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三章 临时老中医
    不得不说,在冬季野外寻找食物是一件非常麻烦的事情。

    值得庆幸的是沈耘几人在走出去不远,就发现了一处密密麻麻生长着牛蒡的地方。牛蒡的根是可以食用的,看情况,将所有牛蒡挖出来,至少可以供沈耘这些人吃四顿。这是非常丰硕的收获。军工铲一阵挥舞,空荡荡的背包被填满了一半。

    沿路走来还有不少收获,在一片竹林里头,偶然间找到了几根笋。不得不说这是沈耘几人的运气,要知道野生竹笋在这个时节绝对非常罕见。而且经验丰富的王梁,还带着沈耘几个活捉了几只竹鼠。这玩意可不是那种小老鼠,最大的都快赶上兔子了。

    不用说,有荤有素,收获足够沈耘五人吃上三天。

    看着天色不早,自己等人走出的路程也有些远了,沈耘决定回到宿营地。

    本来还想着向战士们炫耀一下自己的收获,可是临近宿营地,却被一阵痛苦的呻吟给吓坏了。沈耘急忙赶过去,在篝火附近,一名战士正抱着大腿躺在地上。

    “怎么了?”沈耘急匆匆地跑过来问道。

    围在周边的战士急忙回答:“连长,他起了风湿疙瘩,这会儿一条大腿都肿的不成样子了,根本就站不起来。咱们手头也没有药,正准备发信号弹求救呢。”

    风湿疙瘩,是荨麻疹的俗称。这是一种急性过敏性皮肤病,大多数是某些物质引起的过敏反应或血管神经功能障碍所造成的。

    沈耘走过去,轻轻掀开这名战士裤腿的一角,便发现脚腕的部位袜子的边沿已经深深勒在浮肿的肉里。大面积的水肿,使得腿部颜色一片粉红,毛孔扩张,身体急速散发着热量。如果再不想办法治疗,只怕会昏厥过去。

    怎么办?难道真的任由战士们拉响信号弹,然后让他退出?

    可是这名战士在呻吟中,却带着乞求。他不想退出训练,更不想因此影响整体成绩。较量,不仅仅在个人之间,还有班与班,排与排,连与连。一个人的退出,势必会拉低整体的平均成绩,营里可不管求救是因为什么。

    沈耘忽然想起了他鲜少过问的那个系统。

    这玩意当初发布了任务之后自己就再也没有理会过,反正每天的训练量远远超过系统的要求。要不是逼急了,沈耘压根就想不起来。

    主动找上门,自然不会受到什么好待遇。沈耘检索了一大阵子,这才找到一个办法。

    “你们有谁认识地肤子的?”这个奇怪的名称说出来,引得战士们面面相觑。地肤子是啥玩意,大家平常认识的东西里头貌似没有这种玩意。

    “就是那种叶片细长,植株毛茸茸的,红色。新出来的枝条有白色柔毛。果实呈扁平状五角星的形状。你们沿路有谁见过?”沈耘的声音越发着急起来:“这玩意只要能找得到,就能立刻治好他。越快越好,赶紧想想。”

    这么一催,还别说,真有战士想起来:“连长,你说的这种植株我倒是见过,但是有没有长果实我就不知道了。要不我带你去看看,距离这里不远,我刚才回来的时候瞥了一眼,似乎跟你说的差不多。”

    也是病急乱投医,沈耘从系统里头检索出的土方子,也只有这个地肤子是单独成药而且在这里能够找到的。听到这名战士的回答,沈耘大喜过望:“你们看着,走,带我去找找。要是你说的是真的,那等他好了,让他请你吃顿好的。”

    沈耘有意缓解气氛,稍微开个玩笑,倒是让战士们放心不少。

    被这名战士带着,走过差不多三百米的地方,沈耘顿时笑了起来:“不错,这就是地肤子。好家伙,这么一片,就算是植株上没有果实,扒拉一下下边的落叶,也能找出来不少。”话说完,沈耘便走上前去,小心翼翼地拨开植株,在根部附近轻轻往手掌心扫着一些灰黑色的颗粒。

    这就是地肤子的果实,虽然落在地上有些不卫生,但拿回去洗洗就可以了。担心一顿不够,沈耘有接连在另外几株地肤子的根部收集,不大一会儿,居然就弄了差不多四两的样子。这些已经足够煎两次了。

    收集完毕,沈耘冲身后的战士点点头:“好样的,等他好了,记得要找他请客。”

    作为向导的战士嘿嘿一笑,随即跟上沈耘的脚步。回到宿营地的沈耘,在一群战士们期待的眼神中,将手中的地肤子果实用清水漂洗一遍,随即取出来一般放进篝火上吊着的锅子里。不一时,一股浓重的药味就弥散在空气中。

    沈耘取出来一勺,用嘴吹了吹,感觉温度合适,便将之涂抹在这名战士脚腕部位。

    都说偏方治大病,沈耘想来是抱着怀疑态度的。然而这个地肤子煎水,居然短短一会儿功夫就止住了涂抹处的痛痒。这名战士虽然依旧在呻吟,却断断续续地告诉沈耘:“连长,我感觉脚那里好受多了。”

    沈耘笑了笑:“既然有效,那就好了。”沈耘松了一口气,这才嘱咐其他战士:“这会儿将药水取一些出来,晾温了吐沫到他的腿上。其余的投水继续煎,等差不多剩下四分之一水的时候,把药液倒出来,让他喝下去。”

    话刚说完,便引得战士们热烈鼓掌起来。

    连续几个来回,沈耘原本被火烤的差不多的衣服脊背上再度湿润起来,不得不让他坐在篝火前,脱下衣服在火前烘烤。

    此时龚指导员凑过来,一连好奇地问道:“老沈,看不出来啊,你居然还有这样的本事。”

    容沈耘小小地装个十三,带着一脸高深莫测,沈耘睁着眼睛说瞎话:“你以为兄弟我单身是为什么,都是因为学的东西太多了,没有时间找女朋友。想当年咱们系花追我,天天给我送爱心早餐,到最后我都没记住她脸长什么样。”

    龚指导员不由得白了他一眼:“你小子就吹吧你。你们计算机系有女生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