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五章 为装十三义不容辞
    “对,就是你。”

    异口同声的回答让沈耘瞬间有一种自己招谁惹谁的错觉。

    随即在会议室中的几个人分别说出了自己的理由。

    程天鑫:“听说你多才多艺,这样的人才不能浪费。”

    宋钺:“现在就是你踊跃表现的时候。”

    龚指导员:“谁让你前头把元旦的事情都扔给我了,我总得给你找点事做。”

    黄祥涛:“你不是啥都能行么,就你了。”

    ……

    沈耘忽然感觉自己掉进了流氓窝里头,各种各样的理由让沈耘连拒绝的机会都没有。然后,在一群人满意的笑容中,沈耘屈服了。那委屈的表情,如果有个壮汉,一定会把他搂在怀里好生安慰一番。

    然后,在这些人幸灾乐祸的笑容里,宋钺将刚才汇总好的节目单塞到沈耘手里:“对了,开场,串词,还有节目顺序,这些都由你负责了。记住,一定要让节奏欢快有力,不能让群众觉得乏味。对了,节目最后还有一段要向群众新年祝福的发言,也由你负责。”

    本来以为宋钺嘱咐的已经够啰嗦了,谁成想,这程天鑫居然也上来插一杠子:“对了,我那开场致辞你也给我弄了吧。”

    沈耘这会儿恨不得哭出来,表情里哪有先前的慷慨激昂。这分明就是压榨劳动力好么,见鬼的能者多劳。

    嘱咐完这些,程天鑫和宋钺带头走出了会议室。

    回到连部的路上,龚指导员满脸笑意:“连长,你看,咱们连这个节目审核……”

    “一边去,我事情多着呢。你都说了那全是你负责的,今晚我要熬夜,你别来烦我。”沈耘摆摆手,看都不看落井下石的龚指导员。

    时间转眼就在沈耘的冥思苦想和战士们的安眠中度过。当次日起床号吹响的时候,趴在桌子上的沈耘抬起头,瞬间引得龚指导员爆笑起来:“老沈,你这是遭了哪门子的罪,哈哈哈,你看你这脸上。”在笑声中沈耘跑到洗漱间,照着镜子才发现自己脸上被衣服压出了不少印子。

    想起今天早上的训练还没有进行,沈耘匆匆洗了把脸,拽着还在笑的龚指导员到了操场。

    “老沈,这都新年了咱还练啊。”龚指导员今天是真心不想来训练,然而,他这小身板根本反抗不了沈耘,因此在口头上表示反对。

    哪知迎来的却是沈耘的面无表情:“生命不息,训练不止。作为指导员,你要给战士们树立好的榜样。所以,老同志,走吧。”沈耘拽着龚指导员就开始跑,这一对的做派引得不少过往的战士纷纷大笑起来。

    吃过早饭,这回程天鑫将所有战士都拉到了营部门口等候前来拥军的群众们。今天过节,再加上开放日,所以过来的群众格外的多——足足三辆大卡车。

    为首的还是沈耘熟悉的王大妈,老人家开朗的性格让她一下车就对程天鑫热情地说道:“小程,我们又来了,你们不会嫌烦吧。”

    程天鑫慌忙赔笑:“哪里哪里,欢迎还来不及呢。”对大妈说一句,回头就是一声吼:“都愣着干嘛,呱唧呱唧。热烈欢迎咱们的拥军群众莅临。”

    没得说,老程发话谁敢不遵守,本来就比较盼望群众们到来的战士纷纷鼓起掌来。

    说来也巧,今天天气正好晴朗,到了这会儿暖烘烘的。程天鑫一看这个架势,先前还准备将群众们带到小礼堂去,这会儿也不去了。就在营部大楼前那一片小广场上,让战士为群众们搬来凳子,一起坐定了之后,走上去率先发言。

    “各位乡亲们,大家好。想必我这张脸大家也挺熟了,就不自我介绍了。非常感谢大家能够在欢庆祥和的日子里,来到咱们二营。通过之前五天的交流,想必大家对咱们二营,也有了新的认识。不错,在形成强大战斗力的同时,我们的部队,也是精神文明不断加强,对外交流不断加深的。”

    “军地共建一直是部队需要面对的首要问题。我们的建设和成长,少不了驻地群众的支持和理解。再次,我代表二营全体官兵,向大家致以诚挚的感谢。”

    程天鑫就算是文化水平再低,当了这么多年营长,简单的一套讲话还是颇有章法的。连番感谢,让拥军群众心里暖烘烘的。不少人相互低语“这支部队确实不错”。

    程天鑫讲话结束之后,便是王大妈代表拥军群众上来讲话。

    相比程天鑫的套路,大妈就讲的实在多了:“往常你们演习啥的,我们虽然也想看,但是受限于部队规定,也不能看。咱们只能通过电视来了解祖国的部队到底怎么样?有时候,我经常听到有老朋友问,你说这个部队冬夏练个不停,到底练得怎么样?我没法回答。”

    “但是前天的拉练啊,让咱们瞬间安心了。你们这群小伙子,不是外人说的中看不中用,你们是值得咱们依靠和信赖。当我看到不少小同志为了保护群众,宁愿露出自己的后背在敌人的枪口下,忽然间就想起当年那些为祖国伟大国防做出牺牲的老同志们。你们,跟他们一样,都是好样的。”

    王大妈参加过战争,她这样的肯定,让在场的每一位战士都倍受鼓舞。热烈的掌声是对这赞扬的最好感谢。

    两方发言完毕,程天鑫就让宋钺组织,让战士们和拥军群众相互交流,而他自己,却将沈耘叫到了一边:“沈耘,你那个事情准备的怎么样了?”

    程天鑫不担心战士们出娄子,但是很担心沈耘这个主持。一场欢乐会的成功与否,与主持有着相当大的关系。如果主持不能通过语言调动观众的感情,就算节目再好,也不会给观众留下什么印象。程天鑫没有见过沈耘干过这个,所以特意叫过来询问。

    “营长,你就放心吧。这事儿,咱搞得定。”

    “真的?”见沈耘一脸的笃定,程天鑫还是有些不放心。

    “您老就看好吧,自己……”呃,本来要说自己约过的什么,忽然发现用在这里不太合适,沈耘慌忙改口:“自己吹过的牛,就算是断气也要让它上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