉一听这人射了三个红心,摇摇头不屑地说道:‘这有什么了不起的。’你们也知道,就像今天的偶像一样,粉丝是不允许外人说自己偶像一般般的。当即就有人站出来说,你行你上啊,不行别**。”

    “然后,老汉拿出一枚铜钱,从油瓮里舀出一勺油,透过铜钱的方孔,将那勺油一滴不漏重新倒回了油瓮。然后晃晃铜钱,上边居然连一丝油都没有沾过。到了这个时候,老汉才对这些人说道,无他,唯手熟尔。”

    王梁一副我就知道你要装逼的表情看着沈耘,然后听他总结这个故事:“我怕这点本事啊,也跟这卖油翁一样,没有什么了不起的,经常训练,和自己的枪成为朋友,了解它甚于了解你自己,然后,你就可以做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