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四章 哭笑不得的徐教授
    水木大学,计算机系。

    作为两院院士,徐中南教授可以说站在了国内计算机应用领域的巅峰,就算是在世界上,这位特别爱出神的老人家都是响当当的人物。

    多少国外著名大学高薪延请他当客座教授,奈何老人家根本就不在乎那俩钱。

    用他的话说,那些烧纸渣子还不如代码有趣。

    当然,国家为了留住这位大神级别的人物,也是废了好大一番功夫。

    徐教授的住所,是国家专门修建的小别墅,别看外头小,实则里边大有天地。

    地下建筑就有两层,里头安置着最新型号的超级计算机,供这位老人家灵感忽来进行计算使用。外头明里暗里的岗哨,更是让这栋小别墅密不透风。

    而此时的徐教授,却站在将台上兴致勃勃地为台下数十名学生教授一种最新型的算法。

    “你们知道吗,这种算法,就是你们今年刚毕业的学长帮助我开发的。相信你们通过认真学习,也会有这样的能力,为国家和社会做出应有的贡献。”

    如果徐教授知道沈耘已经坑了他一把,此时绝对不会这么夸奖他。

    东南军区派来的人在教室外头已经足足等了一节课。

    哪怕有军委的授权,他也不敢直接闯进来。从昨晚五点搭乘飞机到京城,在军委获取授权指令,然后在小别墅扑了个空,找到这里来的时候,这位年轻的少校已经恨不得哭起来。

    终于,下课铃声响了。

    看着徐中南教授走出门来,少校慌忙凑上去:“徐教授,您好,得到军委授权,我想从您这里拿到卫星红外遥感技术的全套代码。”

    “卫星红外遥感?”徐教授愣了愣:“走,到实验室说话。”

    不得不说徐教授人老成精,前往实验室是需要岗哨验证身份的,如果对方真的是军委授权,那么到时候自然可以通过。但如果是假冒的,对不起,拼了这条老命,那么珍贵的东西也不能给他。

    见这位少校点点头,老人家便径直往实验室走去。

    作为国家级重点实验室,虽然设置在水木大学校园内,可是依旧有卫戍区专门派人来站岗,而且人员都是随机变动,根本不给任何人潜入的可能。

    少校要跟着徐教授进去的时候,就被岗哨给拦住。

    “同志,请出示你的证件和授权,不然,请退后。”

    少校无奈地拿出自己的证件,以及军委新鲜出炉的授权书,交给站岗的士兵。哪知人家看过之后,还让另外一个看着自己,然后跑过去打电话验证了。

    好吧,这个程序,简直和走进国防部没两样了。

    感慨着国家对这些科学家的宝贝劲儿,少校终于被允许放行了。

    看着徐教授已经消失的背影,少校匆匆忙冲过去,哪知又碰了一鼻子灰。这次拦着自己的,是实验室的大门,上边有人脸识别系统,自己这张脸,压根就刷不了。

    “身份确认,请进。”

    就在少校急的跳脚的时候,门口的扩音器忽然发出声音,赫然就是徐教授的。

    一路上通过提示到达实验室,少校看着这位老人家开心的表情有些想哭的冲动。

    “徐教授……”

    少校刚开口,徐中南教授就止住了他继续说下去的动作:“我来问你,你们是怎么知道我手里有这项技术的。”

    “是我们军区一个排长告诉我们的,他说是你的学生。”

    “我的学生?”徐中南教授愣了愣神,忽然间发出怒吼:“是沈耘那个小混蛋吧,说他还告诉你们什么了。”

    少校着实被吓坏了,只能实话实说:“他说只要我们提出要求,您会在最短时间内将其改良成我们需要的类型,因为战况紧急,所以……”

    “这小子还这是给我找了个苦差事,说说,什么情况。”

    虽然嘴上对沈耘是各种抱怨,可是徐教授此时却带着微笑,很是好奇地问少校他们想要将技术用到什么地方。

    少校将蓝军如今窘迫的状况娓娓道来,听完整个事件,徐教授忽然就来了兴趣。

    “卫星红外遥感技术,本来是准备用在抢险救灾这些民用行业的,这小子这么一说,还真是给它找了个更好的用途。行,你现在就把你们的信号接收器接收频率告诉我,就十来分钟的事情。”

    得到了需要的信息,徐教授迅速找出代码开始修改,在一番眼花缭乱的操作后,喘了口气,取过身边一台军用笔记本,将代码转录到里头。

    盖上笔记本,徐教授将它交给少校:“东西我交给你们了,里头也附着使用说明。但是,为了保密期间,我设置了多重开机密码。如果你们军中没有高人,那只有沈耘那小子能够解开。”

    少校很是慎重地接过笔记本,冲徐中南敬礼后就要出门。

    谁知道老头子忽然又冒出一句:“对了,解锁总计错误三次,笔记本就会启动自毁装置。设备再精妙,到了不会使用他的人手上,一样是害人害己。”

    合着,沈耘先前搞的开机设置,那都是有传承的。同样的多重开机验证,同样的三次错误就要自毁。这些搞技术的人啊,还真是些傲娇。

    少校的笑容瞬间跨了,可是他又能奈何。

    苦笑着走出门去,却压根没有发现徐中南教授此时也是哭笑不得。自己辛辛苦苦研究出来的技术,还没正式发布呢,就被这臭小子给占了便宜。

    想到这里,徐教授冲着那少校喊道:“对了,叫那个臭小子有假期就给我滚回来,不然我就去你们军区闹。”

    少校苦笑着重新回头冲徐教授敬个礼,然后一溜烟跑出了实验大楼。

    这些天他一直呆在蓝军司令部,沈耘的事情也是听说了不少,合着,这师徒俩的不按常理出牌都是一脉相承的。打定了主意,往后再也不来这栋实验楼了。

    三号区域,听着少校的诉说,韩尚清中将哈哈大笑起来:“部队就喜欢这么不按常理出牌的人,有了他们,头疼的就是敌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