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九章 第二轮第三场
    一场单兵战术动作考核,用了足足两个半小时才宣告结束。

    当十名参加考核的指战员成一列站在程天鑫面前的时候,刘参谋也已经记录好了各自的分数。

    “下面宣布第二轮第二场考核的成绩。”

    “王梁,沈耘,并列第一,97分。”

    不出所料,最后还是以这两人第一作为考核的终结。当然,其他人也并没有失望,因为刘参谋很快宣布还有第三场比试。

    成绩宣布后,程天鑫正要宣布解散带回,便看到团部的车缓缓开过来停下。车门打开,赫然是魏政委和安主任两人。

    原本还闲散地站着看热闹的战士们纷纷立正站好,等这两人走过来,原地敬礼,而程天鑫则跑上前去汇报:“报告,二营正进行一连长竞选考核第二轮第二场成绩汇总,请指示。”

    “行了,让战士们解散,程营长,你和刘参谋过来,把成绩单带上我看看。”

    接到命令,解散了的几人各自散开。

    王梁走到沈耘身边:“排长,没想到,咱们这个考核,居然连政委都惊动了。乖乖,还好前头没有掉链子,不然丢死人了。”

    沈耘摇摇头:“你当这个连长是个大白菜啊,随随便便弄场考核就能完事。我看这个考核才是开场,接下来就任才是重头戏。你信不信,到时候团长政委一块上,搞不好师里都会来人。”

    “为什么?用得着这么大阵仗?”

    王梁当这个副排长当初也就营里组织开了个短会,难道高一个级别就这么厉害了?

    这其实是王梁没有闹明白这场竞选其中蕴含的意义。要知道按照正常的工作调动,这次最有可能继任一连长位置的只有三个人。

    一个是指导员,一个是二连长,另一个则有可能是团部下来一个参谋。

    但现在将范围划定到二营的连排指战员,还规定了通过考核竞选。不得不说这是对长久以来军队人事调动的一次革新,而这样的办法能够被通过,应该就是受到了上级的支持。

    沈耘没有解释更多,反正这事儿王梁总会想明白的。

    吃过午饭,美美睡了一觉补充体力,两点半十人准时来到了营部办公楼门口,在数百官兵的目光中,接受下一项考核的命令。

    不过,这次可就不是刘参谋来宣读了,而是早上忽然过来的魏政委。

    “下面我宣布,第二轮第三项考核,也是本次竞选的最后一项考核,兵棋推演。”

    不管其他几个人是怎么想的,反正沈耘觉得这玩意对自己来说简直就是作弊。

    要知道兵棋推演就是设置一定的实际数据,然后通过统计学,概率论以及博弈论等方法对一场战争进行仿真模拟和推演。

    不知道其他这些连排指战员怎么样,反正沈耘对这个是非常熟悉的。大学期间闲着没事还专门和徐教授讨论过一套精密的兵棋推演算法,不过后来发现平时也用不上,就没有多玩过。

    不过看其他几个人似乎也比较自信,沈耘便没有再出什么风头。

    依照规则开始抽牌,沈耘这次的对手正是二连长黄祥涛。在旁人眼中,这绝对算得上棋逢对手了。而在黄祥涛这里,却将这次推演视为了逆袭之战。

    如果他在这场推演中完全压制沈耘,那么到最后自己的成绩肯定可以后来居上。

    打着这样的主意,黄祥涛露出了认真的神色。

    天比较冷,所以比试场地放在了活动室。现场仅有参加考核的几个人和魏政委安主任刘参谋以及程天鑫和宋钺这几个人。

    正好,沈耘和黄祥涛的比试就在第一场。

    这一场的推演名叫keiv1941,背景故事是1941年汉斯国与熊国发生在尼奥克兰首都的一场遭遇战。原故事当然是汉斯国遭遇熊国反攻,熊国最终被包围而失败。

    而此时的沈耘正好就被分到了熊国一方。

    按照推演的特殊规则,汉斯国每一回合都有空军支援,而沈耘这方的熊国却没有。而且根据双方都有重型装备的条件,所有单位的移动力都减半且向下取整。

    当然,留给沈耘比较好的消息就是不计算补给。

    熊国胜利的条件,就是在游戏结束的时候,能在地图右上角或者左下角与地图西边建立补给线。

    根据沈耘段时间的推算,熊国生黎的可能性基本在%左右,而想要把握住那点生机,从一开始沈耘就不能出现任何失误。

    推演正式开始。

    依照规则沈耘是先手,考虑了一番,直接集中所有兵力,包括骑兵部队在内直接攻击黄祥涛方的1坦克军团。攻防比直接达到了4:1。

    而roll出的点是三点,黄祥涛方面因此损失一部分坦克,退守一格。

    这一手让魏政委等人眼睛一亮。

    要知道后世无数军事学家对这场战役的研究都得出过相同的结论,那就是熊国一开始分散兵力导致了后来的失败。光凭这一手,就说明沈耘对于战例非常熟悉。

    黄祥涛也愣了一下。

    一开始他还以为沈耘要攻击他的陆军军团,谁知道这小子根本不按照常理出牌。

    不过黄祥涛还是决定对沈耘造成包围态势,当然了空军火力打击肯定是少不了的。然而运气不好,这回他roll的空军火力修正参数不算太好,给予沈耘的打击太小了,损失基本可以忽略不计。

    第一回合宣告结束,沈耘稍微占点便宜。

    不过接下来局势也不算是太好,毕竟黄祥涛方面兵力占着优势。眼看着沈耘就要陷入重围了,这个时候忽然沈耘转手对黄祥涛冒进的陆军军团就是一顿猛击。

    不过运气更加不好,哪怕攻防比:1,照样没拿黄祥涛怎样,而黄祥涛则笑着再度大军压进,空军火力修正参数达到,对沈耘的坦克军造成了相当大的损失。

    当然,黄祥涛也出现了重大失误,因为迫切想要收掉沈耘的坦克军,以至于原本叠加的部队分散开来,之后迅速被沈耘补充的兵力连续打掉了三个装甲军。

    这下子原本还占着兵力优势的黄祥涛瞬间被沈耘拉到了和自己同样的水平。除了空军火力有点优势,其他各方面瞬间产生饿了诡异的平衡。

    黄祥涛愣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