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五章 忽然响起的急促枪声
    紧张的一连战士们纷纷掏出匕首,准备和野猪决一死战。

    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沈耘再度出了风头,野猪再也没有爬起来。王梁的两块石头也算是白扔了。有战士拿着燃烧的木柴,凑到近前观察,这才发现野猪的右眼现在不停流淌着血水,那一米多的身体现在仅剩下轻微的抽搐。

    得,子弹直接从右眼打进脑部,这准头真是没谁了。看着这么大一口猪,龚指导员和几个战士忍不住开始商量怎么杀猪,怎么保存。甚至这会儿已经有人开始幻想接下来搞一碗炖猪肉了,连连惋惜这要是在营部,配点白菜粉条,那就是一道杀猪菜啊。

    看到战士们纷纷围在野猪边上议论,沈耘一阵苦笑:“喂喂,关心一下战友行不行,我还在这儿坐着呢。能不能先照顾一下伤号再关心你们的猪大腿。”

    被沈耘这么一说,一个个开始不好意思起来:“哎呀,连长,这不看你神勇非常,就下意识让你先坐一会儿,省的你又开始装么。”嘴上说着,龚指导员走到沈耘跟前,在火把的照耀下看了看伤势。

    “老沈,这回你可是咱们这里最大的伤号了,怎么样,要不要把你的信号弹打出去?”有意逗一逗沈耘,龚指导员装出一副情况十分严重的样子,对沈耘惊呼道。

    开玩笑,就算这些战士都发信号弹走了,自己也不能走。作为连长,要给战士们树立榜样。就这点小伤,就发信号弹,那不是给他沈耘丢脸么。一眼就看穿了龚指导员的演技,沈耘摇摇头:“行了,你就别当兽医了,我自己的脚我还不知道,轻度扭伤,就是这会儿毛细血管破裂,需要弄点水冷敷,到了明早,估计可以缓慢行走。”

    忽然发现自己有些话痨,沈耘赶忙打住:“喂喂,说了这么多,给点水行不,还疼着呢。老龚,扶我起来,先到帐篷前坐坐。你们去几个把猪给收拾了,忙完之后自行休息。”

    只是被野猪这么一闹腾,谁还有心思睡觉啊,都瞅着野猪肉呢。争着抢着把野猪给宰了,又升起三堆火,将数百斤的肉一一烤熟。好在战士们还算是克制,并没有第一时间搞什么野猪宴。这些肉就当作是最后的食物储备,等过几天如果寻找食物困难的时候,可以让上百号人保证一整天的热量。

    第二天早上,所有人都一副标配的熊猫眼,野猪的内脏并没有被战士们放过,这些东西虽然不太好做成备用食物,但是配上笋和蘑菇煮了汤,味道还是可以的。阳光带着些许温度,透过斑驳的树叶照到营地,美好的一天就从这个时候开始。

    沈耘的脚腕依旧有些肿,不过正如他所言,现在已经可以站立缓慢行走。

    战士们自然不会再让沈耘去找食物,按照他们的说法,昨晚那一口猪就算是他交的伙食费。

    有吃有喝的时候,日子过的还是比较安逸的。加上连续几天没有下雨,沈耘的脚腕也恢复到了正常。而这个时候,距离生存训练结束还有九天时间。野猪是意外之喜,所以在这里多逗留一天。看着储备的食物足够大家一天的消耗,沈耘还是决定深入丛林。

    毕竟训练本身的意义就在于让战士们适应在各种环境下的生存。在外围晃悠或许还能撑一两天,但是那就违背了训练的初衷。何况,再在这里呆下去,周围的食物都要被吃绝了。往后再来这么一场训练,那不是逼着人往里头钻么。

    往前走了两公里,这里已经算得上丛林深处了,在一处地势略高而且平坦的地方扎了帐篷。例行寻找食物进行储备之后,见一群人闲着没事干,沈耘玩心大胜,开始做起抽查条例条令的小游戏。

    规则也非常简单,所有人围成一个大圈,由沈耘起头,随机从军规中念出一段话,第二位就要接着前头的那一段,再背出一段。如此循环往复,到了谁的跟前没有背诵出来,就要罚十个俯卧撑外加反复背诵该句一百遍。

    这个游戏自然获得了龚指导员的高度赞同。

    没办法,搞政治工作的,平常训练的时候也不能上课,如今在山林里正好二合一,多好的事情。随便挑出几个战士警戒,剩下的人便围坐起来。

    “第十二条军人宣誓,是军人对自己肩负的神圣职责和光荣使命的承诺和保证。公民入伍后,必须进行军人宣誓。军人誓词是……”

    奔着重温入伍誓词的意愿,沈耘背诵出了《内务条令》中军人入伍誓词。

    龚指导员坐在沈耘身边,自然是紧随其后跟上:“第十三条军人宣誓的基本要求:(一)宣誓时间,应当在新兵政治审查和身体检疫复查合格之后,但不迟于入伍(入校)后90天。”

    《内务条令》是规定军人职责、军队内部关系和日常生活制度的法规。里头涵盖的内容极其广泛,从军人入伍到退役,从军容仪表到日常生活,种种规范性的条例需要每一个军人牢记和遵守。

    二营对于违规战士的处罚,经常是关紧闭外加抄写这个。不得不说,这整整二十一章的内容抄一遍下来就足够让人头疼,要是被罚上好几遍,那真是要哭爹喊娘了。

    这种类似于抽查的形式,最是考验一个人对于条令的熟悉程度。有些脑子反应不够快的战士,这时候已经开始悄悄跟着前头的人逐个背诵起来。如果真要到自己面前背不出来,受罚事小,丢人才是大。而且往后肯定会受到龚指导员的特别关照,一想起每天都有人跟在自己屁股后头考察条令条令,那该是多么难受的一件事情。

    游戏进行的非常顺利,每个人一段基本上没有人卡壳,就在大家玩的开心的时候,忽然间从远处连续传来几声枪响。

    沈耘瞬间站起来:“急行军,目标,枪响的方向,带上武器,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