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四章 激动的阅卷四人组
    吃饱睡,不伤胃。

    乡村老太太们用这样的话来阐述自己的养生之道,科学与否暂且不说,反正沈耘这群当兵的人,注定是和这样的养生之道无缘了。

    这会儿参加考核的二十几个人,都以不同的方式来处理午饭后这一个小时。

    而在营长办公室里,程天鑫和宋钺正陪着安主任和作训参谋一起批阅刚才收上来的试卷。

    说是陪,其实也参与着阅卷的过程。比如最简单的对照答案看选择题,这件事情就交给了他俩。至于简答题和论述题,则是由安主任和作训参谋分工。

    军事的归作训参谋管,其他归安主任。

    当然,这阅卷的过程也是变相在提升程天鑫的羞耻心。因为他手底下这一群连排级指战员,到现在为止,选择题没一个可以让他看过眼去的。

    虽说,程天鑫文化程度也不算高,很多选择题他也不会。

    但是部队要发展么,论文化程度,一代应当比一代高才是。结果咧,不用看了,到现在为止程天鑫批阅一个骂一个,就跟那高中时代的老师一样。

    “这个老三,平时要他多看点书,多学习学习,一天就知道在单双杠上混。你看看,现在锻炼的满脑子肌肉,连个数列运算都不会,我都会,他不会,不行,下去要好好给他开个小灶。”

    “二连怎么搞的,三个排长,没一个答对四十道以上。这像什么话。”

    “这都什么玩意……”

    程天鑫犹如碎碎念一般,让坐在旁边的宋钺以及安主任和作训参谋一阵暗笑。

    作为他的老搭档,宋钺实在不想让程天鑫继续这么丢脸下去:“老程,小点声。说的就像自己会似的,不给你答案,我看你连对的都能看成错的。行了行了,赶紧改卷,没看人家安主任和留参谋一直在等着。”

    宋钺这话,说的程天鑫瞬间闭上了嘴。旁边两人看到这个样子,差点就没笑出声来。

    闭上嘴的程天鑫依旧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不过停止了说话,速度总算快了不少。等宋钺这边结束的时候,程天鑫手里正好剩下最后一张试卷。

    “咦?”

    程天鑫惊呼了一声,引得宋钺忍不住伸长了脖子看向这张试卷。不过随即宋钺也发出一声惊呼,随后点头赞叹:“好嘛,这样才不算丢脸。”

    正巧这个时候安主任和刘参谋两人也改完了手头的试卷,见程天鑫手里捏着的这一张,连忙催促:“程营长,赶紧把卷子拿过来,批改完了咱们好汇总成绩。”

    听着催促,程天鑫露出笑容:“给,这张卷子你们好好看看。咱们二营也是有能人的嘛。”

    难得听程天鑫嘴里说出这样的话来,安主任和刘参谋眼中也露出好奇:“如果我猜的没错,这张卷子应该是那个沈耘的。这个小伙子提前交卷,自然放在了最后。来,我看看,咱们团是不是又出来一个允文允武的指战员。”

    接过试卷的安主任瞬间笑出来:“吆喝,难怪你们这么高兴,合着,选择题满分啊。不错,看来这个沈耘的基础还是挺扎实的。”

    “国防生,嘿嘿,先前老程拿这小子当后娘养的。现在估计要当亲生的,成宝了。”宋钺不忘拆自己老搭档的台。

    “去去去,一边去。哪都有你。前头不是咱们团的国防生都是些绣花枕头草包子么,所以难免会对国防生有些偏见。文化再好,军事技能不过硬,将来带兵打仗肯定不行呐。”

    程天鑫一摊手:“你去问问别的营,还不是一样跟我有偏见。但咱运气好,分来的这个挺给咱们争脸,我为什么还要把他当后娘养的。”

    “程营长,这样的偏见可不能有啊。要我说,你这纯粹就是处事作风太简单粗暴,咱们军队建设,少不了这样的人才参与。还好人家没主动申请去别的技术岗位,不然后悔死你。”

    扬起手中的试卷,安主任冲程天鑫说道:“你听听这话,全面建设一支听党指挥,能打胜仗,作风优良的队伍。听党指挥是强军之魂,能打胜仗是强军之要,作风优良是强军之基。”

    长期从事政治思想工作,安主任对于军队思想建设一向非常重视。

    而沈耘在最后的论述题中讲述的内容,恰好让他从灵魂深处一阵震撼。不得不说,这简直就是新时代军队建设的核心纲领啊。

    “随随便便你们营拉出来个其他人,能说出这么有水平的话来?程营长,不是我说你,你们这个排长,要是你们不要,我这会儿就打报告,拉到我们政治部来。”

    涨红着脸,安主任把试卷交到刘参谋手里:“刘参谋,赶紧把试卷批完,汇总了成绩,下午的考核就交给你了。我要带着这份试卷去趟团部。”

    “啊?安主任,你要去干什么,这么紧急?”

    “干什么?当然是去找魏政委了。对了,程营长,你们这会儿就去做申请师部记录的材料,一个半小时够不够?”

    还不等程天鑫说话呢,安主任便抢话:“我觉得够,你们哪次上交的材料不是把模版改改。这次也照样吧,反正交上去师部政治部的注意力都在记录和录像上,也没人管你们用什么措辞。”

    站在一边的宋钺苦笑着看看程天鑫,合着,自己和老程偷懒,上头都知道啊。

    也就到了刘参谋这里,几分钟不到,将剩下的题目批改完,顺道把总分计算了,很是可惜地摇头叹道:“太可惜了,要不是那个识图的题目,这张试卷就能满分了。”

    随即失笑:“也是,国防生教育到底不比部队系统性训练,两者到底还是有些偏颇的。程营长,这个沈耘,往后基础性的东西你们再提醒一下,想必以他的聪明才智,学这些还是很快的。”

    此时程天鑫早已笑红了脸,听到刘参谋这么说,连连点头:“一定,一定。下次你看到他,我保证,我会的,他绝对都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