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二章 都是群众演得好
    一声“踩雷了”,在让沈耘有些无奈的同时,也给身后的战士们提了醒。

    自发地组成了战斗阵形开始戒备着,有些则护卫着手持探雷针的战士往前铺开。

    “老王,你戒备,我排雷。注意境界,我又强烈的预感,营部这回又要闹幺蛾子了。”嘴上说着,手里却从小腿处抽出匕首,小心翼翼地拨开埋在地雷上的浮土。

    正要有进一步的动作,哪里想到,忽然间在不远处响起枪身。还好,沈耘的手没有因此颤抖一下,不然搭上他,两个人一起被这地雷搞定。

    被战士们保护着的他们两个自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可是前边警戒的战士就有些倒霉了,被忽然从一家大门里冲出来的两人用颜料弹打中,随即幸灾乐祸地说道:“被打中的到了宿营地今晚负责警戒。”显然,拉练时两个人警戒是不够的。

    沈耘没有理会这些声音,一门心思地排雷。如果这么多人还抵挡不住这忽然间出现的枪手,就算他上去,也终究是无用的。

    还好,人工布雷总是会给布雷的人留条活路,所以拆卸起来也相对容易一些。明知道这就是个空壳子,但沈耘一点也不敢马虎。谁知道里头是不是掺了料。如果和那些颜料弹一样,那么警戒是小,丢脸是大。

    “老沈,我说你快点啊。”

    龚指导员的裤腿这会儿还湿着,冷风吹过来,冻的只想哆嗦几下。偏生脚底下还有雷,这个难受啊,当真是快忍不住了。都说人受到惊吓会冒冷汗,可是龚指导员这里,着急上火哪里来的汗水。

    沈耘的手很稳当。

    三分钟之内,将一颗反步兵定向地雷给拆成了碎片。确保没有任何危险的时候,站起身来拍拍龚指导员的肩膀:“老龚,你看你,都吓得尿裤子了。哎呦喂,这个骚劲,回去多喝点清热去火的茶。好了,参加战斗。”

    嘴上调侃几句,沈耘的动作却不慢。

    如黄鳝一般游走在已经确认安全的区域,和其他战士有如打地鼠一样对那些擅自冲出民居还带着武器的家伙射击。

    不过,当通过这一条街道,按照地图指示进入下一条街道的时候,面对的情况让沈耘也忍不住说了一句脏话。此时沈耘有种要哭出来的感觉,这营部怎么玩的比上回演习还要大啊。这里是居民区啊,在这么多居民面前就敢放枪。

    虽说是颜料弹,可是分明就是在玩他们啊。

    沈耘高声冲游走在街道上的群众呼喊:“老乡们,现在这片街道处在演习区域,请大家回避一下。双方交战使用的子弹虽然不会伤人,但是会损坏大家的衣服。”

    没卵用……

    没有一个人听沈耘的话躲避,反而很是开心地看着沈耘:“解放军同志,我们早就知道了。但是我们就是不走。”

    伴随着这位老乡的回答,还有一声突兀的枪响,沈耘慌忙做个规避动作,再回头看时,方才站着的位置后一尺,一颗颜料弹将颜色飞溅到周围。沈耘暗骂了一句,头也不回通知:“大家小心了,前方交战区域有群众,在防守的同时,要将群众撤离到安全地带。”

    沈耘口中的群众,看着街道上这群身穿绿军装的家伙,眼中露着好奇,就是不肯好好配合沈耘他们的工作。

    然后,悲剧就开始发生。近乎一半的战士因为护送群众撤离中弹,而就在沈耘等人风声鹤唳反击的时候,却慌乱中击中几个从门里出来的群众。

    看着这些人一身高仿的迷彩,手里拿着铁锹之类的东西,沈耘这会儿是真的要崩溃了。真是会玩,好好一场拉练硬是玩出了警匪剧的感觉。这群家伙是真心鸡贼,居然还想到了混淆视听的办法。而射击失误的代价,是回到拉练目的地后,全体据枪半小时。

    通过这条街的时候,沈耘终于忍不住回头喊了一声:“对面的兄弟,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呐?露个面,给句话,你们这戏演的太给力了。咱们一个连,差不多要让你们玩崩溃了。”

    沈耘等人通过这条街,也算是游戏告一段落。听到他的喊话,终于从最近的一处民居里走出一个人,浑身迷彩脸上还画着油彩,咧嘴呲牙一笑,对着沈耘说道:“兄弟,咱们是什么人,就不告诉你了。不过你们还算不错,没有整个建制被咱们打残,还保全了这么多群众。”

    “这群众是你们一早就通知好了的吧。这一个个的,演技不错。搭上咱们半个连,就看这些大叔大妈争夺小金人了。话说,群演给钱不?”

    说真的沈耘难免有些怨气。这些群众演的太厉害了,他们这么些人,哪一个不是为这些人磨磨蹭蹭中的子弹。拉着硬是不走,偏生又不能采取暴力手段,就算是使劲拽一下都不行。在沈耘看来,这全都是串通好了的。

    “一人一罐饮料。听到是要检验你们的战斗力,他们报名可是相当踊跃啊。本来咱们的设定里是没有居民出门干扰你们的判断的,但是后来人数太多,只能出此下策,没想到还挺好用。谢谢你们为咱们坑人作出的巨大贡献。”

    “中尉,接下来的路还长,祝你走好。再见了。”这一身迷彩的家伙冲沈耘笑了笑,便重新躲进了民居。

    冲动的一连士兵都恨不得要冲上去给他一顿k,可是终究被沈耘给拦住了:“行了,赶紧赶路。这场拉练咱们还要和二连比比高下,不能将时间耽误到这种地方。憋着这口气,咱们以后找回来。”

    接下来的一条街道,总算是没有了任何干扰,拼命冲过去,正好遇到黄祥涛带领的二连和三连长带着三连从其他两个巷口跑出来。

    看了看一连的狼狈样,黄祥涛忍不住问道:“怎么,你们也遭受伏击了?中了多少奖?”

    沈耘没好气地看了黄祥涛一眼:“一半守夜的,全体据枪半小时。你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