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一章 要不再跑一次
    王梁热身的时候,程天鑫笑着走过来。

    “王梁,怎么样,有没有信心,把你去年的记录给破了?”

    程天鑫是比较喜欢王梁这个兵的,不然也不会因为沈耘的到来跑到团部闹腾。先前只是想王梁提个排长,但现在有这么好的条件,索性弄个连长。

    “报告营长,百分百的把握。”

    王梁立正,冲程天鑫底气十足地回答。

    对于王梁这个态度,程天鑫是非常满意的。拍了拍王梁的肩膀,大笑一声:“好,就喜欢你这个脾气。好好表现,我看好你。”

    说完程天鑫就离开了。

    然而带给王梁的只有苦笑。

    营长,你看好我,可是我不看好我自己啊。

    准备的哨音再度响起,王梁来到了属于自己的考核场地,开始紧绷着神经。发令枪响的一瞬间,便迅捷如猎豹一般冲了出去,整个人比第二名都快了好几个身位。

    这样的表现让程天鑫忍不住叫了一声好。

    迅速跳过三步桩,飞越深坑,当跳矮板的时候,那新颖的动作让团部来的作训参谋看呆了。之后的高板,高低台,乃至云梯,王梁的动作只能用一个名次形容,那就是节奏。

    那不是以特定频率运动的节奏,而是针对不同的障碍,合理分配每一分体力。这种节奏感让人觉得非常高效。

    一个来回,当王梁到达终点的时候,第二个人才开始进行最后的百米冲刺。掐好了秒表的政治部主任点点头,顿时热烈的掌声响起。

    “王梁,一分三十一秒。”

    围观的战士们纷纷鼓掌起来,这可彻底打破了二营的记录,甚至于打破了团里的记录。程天鑫哈哈大笑着冲王梁点头,走到政治部主人的跟前,笑着说道:

    “安主任,回去之后,我准备份材料,为王梁请功吧。”

    破纪录可是大事,这玩意好几年都不一定能够能创出新纪录。可是王梁短短一年就将自己的成绩提高了六秒,这绝对要进行表彰。

    “营长,先别急,我这三脚猫的功夫,还是跟别人学的。”

    生怕闹了乌龙打自己的脸,王梁连忙阻止。结果程天鑫还笑着骂道:“就你小子知道谦虚。”

    我去,这压根不是谦虚的事情好不好。沈耘那个怪物如果出场,自己的脸往哪里搁?

    听着战士们的掌声,王梁的脸有些火辣辣的。

    果然,接下来的三组平平无奇,虽然战士们象征性地给予掌声,可是每一个成绩超过一分三十八秒的。

    很多人看向王梁的眼神,已经有些热切。

    看着沈耘活动着手脚走到既定位置,王梁苦笑一声,走过去低声说道:“排长,你可别打脸太狠啊。”

    沈耘笑了笑:“怎么,怕我超过你?”

    “超过我是肯定的,我是想你别超太狠。我这脸没地方放。”两人熟悉了,这话说的也就很逗了,王梁只不过是开玩笑罢了,实则还是来给沈耘加油的。

    “行了,不装了,看来这考核对你根本没压力,尽力吧。”

    在外人看来,王梁就是在鼓励沈耘。等他回到围观的人群里,大家纷纷笑了起来。

    “啪。”

    蓦地一声,发令枪响起,王梁无奈地看着那个身影比自己还要快地一百米冲刺,随后一扭腰,就快速转向跳过了三步桩。

    连贯的动作让许多人不屑地评价:“这小子初期这么快,就不怕后继无力么?要知道接下来的云梯高低台这些可是要通过一个来回的。还有深坑要跳。”

    程天鑫听着这些议论,无奈地摇摇头。

    爱咋咋地。

    可是不见沈耘有乏力的迹象,速度反而越来越快,那一个个动作只连贯,就连爬云梯都没有让他减速分毫。每一步都近乎精准地踏过固定的距离。

    作训参谋眼神中的怪异越来越强烈,忍不住忽然就爆出一句粗口:“怪胎。”

    “怎么回事?”宋钺凑到他身边低声问道。

    “你们这个排长,简直就是个怪胎。要知道他的好几个过障碍动作,那都是教科书上的分解动作,一般情况下,根本不适合在连贯动作中出现。”

    “那他?”

    “所以我才说是怪胎啊。要知道整这些动作,稍微一不小心就会对身体造成损伤。而且对于体力的要求也很高,据我所知,能达到这个程度的,都被特种部队挑走了。”

    说话间,沈耘已经踱着小碎步通过了桥墩,双手交替迅速通过了云梯,正跳上高低台。

    王梁分明看到,与他同时进行考核的其他两人眼中露出的无可奈何。没办法,这个时候其他两人才开始跳地桩网呢,相差的不是一个障碍。

    等沈耘跑过终点的时候,政治部主任都忘了掐表。

    周围围观的战士们更是目瞪口呆。

    这还是人吗?

    又过了两三秒,政治部主任这才反应过来,匆匆掐了表,看时间也只是比王梁稍微慢了零点零几秒。

    这下子,情况有点尴尬了。

    程天鑫和宋钺凑过来,看着一脸苦笑的安主任,有些不甘心地问道:“安主任,这成绩怎么算?”

    “这个……”很显然因为他的失误,就要导致沈耘的成绩落后,而且二营本来会有个更好的成绩打破记录,这会儿全都泡了汤。

    作为营长,程天鑫是非常不甘心的。

    “要不,让他再跑一次?”虽说是政治部主任,可是这种严肃的场合犯下错误,他也有些惊慌。要是被程天鑫汇报到团里去,自己肯定要挨批评。

    “可是他这么剧烈运动,接下来还有别的项目,再跑一次,岂不是要让他浪费更多的体能。不行,我不同意。”

    “可是我也忘了掐表距离他到终点到底有多久。没一个准确的时间,咱们申报的时候也不好弄啊。搞不好就被人当成弄虚作假了。”

    安主任一脸苦涩。

    此时作训参谋走过来:“安主任,实在不行,把排在第三项的笔试放在第二项,让沈耘休息十分钟再跑一次。这回咱们用摄像机拍下来,就算忘了掐表,也能通过录像查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