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一章 震惊的魏政委
    对于这样的命令,沈耘根本就没有拒绝的理由。

    其实他也压根没有想到,因为自己的一段答案,就能够将政委都招惹过来。早知道这样,他就应该藏点拙什么的。

    欣然领命的沈耘走出会议室之后,安主任略带着担心看着魏政委:“政委,咱们这样,是不是太过于揠苗助长了。沈耘才进军营半年不到,就这样火速升任,本来就有可能激起不少人的不满,在这样弄……”

    “你是担心,对沈耘的成长不利?”

    魏政委笑眯眯地看着安主任,接过话头反问了一句,随即自问自答:“那是不可能的,你要相信我,这个小伙在咱们师绝对呆不久。不信你想想,哪个刚进军营的能获得二等功?又有谁,能刚进部队就有这样强的军事素养?”

    “没有。这不仅在咱们东南军区,我能保证,哪怕是在全军,也不过几年出来这么一个,到最后,他们都被树立成了部队的标杆。提干,参加培训,出过留学,然后再回来建设部队,这就是沈耘的道路。就算有人想阻止,他能阻止的了么。”

    说这句话的时候,魏政委一阵笃定。

    他还清楚地记得,就在沈耘获得二等功的那一天,总参的电话直接打到了他的办公室。接起电话的魏政委心里就是一惊,那个人,正是刘团长的老班长。然而出乎他的意料,这位老人家并没有询问刘团长,而是问沈耘在演习中表现怎么样。

    当魏政委如实汇报了沈耘在演习中的突出表现之后,那位居然破天荒地笑了起来,随即要求魏政委更加严格要求沈耘。

    想想,这是来自总参的电话。不是随随便便哪个阿猫阿狗。

    魏政委毫不怀疑沈耘是前来镀金的,不过现在看来,这本来就是一块金子,只是没有经过烈火的锻炼,一直蒙了一层灰尘。一场演习,再加一场竞选,已经成功将金子上的灰尘擦拭掉一些,光芒已经闪耀,根本不容阻挡。

    本来还打算即刻将考核结果上报的安主任,这会儿被魏政委给拦住了:“等沈耘的汇报交上来,一并送到师部,省的咱们来回跑。”

    回到三排。

    三个宿舍的战士这会儿已经整整齐齐地站在门口,见沈耘走过来,顿时热烈鼓掌,看的沈耘一阵发慌。等掌声结束,沈耘正要说两句的时候,忽然听王梁一声吼喝:

    “兄弟们,还等什么,上啊。”

    没得说,沈耘再度被抬起来,使劲朝空中扔了两下。看着洁白的天花板离自己忽远忽近,沈耘这个小心肝啊,那是扑通扑通地在跳。

    好在这次三排还没有下黑手,将他在空中扔了两下便放了下来,不然就这水泥地,扔下来不死也得残。

    “排长,不,往后要叫您连长了。考核第一名的感觉怎么样,爽吧?”

    沈耘平素也不是有架子的人,因此三排的战士这会儿七嘴八舌的问着,压根不担心把沈耘给惹恼了。

    哭笑不得的沈耘连忙摆手:“到了,正式任命还没有下来,我依旧是你们排长。别乱叫,省的人家都觉得我膨胀。要说感言啊,其实也是有的,我得感谢大家为我鼓掌呐喊,没有你们的鼓励,我想我是不可能取得这样的成绩的。”

    “排长,你就不要哄我们开心了。快说说,政委刚才找你去说了啥,是不是已经开始组织谈话了?”

    这群家伙倒都是人精,居然猜的这么准。

    不过沈耘可不会答应:“谁说是组织谈话了,是政委觉得我太出风头,拉过去思想教育了。往后我要更加谦虚谨慎才行。好了,我现在要去写检讨,你们谁都不要打扰我。”沈耘的回答让三排的战士一阵震惊。

    “啊?”

    沈耘没好气地骂道:“啊什么啊,该干什么干什么去。”

    回到宿舍内,沈耘取出纸笔,回忆了当初读到的那篇文章,开始系统性地照搬。

    三天的时间,足够沈耘通过发散核心要点来将一片文章扩充到四万字。里头详实地论述了那十二个字,沈耘自信就算是将前世看到的那篇文章拿过来,和自己的表述也没有太大的差异。

    材料交给了宋钺。

    随后两个小时内就到了魏政委的案头,看看时间,刚好三天整。

    一睹为快本来就是他的特权,当看到沈耘工整的钢笔字之后,魏政委首先叫了一声好。这个时代由于手机和电脑的普遍使用,很多人早已经多少年没有真正写过字了。况且部队里的战士,很多文化程度也不高,想看到一手好字,只能去找各个连队的文书了。

    第一页基本上就是沈耘之前在试卷上的论述,自然无须多看。翻过页来,才是魏政委真正期待的东西。看着沈耘准确的阐述,魏政委的精神越发集中起来,生怕错过了里头某一个字,导致某些方面的理解错误。

    安静的办公室里,自此只有纸张翻过的声音。

    转眼之间,三个小时过去,魏政委终于放下手中的一沓稿纸,脸上露出震撼的神色。本来想打个电话让人把这份稿子复印几份留着,但是想了想,魏政委最终还是决定自己动手。文印室的办公人员看着政委亲自前来,都有些惊呆了。

    很是小心地将复印件锁在自己的抽屉里,魏政委让人从政治部叫来安主任,驱车来到了师部。

    师部党委,政委邝晓天是位白发苍苍的老政工。看到是魏政委和安主任两人前来,笑着让二人坐下,这才说道:“师部已经给你们打了好几次电话,每次你们都推脱说还有一些后续工作没有完成。我说你们两个,到底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要知道,虽然只是一个连长,但拖太久,对于下边官兵的情绪也是有影响的。今天你们要是说不出一个合适的理由,就等着师长找你们两个的麻烦吧。”

    魏政委笑了笑:“老首长,这会儿咱们还真的有合适的理由。不信,你看这篇文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