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章 最终结果
    先前黄祥涛之所以信心满满,就是因为自己不论兵力还是火力都占据着优势。

    按照他一开始的思路,只要逐渐蚕食沈耘的有生力量,到最后不要说阻止沈耘构建补给线了,就算是全歼沈耘也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可是经过两个回合的较量,黄祥涛这会儿已经全然没有了先前的智珠在握。

    为了保证兵力不再出现被各个击破的情况,黄祥涛不得不将邻近兵力堆叠起来。

    然而这个决定却让他接下来追悔莫及。

    本来黄祥涛这边还占据着大量的战场空间,可是这么一堆叠,防守瞬间产生了漏洞。沈耘抓住这个机会,再度以战防比:1,加上roll出一个极其好的点数。

    轻而易举攻占了黄祥涛右上角的大片区域。

    待回合结束后,为了躲避黄祥涛空中轰炸,沈耘迅速将兵力分布成一条防线。接下来,黄祥涛不得不展开艰难的反击。只是由于沈耘这边不断有兵力补充,三个回合过后,黄祥涛只能呆呆的看着兵棋,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到这个时候,沈耘才喘了一口气。

    别看刚才一副从容的样子,那都是被逼出来的。如果黄祥涛没有那一丝失误,沈耘恐怕想要赢都非常艰难。

    不过两人的精彩表现,获得了在场所有人的热烈鼓掌。虽然黄祥涛最终失败,但是不得不说,他在出现失误之后的补救措施,绝对算得上精彩绝伦。

    或许仅仅是运气不好,在第五和第七回合roll出的点数不算太合适,这才让沈耘撑到了最后。

    几位上级自然是商量着怎么给这两人打分了,而接下来一组则紧张地等待下一场推演的分配。

    当十个人全都结束了较量,一刻钟过后,程天鑫将所有人集合在了营部大楼前。

    刘参谋手上拿着文件夹,开始给参加考核的十人做最后的评分宣布。

    “兵棋推演,第一名,沈耘,98分。第二名,黄祥涛,95分。……第五名,王梁,9分……”

    黄祥涛此时脸上一阵灰败。

    就连魏政委和安主任也看着他露出一丝惋惜的神色。如果没有沈耘,这场考核最终的胜利者就是他。只是事先谁都没有想到,将考核范围扩大到排一级,居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宣读完毕之后,刘参谋朝魏政委敬礼,随即站在后头。

    如果魏政委没来,那么最终的决定自然是由安主任来宣布。只见这位大校来到队伍前面,首先鼓鼓掌:“如果不是凑巧过来,我还真要错过一场精彩的较量了。首先,要对所有参加考核的指战员说一声,你们是好样的。”

    不得不说,这当政委的就是不一样,短短几句话,就让先前还有些失落的几个人瞬间精神饱满。

    “看到你们同台较技,一个个拿出最强的战斗力,我相信,咱们这支队伍,有你们这样的基层指战员,是能打胜仗的,是可以保护祖国和人民的。”

    哗啦啦一阵掌声响起。

    或许一开始当兵是为了这样那样的原因,但是进入部队的时间久了,接受了优秀的思想教育,所有人的思想最终都能拧成一股绳。

    而现在,得到肯定的他们,自然是无比高兴的。

    待掌声结束,魏政委这才继续说道:“相信大家通过每一轮的较量,也知道了最后的结果。但是该走的程序,还是要走一下的。”

    “下面,我宣布,二营一连连长竞选考核,第一名,沈耘。”

    被点到名字的沈耘这会儿心里既有激动,也有惶恐。听到魏政委的话,立刻向前迈进一步,抬臂向魏政委敬礼。

    “稍后我们将会把考核的成绩和过程汇总成文字,向团部和师部汇报。相信经过决议,不出一周时间,委任命令就会下达。”

    看着一脸严肃的沈耘,魏政委笑着点点头:“我相信,在这么优秀的连长带领下,咱们的一连,一定能够具备更加强大的战斗力。”

    掌声再度响起。

    魏政委又讲了几句,便让士兵们解散,参加考核的指战员自然由程天鑫和宋钺带过去谈话。总不能因为一次考核就让有些指战员心里带些想法。

    而沈耘,则被魏政委单独留下。

    与安主任一起,三人走到会议室里,安主任关上了门,魏政委这才和蔼地让沈耘坐下。

    “沈耘同志,现在,我代表组织找你谈话。”

    这委任命令还没有下达呢,就有组织谈话,而且还是政委。这个待遇也有点太高了吧。

    沈耘这心里一阵紧张。

    看着他坐立不安的样子,魏政委笑了笑:“不要紧张,你就当是跟一位年长的伯伯闲聊好了。是这样,大学期间,你有没有参加过什么特殊的培训和讲座?”

    说完之后,感觉还不够详细,便继续补充:“我是说,思想政治教育方面的。”

    沈耘点点头:“我们水木大学国防生党委每个月都会延请中央党校的教授们来上课,这个应该算是比较特殊的。因为每次参加讲座的名额只有五十个,我算是侥幸,全部都参加了。这种讲座在全国国防生里头,应该只有我们水木跟燕京两所大学有。”

    “你能说说都是哪些教授给你们讲过课吗?”

    “周南生教授基本上每学期都有一次,时晓红教授总共讲了四次,黄玉如教授讲过三次,还有……”沈耘接受的记忆里头能记住的基本上全都说了出来。

    但是听到魏政委耳朵里,心中的猜测也越发肯定起来。

    沈耘说的这些可都是党的思想领域里非常有名的大家。比如周南生教授,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还担任着华夏人民大学的校长。

    又比如时晓红教授,这位更了不起,中央党史研究室特聘副主任,副部级待遇,对于党和国家的发展史的研究,简直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

    这样说来,沈耘能够写出如此的文章也就合情合理了。

    想到这里,魏政委掏出沈耘的试卷:“这道题,你是不是没有答完。现在给你一个任务,三天时间,将你心里想的,全都写出来交到我手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