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四章 冬季训练
    看起来不放火的沈耘,到底还是将前头烧的正旺的火,填上了几把干柴。

    效果自然是极好的,有了二连的挑战,整个一连的训练热情空前高涨起来。再加上沈耘的以身作则,别人不要说向他学习,有他一般的勤奋,都已经算是连里的训练标兵了。

    而时间,也逐渐向新的一年推移。

    由于天气越来越冷,隔三差五的暴雨让二营也逐渐开始了冬季作训计划。相比夏季的训练,训练强度减小了,但是难度却大幅度的提升。最典型的耐寒,耐饥饿,甚至意志力训练,统统放到了这个时候。

    虽然常年在北方生长,但是沈耘对于寒冷的耐性,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厉害。

    训练自然是循序渐进的。耐寒训练的第一步,就是在零下的气温中进行冷水浴。那冰凉刺骨的水搓在身上,瞬间让人精神为之一振。只是若不及时进行揉搓,这水总归是要让人感冒的。

    沈耘咬着牙往自己身上泼了一瓢水之后,真心的不想再泼第二瓢。奈何他一个做连长的,早就说过要以身作则,这个时候当真是自己装的十三哭着也要装完。咬紧牙关再泼了一瓢,这回是真的忍不住了,只能疯狂地揉搓着身体,不一时,身体正常的应激反应开始,皮肤通红的同时,也发起热来。

    寒冷的空气对于水蒸汽是极为敏感的。

    霎时沈耘周身云雾缭绕,颇有种仙侠的氛围。

    战士们暗地里笑着,纷纷私语:“你看咱们连长,像不像沈大仙?”

    不过这可瞒不过沈耘的耳朵,揉着身体转过身来,龇牙咧嘴看着战士们:“还有心情开玩笑,看来对这个训练很有心得嘛。好了,示范到此为止,都给我脱衣服。”

    要不怎么说是现世报呢,刚刚还咧嘴笑呢,这会儿当真要哭出来了。不过今天当真是没法逃脱冷水澡的厄运了,战士们只能哭丧着脸,一个个将上衣脱了,光着膀子先是洗了个冷空气浴,等身体慢慢适应之后,压根不用他们躲闪,沈耘带着三个排长很是热心地帮助他们。

    一人一瓢水,很是公平地从头顶上淋下去。那种酸爽,比夏天吃一个冰激淋还要刺激。

    当然了,这个时候暗地里的偷笑纷纷变成了狼哭鬼嚎。一群精壮的小伙子就像刚才那一瓢水没有淋到身上,反而进了脑子:“连长,你这太阴了,我没有准备好。”

    “排长,你咋能这样,给张二蛋那家伙的就比我少一两水。”

    “啊,我要死了。”

    嘴上当然是这样喊着,但是手上的动作却没有慢上半分。不过两三分钟,瞬间沈大仙被打落原型,抱着胳膊瑟瑟发抖,而新一批的神仙吞云吐雾,这会儿好不自在。

    这两样适应了一个星期,一连的战士们没有给沈耘丢脸,一个进卫生队的都没有。

    不过接下来的训练嘛,就有些变态了。

    东南军区今年没有下雪,所以雪浴这一块自然没办法进行。但是这并不能让战士们开心。因为没有了雪浴,接下来的冬泳就少了一个准备和适应的环节。

    程天鑫和三个连长也私下商议过,一致决定,将冷水冷空气浴再维持一周。这样就算是战士们对冬泳还有不适应,不过身体还是能够接受的。

    而为了激起战士们的训练热情,程天鑫还下达了训练一周比赛一次的命令。哪个连队整体成绩出色,那么比赛完的当天,营里就给哪个连队加餐。

    加餐的诱惑,显然是巨大的。

    冬泳的基础就是冷水浸泡,这段时间一连的战士可是疯了,训练时间专门就挑下午三点以后。这个时间气温开始转凉,而且身体对于逐渐下降的水温也有了逐渐的适应。在这种疯狂自虐的训练下,终于迎来了第一次冬泳比赛。

    比赛场地是营部不远处一条河流。

    水源在山上,是一处泉眼。附近因为是军事区域,也没有工厂什么的污染,纯天然的水就算是捧起来喝几口都不会有问题。

    不过,为了让各连连长明白训练的重要性,此次比赛全连上下,连同指导员都要参加。而且连长和指导员的成绩最终要双倍计入比赛总成绩。这下子可彻底成为了连队整体之间的较量。

    随着程天鑫一声哨响,早就做好准备的一连纷纷从起点跳入水中。刺骨的寒冷瞬间让这群小伙子叫出了声。这毕竟是整体之间的较量,下水的开始沈耘就拼命叫喊:“都给我相互看着点,先进带动后进,使劲给我往前划。”

    沈耘带着的,自然是指导员。

    这个有些文弱的家伙,是向明志走后,沈耘升任不久才刚刚调来的。据说之前一直在团部党委工作,基层训练经历少的可怜。虽然比之一般人可能强壮一点,但是在人才济济的二营,当真有些弱了。

    两人游在一处,沈耘不时伸出手拉一把,比起别的战士来,自然落后了一些。站在岸上的黄祥涛瞬间对沈耘说道:“沈耘,你要这个样子,可就拖你们一连战士的后腿了。来啊,兄弟们,给一连长加油啊。”

    说是加油,喊着的号子分明是泄气。

    不得不说,这些家伙真的蔫坏。沈耘扎了一个猛子,将头浮出出面,冲着案上就喊:“老黄你等着,咱们一连肯定比你们好。回头咱也给你们好好喊两声。”

    说是这样说,但手上的动作却并没有慢下来。看着有些迟缓的指导员,沈耘只能用出最后的办法。“指导员把你的左手给我,咱们俩个人使一股劲,这会让赶紧冲刺。”

    沈耘发话,不得不听。指导员伸出左手,被沈耘右手抓住,两人以一样的频率拼命划水,还真别说,这下子速度快了不少。终于在游到终点前,两人冲到了一连战士的前列。计时算下来,一连的平均成绩,二十分五十六秒。

    拿着毛巾搓了搓身体,穿上衣服,领了炊事班做好的姜汤,喝了几口感觉身体热乎些,沈耘跑到起点,看着黄祥涛:“老黄,你要加油,可不要被咱们一连拉好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