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九章 送战友踏征程
    连长要离开的这天,天色阴沉。

    也许事情成了定局,以至于所有人都没有什么心情让天空在内心的影射阳光起来。

    一早上炊事班的师傅叮叮当当做了早饭,就像往常一样,连长还是取了两个馒头,就着一小碟咸菜吃完,没事人一样自然地离开了餐厅。

    直到团部的车开进来,大家才知道,原来今天他就要走。

    司务长哭丧着脸连连埋怨:“连长,今天要走你也不早点告诉我,不说办个欢送会了,早上给你多炒一个菜总行吧。就这么让你走了,你不是要让战士们指着我的脊梁骨骂么。“

    一连长拎着早就打好的背包,边走边调侃着司务长:“你被战士们指着脊梁骨骂的时候还少么,平时抠抠搜搜的。有这个心,还不如给战士们菜里再加俩鸡蛋呢。“

    司务长才是连队真正的灶王爷,伙食开支一直由他负责。现在被连长这么一说,哭丧着的脸更愁苦了:“我说连长,说话你可得长良心,你说我抠搜还不是被逼的么。“

    “行啦行啦,你也别哭脸了。我也就开个玩笑。行了,你别跟着了,我还想趁着战士们训练的时候偷偷走呢,你这目标太大,容易被发现。”

    沈耘从来没见到一连长有这么风趣过。

    当他从军车后头站出来的时候,正好迎上连长讶异的目光:“沈耘,你怎么在这里,这个时候不应该带着战士们一起训练么。别以为我走了你们就能轻松,还有指导员盯着呢。”

    忽然一排长和二排长也站出来,三人齐声说道:“连长,就这么走,也不跟大家说一声,不够意思吧。”

    向明志一连憨厚:“哈哈哈,这不,不想影响大家训练嘛。咱们革命军人,就应该习惯这种离别。对吧?”

    两个字的反问,恰好说明,他其实更不习惯这种别离。嘴上说的一切,只不过就是一种掩饰。

    “我才刚进军营几个月,除了上次送老兵退伍,就这一次。暂时还不习惯,连长,要不,你教教我,该怎么习惯?”沈耘的声音有些低沉。

    向明志越是这样,他心里就越难受。

    沈耘的话显然让他愣了一下,随即无可奈何地笑笑:“行了,沈耘,你小子娘们似的。我走就走吧,只是去军校学习,又不是不回来。”

    “谁能知道从军校出来,你还会不会留在咱们连?谁知道到时候咱们还能不能见面?就这样你还舍不得跟大家说个再见,连长,你这心是铁打的么?”

    相比其他两个排长的沉默寡言,沈耘的话就明显煽情了很多。

    可就是这些话,让向明志更加沉默起来。

    “这……”

    “行了,都别藏着了。本来还打算给你个惊喜欢送的,谁知道你居然要这么跟大家说再见。”指导员适时出现,随着他的话,他半人高的灌木丛后,忽然间出现一大堆战士。

    没有口令,也无需命令,转眼间便在军车前以日常作训队伍站好。

    “你们这是要干嘛?唉,我就是去学习,又不是退伍,用不着这样。”

    向明志声音同样低沉起来。

    其实自己呆了好几年的连队,怎么可能像嘴上说的那么轻松,简简单单几句话就当作别了。

    就在两方相持不下的时候,军车里司机催促道:“通知,赶紧说两句上车吧。我知道你们舍不得,但是团部首长都在等着。”

    向明志无奈地耸耸肩。

    “看吧,行啦,这会儿就向大家道别了。你看,司机都在催了。让团部首长等,那多不好意思。行了,赶紧该干嘛干嘛去。”

    向明志低着头催促着,见大家不动,直接打开车门钻了进去。随后摇下车窗,带着鼻音再度喊:“行了,听命令,赶紧训练去。”

    余音还被军车发动机的声音淹没。

    指导员见状,知道今天只能这样了。无奈地摇摇头,就要目送连长离开。

    可是,心中那种不舍,岂是一个随意的命令能够打断的。沈耘忍不住唱出声来:“送战友,踏征程。”

    刚开始只是他一个人在小声唱,但很快就感染了身边两个排长,最终蔓延到整个一连。

    这首歌在那次晚会后就在团里流传开来,作为发源地的一连,自然无比熟悉。此时唱起来,数百声音居然是一般的整齐,就像是练习了无数遍一样。

    刚刚启动的军车忽然间停下来。

    战士们的心忽然一动,还以为连长会因此下来。只是,他们失望了。军车没有任何动静,只是停在那里,发动机低频率运行着。

    车内,一连长早就泪水模糊了双眼。

    感觉到军车停下,拿出纸擦了擦,浓重的鼻音里催促地问道:“同志,快走吧。”

    哪知司机摇了摇头,很是不忍地说道:“虽然知道这很残忍,但是,听完这首歌,再走吧。我想,你会永远记住这个场面的。”

    不知道车内发生了什么的战士们,顶着寒风,将一遍《送战友》唱完,然后,唱起了第二遍。

    知道这个时候,军车才再度缓缓启动,短时间的加速,最终迅速消失在大家的视线之内。只有唱哑了喉咙的战士们,将心中那种不舍发泄在训练中。

    营部办公楼四楼。

    程天鑫和宋钺正站在窗前,看着楼下的情景。

    从一连长悄悄走出来,到被沈耘三人拦住,再到战士们集体站出来站在车前唱歌,一幕一幕,让这个自命刚强的营长也忍不住唏嘘起来。

    “你就不下去送送他?向明志可是你的心头肉啊,就这样让他走了?”

    宋钺站在一边,听完一连战士们的歌声,看着眼睛一直盯着那军车的程天鑫说道。

    “行了,我就不去凑热闹了。有他带过的兵这么送他,想必他就非常满足了。”

    “向明志这个人,你别看一副老好人的样子,其实性子比我还倔。我要是刚才出去,你信不信,他给我敬个礼,就能扭头上了车。那我回头还不被一连那些兵骂死。”

    听到程天鑫的解释,宋钺哈哈大笑起来:“原来我们的大营长,也这么害怕被人骂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