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五章 给你个副队长当当
    “好,好。”

    尽管流着眼泪,但是刘团长并未因此就忘记为沈耘带领的三排喝彩。

    喊完了似乎才发现自己失态,抡起袖子擦干了脸上的眼泪,看着三排全体:“把老子眼泪都唱出来了,你们这群小伙子,硬是要得。”

    不住口地夸赞着,似乎还觉得不过瘾,扭头朝一边的团属文艺家蔡青问道:“姜队长,你看怎么样?”

    被刘团长称为姜队长的,是团属文工队的队长,国家一级艺术家姜涛。作为一个音乐人,他向来是团部文艺汇演的顶梁柱。这里也唯有他,最适合对这首歌做出点评。

    姜涛朝刘团长点点头,看着沈耘等人,首先开口问的,居然是:“我想知道,这首歌是谁写的?”

    三排官兵的目光齐齐看向沈耘。

    沈耘笑了笑,朝前跨出一步,向台下的首长行礼后,很是从容地回答:“报告,是我作词并编曲的。”

    姜涛眼神一亮。

    “这首歌,以驼铃为主要意象,虽然说是送战友踏征程,可是,这征程却有各种解读。按照我的理解,部队生活固然是征程,可退伍后的生活,却是更大的征程。”

    “虽然歌词给人的感觉很伤感,但整体抱着乐观向上的态度,这首歌,我想,作为一首军歌,他必然是特别的,有容易让人铭记一生的。”

    姜涛似乎想要把心里所有的溢美之词都拿出来。

    但是看了看坐在旁边的几位,忽然感觉都是在对牛弹琴。

    心里抱着遗憾,冲沈耘竖起一个大拇指:“你是好样的,希望你能够再接再砺,创作出更加优秀的作品。”

    沈耘点点头。

    三排的战士在主持人的安排下,正要下台。刘团长看着还站在台上的沈耘,略带些调侃:

    “怎么,被专业人士夸奖两句,就不知道东南西北了。该下台了,人家下一组还等着呢。”

    刘团长的话瞬间引起旁边一群军官的哄笑。不过对沈耘的印象,倒也好了不少。

    “报告,下一组,就是我。”

    沈耘心里坏笑着,脸上却一本正经。刘团长尴尬了,眼神看着主持人,想要问问是不是这样。

    这住持也是文工队的老人了,知道刘团长是个什么脾性,笑了笑,点点头:“下一组,由二营一连三排排长沈耘为大家带来《蝴蝶飞飞飞》。”

    被沈耘狠狠打了脸的刘团长,作势要发泄自己内心的不爽,冷哼着朝姜涛说道:“听这名字,就不咋滴。刚才还是送战友呢,这会儿就来个蝴蝶,呆会儿是不是还要弄出来个鸽子啥的,咱们欢送会,可就成了动物园了。”

    在刘团长身边的政委实在看不下去了,捣了捣刘团长:“行了,老刘,你怎么就喜欢打击战士的积极性呢。这文艺会演,本身就是个老大难问题。既然小伙子能弄出两个节目来,咱们就应该鼓励才是,哪有你这么说的。”

    刘团长固然是个孙猴子,可在政委面前,照样得安分不少。毕竟这位年龄比他大,军龄比他大,军衔还比他大。若非师里有意请这位镇着自己,人家早就高升了。

    刘团长不开口,可不代表沈耘就不开口了。

    “蝴蝶飞过那扇兵营的窗”

    或许是从一开始就抱着偏见,刘团长并未因此有什么感觉。不过无论姜涛,还是政委,忽然间都坐直了身体。

    几句似乎很是温情的歌唱,将聆听者的思绪带入一座静谧的兵营,一只蝴蝶呼扇着翅膀,在纤尘不染的窗外,里头是士兵们日常擦拭钢枪。

    时不时扭头看看窗外的蝴蝶,咧嘴一笑。那模样是那样的朴实无华。

    “蝴蝶飞飞飞”

    “你要向远方”

    “可你怎么却落在我心上”

    “我知道你的路很漫长”

    “可你为何留恋兵营留下青春的歌唱”

    当沈耘开始重复第二遍的时候,姜涛已经忍不住,跟着沈耘的调子,与沈耘合唱起来。

    这位忽然的举动,让沈耘一个愣神,差点就出了错。

    一首歌了,这会儿可就不是刘团长激动了,姜涛恨不得跨过前头的桌子,直接跳上舞台去凑到沈耘面前。

    可是,开口的人,却是政委。

    比起刘团长的那种脾气,政委就和蔼多了:“小伙子是水木大学毕业的对吧?”

    这事儿团里倒是也传闻过,可是姜涛不知道啊。愣愣看着沈耘,似乎是看到了什么不得了的怪物一样。

    沈耘点头:“是的,首长。”

    “如果我记的没错,还是水木最为顶尖的计算机系高材生,大学四年成绩一直居于前列,甚至还有一个中科院院士主动提出要收你做研究生。”

    沈耘不好意思地笑笑:“首长居然连这点小事都知道。”

    政委摇摇头:“团里来个高学历国防生,我这个当政委的怎么可能小看。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算上你,三代单传,三代当兵,全家每一个都有部队经历。”

    礼堂里评委总共有二十几位,都是团部各个机关的头脑。

    但是面对沈耘的这份履历,他们却由衷地升起了敬意。有些人当兵回家,会对家人说一辈子都不要再当兵。

    可是就是这样一家人,却甘愿将独子送来部队。这才是真正的军人风骨。

    “好男要当兵,好铁要打钉。如果一开始家里要我当国防生我心里抗拒的话,来到部队,我才明白,我是军人家庭的孩子,我就应该来当兵。”

    政委点点头:“好样的。不仅要当兵,还要当好兵。之前我也考虑过,是不是要将你调到机关来。但是现在看来,让你呆在基层,是对的。”

    政委说的都是无关音乐的话题,可是却让人觉得,这并不是废话。

    说完之后点点头,便示意姜涛作点评。

    可是,这位姜队长,却再次语出惊人:“这首歌,也是你写的吧?”

    得到了沈耘肯定的答案后,姜涛很是认真地看着沈耘:“要不,你来咱们文工队,我给你个副队长你来干。”

    刘团长傻眼了,政委傻眼了,沈耘也傻眼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