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一章 野外生存的第一堂课
    得到了自己老师的允诺,沈耘终于放下心来。再度通知武长宏之后,便回到了宿舍。

    龚指导员也知道沈耘避开他,肯定是有些事情不方便透露,因此倒也没有追问。整个营区自此如这一间宿舍一样陷入了宁静,官兵们都极为珍惜这来之不易的短暂假期,在休息中默默积蓄力量,准备迎接第二天朝阳升起后的训练。

    在普通人眼中,部队的训练完全就是折腾。

    刚刚简单的拉练在前天结束,今天接到上面的通知,又要开始野外生存训练。

    野外生存训练这个课目,对于战士们来说,真是又爱又恨。

    爱它,是因为通过这种训练,会拥有非常强大的野外生存能力。在当日社会,这也算是一种非常特别的技能,不少从战备师退役的战士,都通过这项技能找到了工作。新兴产业中,有很多行业需要这样的人才。

    恨它,则是单纯因为训练期间的生活简直可以用惨无人道来形容。前世被成为食物链顶端的男人,无非就是走的地方多一些,吃了各种各样的东西。经过训练的战士其实比贝爷少的,只是那么丰富的经历。

    所以开完会回来,当沈耘将这个消息通知到一连的时候,不少战士都露出了苦脸。好在还有一个算不上好,但绝对不坏的消息,让战士们稍微有些安心——接到命令的第一时间,并不是直接就开赴大山里,有些基础性的教学还是要在营区进行。这次上课的教官,来头据说大的不得了。

    在期待和畏惧双重情绪中,二营迎来了生存训练的第一堂课。生存训练的基础课堂是以排为单位分批次进行,一连一排自然首当其冲,而作为连首长的沈耘和龚指导员自然要跟随。

    当一位矮个子上尉走进学习室的时候,先前小声的议论忽然不见,沈耘带头站起来:“起立。”这个信号瞬间让战士们齐声高喝:“教官好。”

    矮个子上尉和黄祥涛的年龄差不多,听到这精气神十足的问好,面无表情地点点头:“不错,精神头很足,希望接下来你们能够迅速适应我要讲解的内容。坐。”

    这不算下马威的话,停在沈耘耳朵里,忽然炸起一个响雷。这声音很熟悉,大前天自己就听过,就在自己带着一连在那个村庄里被无情狙击的最后,从那民居里走出来说话的那个。只是,让沈耘疑惑的是两人的身高似乎有些对不上,那个满脸油彩的家伙,似乎比眼前这个高了几公分。

    “基础性的东西,你们之前受训的时候都了解了,我就不多说了。今天要给你们讲的,是怎么利用大自然的各种存在,在保证自己生存的前提下,对敌人造成有效杀伤。”

    熟练地打开电脑,掏出u盘插上,找出一个课件,矮个子上尉打开第一张图片。

    图片上一个壮硕的男子双眼无神地躺在地上,嘴角有呕吐物流出,不远处以三角支撑的木架下吊着一只小小的锅子,此时没有任何水雾出现。锅子下边,篝火早已熄灭,周围零零星星分布着不同的食材。将图片放大,上尉问道:“谁能告诉我,这个男人为什么会被毒倒?”

    很多人第一时间想到,这很有可能是食物中毒,因此在那些散落的食材上找起原因来。只是让他们失望了,地域不同,生物自然也不同,战士们平常所学的知识显然已经不够用了。但,依旧有人笃定是食物中毒。

    “报告教官,这应该是食物中毒,这些食材里头,肯定有一样或者几样是可以导致人昏厥呕吐的。”

    矮个子上尉不咸不淡地说道:“错,我可以告诉你们,这不是食物中毒,跟食材也没有任何关系。”

    不是食物中毒,那是什么?能够让人呕吐,似乎有些符合中蛇毒的迹象,但是可见部位并没有明显的咬痕:“报告教官,应该是神经型毒素,最有可能的是蛇这种生物,但是我没有发现咬痕。”又一个战士站起来回答,让矮个子上尉终于点了点头。

    “很靠近正确答案,但是还不正确。”

    看来中蛇毒是肯定的了,但是不是被咬,难道这家伙作死故意服毒?

    无人可以回答上来,教官只能自己解答:“这是今年六月份发生在米国的一个小小的事件,事后经过法医鉴定,在这一锅汤里头,有血液型蛇毒蛋白成分。而死者的身体里,也残留有该种蛇毒。”

    听到这个解释的时候,沈耘第一时间站起来反驳:“报告教官,这里头应该有别的问题。据我所知,蛇毒干重的九成以上都是蛋白质,在高温环境中蛋白质就会失活。而且正常人也不等汤冷了才舀出来喝,所以,必然有其他原因导致此人中毒。”

    “那你说说,这个人到底是通过什么方式中了毒,中尉。”

    沈耘忽然注意到,照片的一角,死者身边似乎是个不锈钢制品的一角,仔细看过去,因该是水壶一类的东西。

    “报告,如果我猜测没错,死者致命的原因,很有可能是餐后一个小习惯,比如,喝水。不同于华夏,米国人平常喝的都是生水,此人煮汤和取水的水源,很有可能有蛇毒,甚至是蛇类汇聚的区域,他却没有发现。加上他本身有口腔溃烂的问题,蛇毒通过溃烂的地方进入血液导致中毒。”

    沈耘的猜想简直惊世骇俗,可是居然就得到了矮个子上尉的称赞:“不错,你的猜测很正确。事后米国警方法医也鉴定到,此人的水壶里头同样有蛇毒,而且还是活性正常的蛇毒,就因为这个事件,米国有一部分人开始倡导喝热水。”

    “我要教你们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活用战场上的任意一处水源。虽然该男子中毒只是偶然,全世界可能也不一定找出第二个来,但是在咱们手里,在丛林作战中,投放有毒植物的汁液,或者腐烂生物的尸体,同样可以造成有效杀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