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六章 牛逼不用装
    一连在纳闷中离开了91。

    但其中不包括沈耘。

    一路上他思考的,只是如何破解对方的追踪,以及,徐教授到底会用什么办法来为难自己。

    这很重要,因为眼下局势一刻也耽误不得,只要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将卫戍区特种部队的位置锁定,剩下的就是瓮中捉鳖了。

    半个小时的汽车飞奔,便到了蓝军司令部。

    很意外的是这并不是一处修筑在地面的工事,而是放在地下,而且是在重兵包围圈外围地下的隐蔽工事。只有近距离仔细观察,才能发现端倪。

    一连长他们自然是接替了警务连的位置,开始布防。而沈耘则被带了下去。

    第一次见面,沈耘这才发现韩尚清中将居然是个矮胖的小老头。

    正纳闷的时候,这位蓝军总司令就已经走上前来:“怎么,小同志,是不是觉得这么胖老头怎么能当得了中将?”

    果真是一双老狐狸的眼睛,一眼就看清了沈耘心中所想,在沈耘连连的否认中,韩尚清摆摆手:“好了,咱们也不废话了,是骡子是马,这会儿就要把你拉上来溜溜。情况你已经知道了,只剩一次机会,一旦失误,那咱们就要做好人家随时在咱们眼皮子底下搞事情的准备。”

    “首长尽管放心,只要是我老师出的题目,到现在为止还没有难倒我的。”

    韩尚清点点头:“去吧。”

    徐教授的电脑被安置在信息作战大队。

    这是沈耘与孙巧的第二次见面,当然,延续了上次见面的不愉快,甚至整个信息作战大队看沈耘的眼神都有些怪异和生疏。

    只是,沈耘的注意力完全不在这里。

    被一名参谋带到了里头,冲孙巧敬礼后,便直接问道:“电脑呢?”

    孙巧没有作声,只是相当不服气地指了指一边操作台上的一台笔记本,然后就和自己的队员站到了一处。

    “神气个什么啊,不就是水木毕业的,用得着这么拽?谁知道是不是你老师故意给你争功才搞出来的这种事情。”孙巧心里想着,耳边却听到几个队员嘀嘀咕咕。

    “这个就是沈耘啊,看起来不像是个会技术的啊。你看那一手的茧子。”

    “别说了,咱们上去学习学习。”

    名为学习,实际上就是看沈耘怎么丢人的。要知道他们方才采用的可是军中最为顶尖的解密手段,却堪堪搞定第一重开机锁。

    这可是三道锁呢。

    当打开电脑的第一时间,沈耘就被自己老师的童心给萌化了。

    第一道,密码赫然是在玩北极熊方块。

    当然,并非消除每一层的方块就算是解锁的,恰好相反,每一次出现的方块图案和方向,都代表着一种符号。只有在堆积的方块没有没过屏幕中线之前解开,才算通过。

    这个游戏是当初沈耘熬夜无聊的时候,在徐教授电脑上设置的,如何解密,只有这师生俩知道。

    如今反倒是被老头子反将了一军。

    孙巧用解锁器解密,自然不知道最后的结果是什么,当看到沈耘在屏幕上堆积出三个字然后瞬间跳到下一个密码的时候,站在沈耘身后的所有人瞬间都大笑起来。

    原来,密码就是“臭小子”这三个字。

    沈耘内心简直要崩溃了,这老师就是这么不正经,多少岁了还玩这种游戏。

    只是眼下还有两道关卡等着他,哪里还有吐槽的时间,只能等完全搞定再找机会给徐老先生打个电话了。

    第二道开机锁,与其说是密码,不如说是一个问题。答案自然需要用代码来写,而其中最为正确的答案,却需要沈耘反复思考。

    之所以难住信息作战大队这么多人,完全是因为这道题目,不论是题目本身,还是答案,都需要另外一种编程语言来写。

    那是水木大学自主开发的中文编程语言,实现了语言全编译。虽然因为测试中尚未普及,但沈耘当初可就参加过这个程序的编译工作。

    比如徐教授这会儿的题目是写出累加一一亿次的代码。

    沈耘输入的虽然格式依旧是按照英文代码来写,可相关符号,统统是中文输入。

    看在这些信息大队的队员眼中,这几乎是不可思议的事情。如果这玩意就这么简单,那还要他们做什么,是个人学点编程格式就懂了。

    可是,就是这么不可思议的事情,第二道锁,也解开了。

    第三道锁只是个填空题。

    但看到这道题目,沈耘忍不住惊叫起来:“我擦,老头子居然把算法开发到这种程度。厉害了我的老徐。”

    周围的人很是纳闷地看着沈耘,不过这会儿全部精神都投入在笔记本上的沈耘哪里知道有这么多人在看着他。第三道题目与其说是问题,不如说是教程。

    使用先前他们新创的算法,对采集到的信号进行甄别和编译,这是整个系统最为核心的一部分代码,却偏偏被放到这里当作开机密码。徐教授当真是高人胆大。

    “不对啊,这些代码逻辑上有问题。”

    沈耘身后一个男队员忍不住叫出来,按照常规算法,早在几步之前就出现问题了,哪里还有最后的返回值。

    “没什么不对的,这是新算法,属于那种还没有公布的。整个华夏,只有水木大学的计算机实验室才会出现,就算是现在,这套算法还在继续完善,你们不知道,很正常。”

    看着沈耘很是熟练地输入一串代码,电脑缓缓开启,在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信息作战大队的队员们纷纷询问起来:“最后那个返回值怎么回事,逻辑机构不应该是这样啊?”

    “这个东西,最关键的就是在这里,一时之间也说不清楚,行了,等我先把系统的最后一点代码敲进去,你们就明白它的功能有多强大了。”

    轻车熟路找到徐教授的文件夹,沈耘将刚才那一串代码填充进去,连封装都不需要,直接运行,电脑屏幕上便出现了一副三号区域的地图,上边密密麻麻的蓝点上,零星散布着一些红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