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 欢迎式冷场
    程天鑫一把推开门的时候,宋钺正端着茶杯喝水。

    见他一脸意味难明的脸色,正要清清嗓子问个清楚,哪知道后头就跟着一声:“报告。”

    看着满头大汗,还背着个大包拎着皮箱的沈耘,宋钺就知道程天鑫这小子绝对没干好事。

    “快进来。”宋钺拿来个杯子,倒上一杯水递给沈耘,无视程天鑫的臭脸,很是亲切地问:“你就是沈耘吧,小伙子挺精神,不错。”

    哪里想到教导员这么不给自己面子。程天鑫冷哼一声,看了看喝口水不停咧嘴笑的沈耘,没好气地安排:“我已经叫一连长过来了,剩下的事情你来安排。”

    “你呢?”

    “我?我牙疼。”

    宋钺憋着笑,看程天鑫攥着帽子走出办公室,这才让沈耘坐下缓缓说道:“怎么样,来我二营,这第一道大礼味道如何?”

    宋钺就知道程天鑫绝对不干好事,这会儿这么问,其实也是给那家伙圆谎。他们二营什么时候来的这种鬼规矩。

    沈耘苦笑一声:“我是万万没想到,还能这么玩。”

    宋钺拍拍沈耘肩膀,嘴角微微一扬:“毕竟是战备师,哪怕吃饭都有可能被当成训练。所以,沈耘啊,你可是任重道远啊。”

    沈耘点点头。

    这个他已经在来的路上做好了心理准备,听宋钺安慰,反倒是像印证自己的猜测一样。

    一连长很快到了。

    进门后看看宋钺,很是直爽地问道:“教导员,咱们营长呢,不是说叫我来办公室么?”

    “行了,你们营长他牙疼,把事情交给我了。这是新来的沈耘同志,团里安排好的,在你手底下当排长。接下来就由你安排他的事情。”

    一连长瞥了沈耘一眼,看胸口和脊背的衣服都湿了,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没想到这小子居然挺过了营长的考验,还真是真人不露相啊。一连长心里暗自想着,却点点头答应:“教导员尽管放心,既然是我手底下的兵,我肯定给安排的好好的。”

    宋钺并没有说什么注意团结同志的话。

    因为这里是战备师,虽然有些残酷,但依旧不得不说,是强者生存的地方。如果自己不争气,哪怕打再多招呼,也是白搭。

    一连长走到沈耘面前,这个三十刚出头的精壮汉子一把将沈耘的皮箱接过来,朝宋钺敬礼后,就把沈耘给拉出了办公室。

    “你说你个瓜娃子,好好的机关不去,来基层干嘛。”

    一口带着西北口音的普通话,让沈耘心中刚升起的那点严肃感瞬间烟消云散。

    “连长,今后我就是你手底下的兵了,关照的话好像这里说也不太合适,那就直接请你分配任务好了。”

    有些奇怪地看了眼沈耘,似乎跟以往见过的国防生还真是有点不一样。一连长心里怪异着,但是嘴上却客气地回答:“分配任务那是今晚迎新会之后的事情,至于这会儿,先带你熟悉下环境。”

    一个营五百号人,差不多是西北一些小村庄的规模。不但各种运动设施齐全,就连基本的绿化之类都搞的非常严整。

    时不时走过来训练归来的队伍,让沈耘一阵阵惊叹。

    全训队伍就是不一样,仅仅晌午的训练就让这些个士兵湿透了衣服。到了下午,那又该是怎样的场景。

    一个营一栋宿舍楼,沈耘的宿舍正在三排一班。这会儿士兵们都还在训练,在空置的床铺放好了行礼,将部队有些禁用品交到后勤保管,一连长开始待沈耘熟悉各类场地。

    训练的,吃饭的,睡觉的,乃至开会的。

    短短半天时间,沈耘便将整个营部看了个通透,甚至此时给他一张纸,他绝对可以画出营部布局图来。

    在食堂内吃过晚饭,就到了营部开会的时间。这次算是对沈耘正式任命的欢迎会。

    营部小礼堂里,几十号基层军官围在一起,看程天鑫身边的沈耘,就像看动物园的猴子一样。那个眼神,满满的好奇。

    只是,沈耘还能在其中感受到一丝不服和不屑。

    那几个不认识的连排长交头接耳:“国防生能顶什么用,拿得起枪来么?”

    “我听说还是个学计算机的。那玩意在咱们营里有什么用?”

    “小声点,以后毕竟也是同事了。”

    “切,还不知道能不能撑过三个月呢。以前也不是没来过国防生,到最后不都哭爹喊娘给调走了。”

    程天鑫轻轻咳嗽一声。

    果然这营长的威严还是有的,小礼堂瞬间安静下来。

    “吵吵吵,再吵给我集体出去十公里越野。来介绍一下,这是新来的沈耘同志,接下来将担任一连三排排长,大家呱唧呱唧。”

    掌声并不算怎么热烈。

    想来要不是给程天鑫面子,只怕连掌声都没有。

    “都没吃饭么,鼓个掌跟娘们似的。行了,看了你们这群家伙就来气,这会儿就给我出去十公里。”

    沈耘万分都没有想到,自己的欢迎仪式就这样简单的结束了。

    啊喂,能不能学学外头的官老爷,一个发言几十分钟?

    这才三分钟不到好么,这是得多不待见自己啊。

    沈耘正在心里吐槽呢,哪知程天鑫转过身来朝自己吼道:“愣着干嘛,你也一起。熄灯号前跑不完,那你就带着三排的战士开一夜的见面会吧。”

    mmp啊,这会儿都已经八点十五分了,十公里越野,还得算上进进出出的时间。自己这是遭的哪门子罪啊。

    匆匆敬礼,沈耘追着那些蜂拥而出的身影,一溜烟跑了出去。

    小礼堂里,宋钺有些担心:“老程,你这么干可有些不地道啊。小伙子刚来就把所有同志给得罪了,将来工作可不好展开。”

    哪知程天鑫不屑地笑了一声:“要的就是他不好展开。到时候乖乖服软,打哪来到哪去。咱们二营,容不下老爷兵,更容不下老爷军官。”

    合着,程天鑫心里还是不爽。

    看着这个执拗的搭档,宋钺叹了口气,心里想着过几天是不是把一连的几个军官叫来谈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