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三章 有意思的笔试
    欢庆了十来分钟时间,接受考核的二十多名指战员便被带到了营部会议室。

    分散着坐开之后,安主任点点头,示意作训参谋将试题取出来。想来试题不是他们出的,这会儿试题袋还密封着,一颗团党委的大印紧紧盖在上面。

    将试题袋在众人面前前后展示一番,作训参谋才仔细打开,将试卷取出来分发下去。

    安主任看大家手里都有了试卷,看看手表,开口说道:“各位同志,本次考试时间一个半小时。期间请注意考场纪律。允许提前交卷,允许弃考。三分钟后,考试正式开始。”

    一个半小时的考试时间,依照题目量,显然非常紧迫。

    而且当沈耘开始读题的时候,赫然发现这份试卷相当奇葩。这里头不仅涉及了军队里的不少专业题目,还有高中以内的各科知识点。最奇葩的是,居然还有行测题目。

    这到底是高考,还是公务员考试,又或者是军队业务考试?

    出题的人似乎是有意为难答卷人,五十道选择题就让很多人开始挠头。

    最早的青铜器中主要成分是什么。好吧,选项也非常有迷惑性,铁和锌,铁和铜,铜和锡,铁和锡。貌似这种东西都是考化学或者历史才会出现吧,和军事有什么关联?

    粤方叫饺子是什么?馄钝,云吞,元宝,饺子。

    让沈耘吐血的还在后头,居然还有古诗词填空,将某一句古诗中抠掉两个字,做出四个选项来。原谅沈耘孤陋寡闻,这难度比高考还要高吧。

    好不容易做完五十道选择题,抬头一看,居然半小时就过去了。可是接下来还有论述和简答,沈耘原本还有些舒畅的心也顿时急了。

    好吧,简答第一题就是个坑,还是设置了情景让人作答。如果没有对条例条令熟悉到一定程度,沈耘能打包票,这道题目绝对能答错。

    给出的材料里头文字太具有迷惑性了。

    接下来是道读军事地图的题目。这玩意沈耘就相对有些弱势,因为国防生期间这门科目教授的课时少,平时也没有进行系统培训,无奈是,沈耘只能写上自己能作答的。

    五道简答题做完,还有一道论述题。

    似乎完全承袭了之前的无厘头,这次要求论述的,居然是军队思想建设的问题。论起难度,对于习惯了扛枪的战士来说,这才是最难的。

    这时候沈耘前世军迷的收获就派上用场了,各种高大上的论调叙述上来,还真有些一发不可收拾。要不是纸张空白不够,沈耘估计能再写个几万字出来。

    搁下笔,回头检查了一遍选择题,沈耘做出了这场考试的最后一个选择,那就是提前交卷。反正这会儿呆坐在这里是也没有什么用,还不如出去解决下生理问题,然后静候结果。

    当然,说是提前,也就提前了十分钟。不过这已经非常了不起了,当沈耘站起来的时候,发现很多人这会儿都还趴在论述题上水字数呢。

    对于这个刚刚创造了记录的年轻小伙子,安主任非常喜欢。看他提前交卷,笑着点了点头,便让沈耘走出了会议室。

    这会儿二营的战士都在外头等着呢,一见沈耘走出来,纷纷低声问道:“沈排长,怎么样,题目难不难,你怎么提前出来了。”

    该装的时候还是要装的,沈耘咧开嘴笑了笑:“说难吧,也不算太难,关键是憋不住了,再不出来要尿裤子里了。兄弟们,赶紧让让,我要为保护环境做贡献去。”

    没个正行的话差点让战士们笑出声来。还好记得自己等人还在考场外头,所以强行憋住了笑声。

    可是憋笑和憋尿貌似同样都是对正常生理活动的强行干涉。所以憋笑也是挺痛苦的一件事情,至少,胸闷肚子疼外加肩膀不正常耸动。

    当沈耘回来的时候,考试也正式宣告结束。

    这会儿不怕影响的战士们纷纷朝自己的连排长打听起情况来:“连长,这次题目怎么样,是不是比较简单,刚才沈排长说还行。”

    “排长,你怎么还在沈排长后头出来了。他都一泡尿完事了。”

    战士们的询问让这些差点没答完的指战员一阵羞愤,没好气地吼叫:“一群瓜怂,那货是干啥的知道不,他是国防生啊,玩笔杆子的祖宗。咱们这群人排成队也比一定比得过人家。”

    “真是邪门了,这到底是啥考试啊,居然还有语文数学米国语。”

    “真不知道那家伙怎么提前交卷的,他路过我看了一眼,乖乖,写的密密麻麻的。”

    这会儿战士们纷纷转过头来,看着吊儿郎当的沈耘。吓得沈耘急忙打个哈哈:“呃,刚才是憋坏了,不这么说你们不让路不是。为了不尿在裤子里……”

    这回可没人相信沈耘的鬼话了,人群中忽然冒出一句:“搞他。”一群人瞬间冲沈耘围了过来。

    沈耘可知道落在他们手里的下场,慌忙跳下楼梯,不断冲刺,瞬间将这些人甩在了后头。

    玩闹声中,时间也转眼就到了十一点五十。吃饭的时间到了,第一轮考核的第三项,只能放在下午了。

    这一场午饭吃的沈耘战战兢兢的,生怕吃饱了精力旺盛的家伙们再来找自己算账。

    回到宿舍的时候,这才重新被三排的战士围起来。不得不说,今天沈耘和王梁的表现可是给三排长了脸。这会儿战士们将两人围在一起,纷纷夸赞起早上的事情。

    “排长,难道你真的是尿憋不住才交卷的?”

    还是有人好奇地问出了这个问题,就连王梁这会儿都忽然来了兴趣,眼睛直勾勾盯着沈耘。

    “其实,答案早就有人说出来了。我不国防生么,训练比你们要差一点,但是文化基础肯定要比你们好一点。所以提前交卷十分钟不过份吧。”

    这么挨揍的话,让战士们一阵无语。

    到最后,只有王梁幽幽地说了一句:“排长,这么装逼,真的好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