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三章 冲啊,向三号地区
    “营长给咱们的任务是今夜九点前到三号地区。地图我也看了,坐车两小时,到达三号地区外三十里。剩下的路程因为地势复杂,开车过去反倒是拖累。”

    “所以,到了那个时候,就来次负重越野。到了地方,赶在九点前,生火做饭吃完了事。”

    “现在,全体都有,按单位上车。”

    前往三号地区的路况,前一段都是平坦的公路,唯有最后三十里是崎岖的山路。所以为了赶时间,营部压根就没有准备让装甲运兵车装载士兵。

    而是统统的迷彩大卡,一车整几十号人,如同沙丁鱼罐头一般摇摇晃晃走在路上。

    要演习啊,不仅是三排的战士,车上还有二排的也坐在一起,统统兴奋起来。

    要知道苦练这么多天,如今就是要检验战斗力的时候,也是他们大显身手的时候,这如何不让他们激动到颤抖。

    士兵们想要相互交头接耳说点什么。

    沈耘皱了皱眉头。

    “都给我安静,没事做赶紧趁着在车上睡一觉。接下来可不仅仅是三十里越野,部队集结完毕,就要分片区修造防御工事。这些事情都要趁着入夜进行,不要到时候一个个累成狗。”

    沈耘的话到底还是非常有作用的,三排的士兵纷纷闭上眼睛,强行按捺住内心的狂跳,养起精神来。

    二排长倒是也在车上,听到沈耘的话,看着压根不理会沈耘的二排士兵,也低声喝道:“听三排长的,一群生瓜蛋子,这会儿激动个毛,要是打输了,看我不训死你们。”

    大卡上陷入了寂静。

    但谁都知道,这完全就是暴风雨来临前最后的平静。兴奋的心情转化成压抑的气氛,虽然每个人都眼睛闭着,可是手中的装备,却握的越来越紧。

    时间过的很快。

    就像是刚刚闭上了眼睛,车就已经到了最后那段山路跟前。

    卡车停下的瞬间,车厢内所有人的身体都随着惯性一晃,而两个排长便异口同声喊道:“准备下车整队,快快快。”

    嘴上说着,可人早已经跳下车,将挡板拉开。

    几十号人就像是下饺子一样,瞬间有序地跳下车,就在卡车旁边就地整队。等沈耘和二排长将挡板重新放回去,各自的副排长都已经整队完毕,前头已经传来了连长的叫喊。

    “整队完毕就直接出发,不用等别的连。营长已经发话了,那个排整体落后,划分的片区就多一半。快点快点,别掉链子。”

    沈耘和二排长相视一笑。

    虽然最后一个才受到惩罚,但是在前边的,何尝不想彼此之间较量一番。

    沈耘一扭头,立刻接着吼道:“还愣着干嘛,听不清连长说什么,跑啊。咱们排也定了,最后两个到的,今晚警戒任务就是他们的。我也算在内。”

    一听这话,战士们可是心里充满了斗志。

    如果将排长给撂到最后,到时候那心里可就美滋滋。

    “冲啊。让排长今晚吹冷风去。”

    沈耘笑了笑,压根不搭话,直接一溜烟冲了出去。

    好在停车的地点就在那复杂的山路下边,倒也不虞有人拥挤,沈耘这几个月的锻炼这会儿就彻底发挥了作用,身形很是灵巧地在树木之间辗转腾挪,不一会儿,就将很多人给抛在了身后。

    连长到底是上了年纪,可没有沈耘这么大的胆子和手下士兵打赌。看着沈耘那猴子般的背影,不由得笑骂:“这个家伙。”

    说完也迅速和指导员往山坡上冲去。

    被沈耘这么以刺激,三排士兵可是受不了了。刚才还说让沈耘守夜呢,结果这会儿就被打脸了,这还了得,如果自己连排长的身影都看不到,那呆会儿该怎么见他。

    王梁确实是个人才。

    “兄弟们,快点,再下去连跟在排长屁股后头吃灰尘的机会都没了。”

    这一说话,瞬间又被几个人超过去,王梁也不着急,反正自己体能跟得上。

    就在此时,忽然听高大明喊道:“快看,排长在他走过的路上做了记号,顺着这条路,速度快多了。”

    王梁循着声音迅速靠过去,还真别说,沈耘在每一个自己经过的位置都用上了一种独特的脚印,那是脚尖落地后在地上狠狠一踩形成的。

    之所以能够如此,也是因为按照演习的预设,这里是三号区域的后方,也就是蓝方的尾巴。如果敌方渗透到这边来,那就说明先前架设的防御工事早就出现了漏洞。

    再加上,防御方的行踪一般更容易被对方探明,所以这会儿压根就不用管那些有的没的。

    相比高大明,王梁的经验就更加丰富一点,顺着沈耘往前跑的方向,一路看过去,心中不由得更为惊讶。

    相较他之前走的那条路,沈耘走过的地方,地势相对要平缓许多,而且阻挡的树木也少,压根不用像有些人走几步路就不得不微调方向。

    三十里说多不多,但说少也不少。

    直线距离虽然如此,但是山路蜿蜒崎岖,中间还有不少的阻拦,真要算起来,反倒有超过五十里的样子。

    沈耘就算是跑的快一点,可是也顺带着为三排的士兵探路,等到了规定的集结地点,身体也有些承受不了,不由得大口喘气起来。

    回头看看已经渐渐跟上的三排士兵,沈耘笑了笑,朝乘坐直升机过来,站在前头的团部首长敬个礼,回头朝来路跑了过去。

    为首的自然是王梁几个老兵,这会儿见沈耘过来自然那无比惊讶,但看到沈耘示意不用停下直接过去,便点点头径直往前冲去。

    回头的路上看到了不少气喘吁吁的士兵,到那时既然没有什么意外的情况,便没有过多关注。直到数着最后一个,这会儿实在走不动的三排战士,沈耘才停下了脚步。

    “王珂,还能不能跑?”

    王珂是今年新转来的士兵,前头据说在某乙种师呆了大半年。

    不过到底乙种师的训练任务并不算重,所以来到这里,还真是一时半会有些不习惯。沈耘正是考虑到这些新兵,所以才想着回来看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