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八章 燃爆了
    主持人有些无奈地看着沈耘。

    因为他抢了她的工作。不过看在一群官兵纷纷叫好的面子上,这位英姿飒爽的小姐姐准备原谅沈耘。

    一边沈耘关了话筒,自来熟地走到乐团边,开口询问。

    “几位战友,接下来,我要用到的只有锣鼓。乐谱我这会儿写。”

    军乐团的几个被沈耘这话给惊呆了。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现场创作?

    在一张草纸上刷刷刷写下简谱,沈耘递到负责人手里,很是郑重地说一声:“拜托了。”而后就走上台去。

    简谱很简单,作为军乐团的人,音乐素养是绝对过关的。何况只有锣鼓两项,负责人递过去,人家看了几眼就点点头。

    不过二人共用一张乐谱,只能临时将乐器摆放位置调整了一下,沈耘口中的一分钟,就这样匆匆过去。

    负责敲鼓的,是个年近五十岁的中年人。扫完谱子,居然就开始在鼓面砸起密密麻麻麻的鼓点。那种急促的声音,忽然间就让人觉得自己置身战场之上。

    忽地一声锣响,又如那古代战争中鸣金收兵一样。

    鼓声变得缓慢又有节奏,沈耘听着,已然进入了乐谱的旋律,心里暗自为这两位点个赞,拿起话筒,运足了胸腹的气,铿锵有力地开口:

    “狼烟起,江山北望。”

    《精忠报国》。

    对很多没有半点民族自豪感,更自以为是觉得胸怀博大的家伙来说,这是一首从歌词到旋律乃至主题都烂到要死,甚至于批驳说充斥着贱民思想的歌曲。

    然而,任何这样说的人,可以一概而论,统统是群见识浅薄自以为是的家伙。

    歌曲创作源于北宋抗金名将岳飞的故事。

    国土遭铁蹄践踏,国民被魔爪蹂躏,国家危亡之际,国民的民族自豪感和屈辱心才会空前强烈。

    歌曲所唱的,不仅是一个满腔热血的报国志士发自内心的呐喊,更是所有遭受苦难的百姓,情绪低迷后的触底反弹。甚至于最后一句“来贺”,那正是国势衰微之际,人民对于国家强大的衷心祈愿。

    何况,“朝贺”这个词汇,并非某些文化低到只能看表面意思的家伙所理解,就是俯首称臣的意思。

    如同华夏过年,哪怕是号称第一强国的米国也要发来贺电一般,这是综合国力的整体外现。谁曾听说过非洲小国年节的时候米国发贺电的?

    对于军人来说,存在的目的,不正是如此么?

    这个世界的历史上,虽然不曾有岳飞,但是同样有相同经历的民族英雄。更何况,堪堪过去不过百年的外辱,更是深深烙印在每个军人心里。

    这回可真是挠着了几个上过战场的首长的痒处。

    “听到了吗,听到了吗?”指着沈耘,刘团长浑身颤抖着对政委不断重复着这两句话。

    政委更是激动,抓着扶手的双手已经青筋毕露。一双眼睛像是要将沈耘生吞了一般。

    一曲终了。

    不得不说,原唱京剧出身,唱这一首都要使足了力气。沈耘这个连半路出家都算不上,唱到最后,基本上就全靠吼了。饶是如此,台下的士兵们都忍不住跟着哼唱起来。

    汗流浃背。

    在这凉爽的秋天,唱一首歌热的满头大汗,可以说沈耘绝对是付出了十分的努力。

    台下刘团长率先站起来鼓掌喝彩,一浪高过一浪的再来一首让主持人都忍不住站着等了一会儿。

    “谢谢沈耘。不知这首歌的名字,叫做什么?”从始至终,沈耘都没有说过歌名,以至于主持人不得不开口询问,以满足底下官兵的好奇心。

    沈耘稳了稳气息:“叫做《精忠报国》,创意来自古代一位民族英雄。”

    “果然是一首好歌,就算是我这样的女子,也忍不住慷慨激昂,想要投身部队,精忠报国了。”

    沈耘看着小姐姐精致的面孔,咧嘴笑道:“你现在,不正是在部队么。”

    当沈耘走下台的时候,演出等待区全都是崇敬的目光。一个能够写出这样歌词来的人,说明他懂军营,懂军人。军中男儿就是这么简单,你懂他,他就会回报以万分的热爱。

    掌声经久不息,以至于接下来上台的同志,不得不苦笑着继续演出。

    欢送会随着夜色渐浓,终于,来到了终点。

    当沈耘再一次站到台上的时候,台下所有人都忍不住站起身来。他们很期待,接下来,这个年轻的小伙子到底会带着身后一群汉子,为他们献上怎样的歌唱.

    当嘶哑的嗓音,将那一个个字缓缓吐出,操场上瞬间平静下来。

    一样分别两样情。

    似乎每一句,都说到了那些即将离别的老兵心里。离开的人,不舍,留恋;留下的人,怀念,惋惜。

    唱着唱着,三排的士兵们首先流出了泪水。

    照理说,演出出现这样的事情,是不应该的。可毕竟三排也有要走的,此时却站在台上,为下边即将离开的战友,唱这样一首送别的歌。

    哪怕心里不断地提醒自己,不要哭,不能哭,可是双眼还是忍不住会流下泪来。

    悲伤的情绪似乎就这样,缓缓传染开来。依旧站着的官兵们,随三排的歌声,跟着唱起来。眼中,也泛着泪花。

    静谧的夜空,歌声还在回响。晚会已经结束半小时,距离吹熄灯号的时间,也只有半小时。可是,谁都不愿,就这样离去。

    一座操场,成了士兵们缅怀部队的地方。

    因为有些心里话要说,就提前发了。刚才看《精忠报国》的乐评的时候,忽然发现了不少我觉得非常脑残的评论。貌似一个大学生,说这首歌纯粹不知所谓,最后一句更是在装的贱民思想,言辞之恶劣,让我不禁想起一句话,满瓶不响半瓶咣当。作为一个真正了解那段历史,同时对于古代和心理学有涉及的愤青,我不得不,在这里,在自己这一亩三分地上,说说这首歌。

    历史背景是岳飞,想来大家都知道的。懦弱的朝堂,异族的铁蹄,让这些一心报国的人只能满是遗憾地江山北望,所以心中才会恨欲狂。想想军人一生,生涯戎马,却只能忍看朋辈成新鬼,手足兄弟葬他乡,壮志豪情与冰冷现实的激烈对撞,彻底激发出最后的呐喊。

    而一个“賀”,是国与国外交的方式,更是国力强大体现。汉唐宋初,都有并非藩属的国家前来拜贺。清代早期更是有西方国家的使节前来拜贺,难道这也是贱民思想不成?更何况,如今每年过年的时候,全世界多少国家,包括白头鹰和北极熊都发来贺电,难道也是贱民思想作祟?既然如此,那这些人所崇拜的月亮比较圆的国家,是不是更贱一点,而他们,是不是还要更贱一点?

    和平和开放,让很多新生代的青年一味被西方所谓自由开放的思想洗脑,自以为是地批驳祖国这样那样,对主旋律自以为是地排斥和拒绝。对于这样的人,我只能有一句话,没有祖国,你才是真正的贱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