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八章 黄祥涛的眼神好幽怨
    没有搭设舞台,所以扫尾的工作非常简单,当战士们将椅子凳子桌子纷纷搬回去的之后,也一窝蜂涌向了餐厅。

    沈耘自然也是其中之一。

    饺子固然好吃,但是亲手包的饺子味道更好。对于厨艺,沈耘固然没有那种居家好男人做什么什么好吃的本事,可是包个饺子还是很拿手的。到了餐厅,拥军群众已经被划分到各个区域,战士们就围在他们身边,边说军营的趣事,边分工明确包饺子。

    找到了一连的位置,沈耘不疾不徐走了过去。

    虽然只有短短十来米,可是沈耘却感受了一番明星的待遇。不论路过哪一桌,那些群众都会非常熟络地叫一声:“沈连长,你过来了啊。快来,跟咱们一起包饺子。”

    这可是将沈耘弄得有些尴尬。

    军衔和职务只是在部队有个明确的区分,这让地方群众叫起来,还真是有些别扭。慌忙摆手:“哎呀,大娘,你别这么客气,叫我小沈就好。你看我就说,上去主持了一场节目,真的就脱离群众了。连长啥的就是平时多为战士服务一点,大妈你这么叫太生分了,就叫小沈。”

    刚解释完一个,又迎来一个。

    十几米的路程就像是几百米一样遥远。

    终于来到一连这里,沈耘事先提示:“大家叫我小沈,千万不要叫我沈连长。我这嘴皮子都要磨破了,你们可怜可怜我。”

    一脸苦相的沈耘再度引得大家发笑。龚指导员赶忙过去端了杯温开水过来递给沈耘,让沈耘一阵感激:“哎呀,老龚,还是你靠谱。你看这一群家伙,就不知道心疼下我。”

    如此玩笑着,沈耘便坐在龚指导员身边。刚才被几个战士围着还没注意,这会儿坐下才发现,原来坐在这桌的拥军群众,赫然就是当日黄祥涛说要教人家打运动手枪那个。

    小姑娘长得确实不错,也难得一连这几人战士这会儿肾上腺激素分泌过剩了。

    看看桌子上摞着小山一样的饺子皮,沈耘真想说这一群牲口,你就不能体谅一下人家小姑娘么。几个人擀饺子皮就让人家一个人包,这情商值得单身好几年。

    既然不缺擀饺子皮的,那就上手包饺子吧。

    沈耘取过来一张的时候,正好赶上小姑娘包好一个饺子放在盘子里。这会儿得空,便冲沈耘甜甜地微笑着:“沈大哥,你也会包饺子啊?”说完之后愣了愣,随即自我介绍:“我叫詹晓云,是镇上支教的老师。”

    一声沈大哥,就算是沈耘也有些招架不住啊。

    不过还好定力足够,没有默念什么心经之类的东西,沈耘便笑着回答:“我哪里有那么大,叫我沈耘就好了。这包饺子啊,也不能说会,勉强包着不露馅。哈哈。”

    “对哦,这个时候才想起来,老沈,你也是今年刚刚毕业吧。小詹也是。看来跟你相处的时间长了,下意识就把你当成老油条了。”龚指导员忽然看着沈耘,一脸不可思议地说道。

    “什么,沈大哥你居然是今年毕业?”听到龚指导员的话,詹晓云一脸惊讶。她虽然先前就非常好奇沈耘年纪轻轻居然就是连长,但完全没有想到沈耘居然会这么年轻。刚大学毕业啊,就当连长了。难道,是传说中的二代?

    这下子几个荷尔蒙旺盛拼命擀饺子皮的家伙总算是停下了手中的忙乎,略带几分显摆地说道:“哎呀,詹老师你是不知道,咱们连长还是水木大学的高材生呢。别看现在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手上功夫可厉害着呢。”

    什么叫人畜无害的样子,沈耘感觉对于这个世界失去了信任。

    而这一群家伙,就这样喋喋不休地讲着沈耘的光辉历史。说的詹晓云盯着沈耘一阵傻看,沈耘实在受不了,就拿眼前这堆饺子皮转移注意力。只见一个个褶子在沈耘手中飞速形成,然后一个饱满的饺子便被扔进了盘子。

    不出十三分钟,饺子皮就没剩下几个,而这几个家伙还在喋喋不休。

    “喂喂喂,你们就别尽给我脸上贴金了。说的我都想要回去照照镜子,看看自己身体里头还有没有另一个我存在。赶紧干活,一个个吹嘘什么呢。你咋不说我能上天和太阳肩并肩呢?”

    沈耘这一句话瞬间引得几个人又大笑起来。好在餐厅里这会儿都是在聊各种笑话,所以也没有引起太多的注意。

    没有了饺子皮,这些家伙总算是开始回归正业。而百无聊赖的詹晓云却和沈耘闲了下来,这也是沈耘最怕的事情,詹晓云对沈耘了解的越多,就越发好奇。因此挑着这些家伙刚才没说的问题一一问起来。

    “沈大哥,你大学是学什么专业的啊?”

    “计算机与网络工程。”

    “哇,那不是水木最厉害的专业之一么,据说很多全球五百强公司抢着要呢,你怎么想到要当兵了呢?”

    “没办法,家里代代当兵,都成传统了。我要不来当兵,就要被赶出家门。”

    “沈叔叔他们是干什么的?”

    这怎么越问越像是相亲的呢?沈耘扯了扯嘴角,最终还是决定回答:“没干什么,也就在当地当个小科员混日子。”

    ……

    沈耘真心觉得,这会儿要是让他上战场,也比面对詹晓云的询问强。小姑娘或许单纯是对军人有种盲目的崇拜,此时终于接近了一个高学历高职务还有点小帅的军哥哥,所以问题显得格外有些多。沈耘也渐渐有些明白为什么世间还有无良罪犯冒充军人骗钱骗色了。

    不过,聊着聊着,沈耘忽然感觉到背后有股子寒意。

    出色的第六感让他顺着那股子寒意扭头看过去,便看到黄祥涛咬牙切齿地看着自己,手里拿着根擀面杖,对面板上的饺子皮恶狠狠的碾压着。大有将这饺子皮当作是沈耘的意思。

    看到这一幕,沈耘忍不住有种无辜的感觉。老黄,我跟这个妹子真的没什么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