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九章 任你奸猾
    连续三重身份验证,可以说沈耘将这小小的笔记本打造得如铁桶一般。

    做完了安全防护,沈耘才开始展开他真正的战争。

    之所以索要a级权限,就是用在这里。其实毕竟是演习,到底还是为沈耘带来了不少了的便利,比如,对手的大致身份沈耘就已经有了判定。

    自己这边作为蓝方防守,那么对手肯定包含了海军。

    仅仅通过这个,沈耘就有办法用至少三种方法来对对方进行渗透。毕竟海上任务,对于卫星导航和卫星通话都有相当的依赖。

    不过,最简单的办法已经被沈耘枪毙了,那就是直接黑进军委内网。

    以前还是个二愣子,天不怕地不怕,但现在自己可是军人,这事情闹出来,绝对会被送上军事法庭的。

    如今也只能在遵守规则的范围内,想点办法了。

    沈耘首先侦测了近期忽然比较活跃的卫星信号。

    可是看来看去,也没有发现什么端倪。想来对方也知道卫星频率是比较容易监测的,很多事情都通过日常规律的汇报完成了。

    沈耘一时间陷入了迷茫,心里有种使尽力气的拳头砸在棉花里的感觉。

    环顾一周死死盯着自己的战士们,沈耘忽然间有种装1要被打脸的感觉。

    这不能够啊,自己的本事就算是如今被套上枷锁,也绝对不止这点啊。如果自己要来这么重要的东西,到头来啥都没干成,岂不是太没面子了。

    发了狠的沈耘瞬间战斗力飙升,从前肆无忌惮在网络中徜徉的感觉瞬间回来了。

    手指在电脑上不停的敲击,带来道道幻影。那手速绝对是单身二十多年苦练都练不成的。半个小时,一行行代码被敲出来,沈耘终于松了一口气,接下来,就是自己这个想法付诸实践的时候了。

    满怀着雄心壮志,沈耘借助自己的权限,将手中这个小小的程序挂在了师部内网中。

    沈耘刚才也不是没想过广撒网式地对自己圈定的几个军区内网进行探测,但是那样工程量实在太大,而且很容易被对手发现。

    现在的办法,叫做以逸待劳。

    全师的电脑都在自己的检测之下,想来对手如果也抱着查找己方的打算,那么肯定会留下什么痕迹。

    二十分钟。

    掩蔽工事里三排战士一直看着沈耘,只是见他莫名其妙停下了那番手速秀,静静盯着电脑屏幕,因此想知道他这会儿到底是在做什么。

    忽然间沈耘就笑了。

    因为此时他终于发现了对手的蛛丝马迹,顺着路径找过去,居然是另外一个团团长的电脑被人家做成了肉鸡。

    信息作战中心。

    孙巧和十几个青年男女各自坐在电脑前,仔细查看着外部信号。沈耘想到的,他们也想到了,因此眼睛一直盯着己方战场上的指挥系统。

    忽然间,一个戴眼镜的青年男子惊呼:“巧姐,快来看,出事了。”

    “赵敬,别慌,到底怎么了?”

    赵敬的呼声惊动了所有人,一瞬间所有人都围在了他身边。只是,看着赵敬的电脑上那几个鲜红的大字,孙巧脸色瞬间阴沉了下来。

    “你们好呀!”

    就像是一个孩子牙牙学语的一句话,让孙巧她们知道,终日打雁,今天却让雁啄了眼。

    既然能够控制屏幕,想来语音系统也落入了对方的魔爪,孙巧有些不甘心地问道:“你是谁?”

    91区域这边,三排忽然从电脑中听到一个女子的声音,瞬间惊讶地说不出话来。虽然他们不懂,但是也知道沈耘这绝对不是跟人在聊天。

    沈耘的手指依旧在挥动,信息作战中心那边,屏幕上忽然换了字幕:“咱们刚见过,你就忘了?”

    “沈耘?怎么,你要给我们一个下马威么?”

    “不敢不敢,只是顺着人家的路子过来看看,没想到居然是你们。”

    “什么?”

    沈耘的话很明显,是告诉这些人早有对手入侵过他们的电脑,甚至连他们自己都没有发现。

    “不可能。”孙巧气急败坏地怒吼。要知道自己这些人从一过来就开始监控,怎么可能被人入侵。

    “再坚实的堡垒,都可以从内部攻破。你们忘了,蓝军,不只有你们在用电脑。”

    孙巧心里一惊,但是沈耘已经将权限还给了赵敬。而在另一边,沈耘面对的是更加复杂的操作。

    不得不庆幸,那个团长也跟刘团长一样,是个压根不会用电脑的。因此即使对手做了回好人,将这位团长的电脑清理了一遍,可惜还是留下了一些信息。

    而这些,就已经足够了。

    跳过一台又一台肉鸡,沈耘觉得按照ip来看,自己已经周游了一整个华夏,甚至还在国外转悠了一圈。

    然而,烟幕弹并没有什么卵用,到底,还是让沈耘抓住了狐狸尾巴。

    只是,看着眼前显示的结果,沈耘有些说不出话来。

    特么军委真是能折腾,难道就不考虑一下蓝方的感受?这阵仗,真是太特么豪华了。

    苦笑一声,沈耘在三排战士惊讶的目光中拿起卫星电话,按下直拨键,不出三秒就有人接通:

    “你好,蓝军司令部,请讲。”

    汇报了身份,沈耘沈夕一口气,壮着胆子说道:“事关红方信息,我请求与韩尚清中将直接通话。”

    接线员就是蓝军司令部的作战参谋,听到沈耘这样的口气,还真是有些错愕,一个排长就敢要求跟蓝军司令直接通话。

    可是内部要求只要是卫星电话通信,都必须向上汇报,这位中校也只能苦笑着将电话拿过去:“报告韩副司令员,有位叫沈耘的排长要求与你直接通话。”

    听到沈耘的名字,韩尚清眼睛一亮,点点头接过电话。

    “你好,我是韩尚清,请讲。”

    “报告司令员,红方身份已确认,请进行核实。”

    “你是说,不到半天,你就确定了红方身份?好,你慢慢说,你不要着急。”

    着急了三天的难题,忽然间有人告诉自己有了答案,哪怕韩尚清已经是五十多岁的年纪,依旧有些激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