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七章 那就给他
    “你是说,沈耘那小子就参与了这个事情?”

    程天鑫神色很是怪异地看着宋钺,似乎觉得这是他有意夸大。

    “网监部门当时就把那家网吧的监控记录全部要了过去并且删除了备份。这件事情,直到沈耘要参加国防生的时候,当时要进行政审,这才暴露出来。”

    “老宋,你这不是在吓我吧。照理说,这样的年轻人不应该通过政审才对啊。”

    “你懂个屁。人家是学什么的?计算机啊。越是如此,越说明人家的本事大啊。你想那时候那小子才大一。加上当初部队也是考虑这样的人才不能错过,所以水木大学武装部就与国防生办沟通后,将这件事情压了下去。”

    说到这里,宋钺似有所指:“毕竟,思想可以改造,人才可不能错过。”

    “行行行,你就被给我整大道理了。就这样,我去找团长汇报一下,剩下的就是他们的事情了。”

    看着宋钺一连孺子可教的表情,程天鑫瘪瘪嘴,很是不爽地拿起内线电话。

    刘团长这会儿正在司令部听取参谋部的建议,当通信员跑过来的时候,他还以为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当听说是沈耘要电脑这事情,饶是还在这许多人面前,刘团长依旧忍不住骂了一句mmp。

    沈耘这小子,给他三分颜色就像上房揭瓦了。

    你说一个低级指战员,要那玩意有什么用处。

    正骂骂咧咧呢,忽然间刘团长就发现身后一片寂静。扭头一看,可是把他的小心脏吓得扑通扑通的。

    原来,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蓝军司令韩尚清中将正笑眯眯地站在他身后,听他在那里不知道骂了多久的娘。

    “小刘啊,什么事情这么激动?咱们革命军人,虽说直来直去是好一点,不过,有时候这素质也得稍微提升一下啊。”

    说的很是委婉,可是刘团长哪能不知道这是提醒自己不要太粗俗了,好歹也要为革命军人树立正面形象。

    “首长批评的是。”带着几分谄媚地笑容,刘团长敬完礼之后冲韩尚清不停点头。

    “行了,刚才还是个爷们,这会儿就成了封建社会的那些狗腿子一样的人物了。说说吧,刚才是什么事情,让我们的刘团长发这么大的脾气。”

    韩尚清点头让指挥部的军官们坐下,这才笑眯眯地问道。

    “嗨,别提了。手底下有个今年来的国防生,硬是要我给他配台有a级权限的电脑。你老说,这像不像话。那玩意儿我都不常用呢,他一个小小的排长,要那个干嘛。”

    刘团长是这么抱怨着,然而其他几个团长却不打算这么放过他:“行了吧刘团长,你不是不常用,你压根就是不会用。上次我就听说了,你学怎么开电脑,整整学了半天。”

    刘团长怒目而视。

    不过韩尚清并没有加入奚落刘团长的行列,反倒是饶有兴致地询问:“哦?哪里来的国防生有这么大胆子,能在你面前这么说?”

    知道这件事情兜不住,何况本来刘团长就是打算向韩尚清汇报的。毕竟这事情他也决定不了。

    “就是个水木大学计算机系毕业的,叫沈耘,在我团二营一连三排当排长。”

    “水木大学,计算机系毕业,好大的来头。黄参谋,把他的资料给我调出来我看看。”

    任何一个高级军官,都不是目光短浅之辈。韩尚清并没有因为沈耘是个排长就小看他,相反,这会儿他对沈耘更加有兴趣了。

    高科技应用在战场上的威力,他也不是没见过。

    这几年国际局势复杂多变,两年前米国出于国家利益对外发动的一场战争,短短两天时间就完成了作战任务,侵占了科维斯特全域。

    当时他们的手段,就是在战争开始便使用黑客入侵了科维斯特国内的网络,造成国内混乱的同时,更改科维斯特军事指挥系统的指令,以至于科维斯特上下信息中断,无法正常作战。

    思绪回转,黄参谋已经通过韩尚清的权限调出了沈耘的资料。

    看到沈耘的社会关系是,韩尚清不禁眼神一肃,随即舒展开来。而后看到的就是沈耘在大学期间的种种事迹。

    “有点意思。”

    将平板电脑递给黄参谋,韩尚清嘴角露出笑容。

    “你是说,他要a级权限?”看着刘团长,韩尚清再度确认。

    看着韩尚清的表情,刘团长心里感觉这事儿有戏,慌忙点头:“不错,下边上报的就是这样。接通军事卫星,具备专有频率,a级权限,抗强电磁干扰。”

    韩尚清点点头,在这群最少都是少校的军官诧异的眼神中,张口说道:“那就给他。”

    刘团长还以为自己听错了,盯着韩尚清:“你说,给他?”

    “哪来的那么多废话,给他。还有,顺便给他一部卫星电话,直接接到司令部来。如果有什么情报,让他立即上报,不得延误。”

    强行按捺住内心的激动,刘团长立正:“是。”

    91区域。

    一连长看着老神在在的沈耘,满脸无奈:“我说沈耘,好歹这事情已经上报了,你就不担心一下?”

    “担心什么?”

    “你想,你一个排长,张嘴就是a级权限,是不是有些哗众取宠了。

    一连长这会儿可是为沈耘提心吊胆呢。

    哪知沈耘却慢悠悠说了一句:“连长,要搁在半年前,你这么说我一定会高兴地跳起来。不过现在嘛,也就那样了。”

    还想要说些什么,可电话铃声忽然间响起,一连长不得的走到电话跟前,接起来询问:“喂,我是一连长向平志,请讲。”

    “哦,是营长啊。什么,你说同意了?”

    待电话那头没好气地再度确认,一连长转过头来,以一种怪异的目光看着沈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