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 遭遇下马威
    刘团长笑了笑。

    当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刚说到程天鑫,这小子就过来了。清了清嗓子,示意沈耘站好,这才朝门口说道:“进来。”

    程天鑫进来了。

    怎么是这么个东西?

    这是程天鑫的第一印象。

    个子倒是挺高,可有什么用,瘦弱得一把柴似的,风吹一下估计就倒了。这小子,不会就是团长说的那个空降排长吧。

    程天鑫心里老大不愿意,所以说话也带上了情绪:“团长,你找我来,你是要把他塞到咱们营吧。不行,不行不行,你还是让他从哪来打哪去吧。”

    刘团长还没开口呢,程天鑫就想把这窟窿给堵上。

    但是,他也太小看刘团长这样的老油条了。论猜人的心思,程天鑫给他当徒孙都不配。

    “程天鑫,老子叫你来,不是要求你的。这是命令,你要不接收,那你这个营长也不要干了,直接去团农场喂猪。这么些年兵白当了,思想觉悟还这么低。”

    别看刘团长和沈耘开起玩笑来老没正经,可是这会儿拿出团长的架势,还真是把沈耘给吓了一跳。没看出来,还真挺吓人的。

    程天鑫可算是孙猴子跳进了如来佛掌心,任他再怎么不甘愿,还是被刘团长给吓的噤若寒蝉。

    见手下这小猴子安生了,刘团长忽然换了一副面孔,笑眯眯地看着程天鑫:“小子,这回可真的来了个宝贝。这小子分配是总参直接下来的命令,而且计划内五年不会调任,绝对不是那种来镀金的。”

    沈耘暗地里撇了撇嘴,你就吹吧。明明是咱搬起石头砸了大家的脚,说的就像小爷多么受总参重视似的。

    天下大头兵这么多,要不是刘叔你办坏了事,总参首长知道我是谁啊。

    不过程天鑫倒是安心了不少。

    五年,乖乖,真要是关系户,谁敢在这种地方呆五年。哪个不三年之内火速升到少校,然后一拍屁股走人。再说了,人生才几个五年,真要镀金,也不用花这么大力气。

    只是他心里到底还是过不去王梁被砍的那一关,所以只是点点头,脸上虽然没有不乐意,可是也没表现出多少乐意来。

    该交代的事情,刘团长早就在刚才全都交代了。

    这会儿算是将沈耘交到了程天鑫手里,自然也不想让这两个碍眼的家伙呆在这里。

    索性摆摆手:“行了,小程,赶紧领沈耘同志回营部去。团里相关的程序明天就办好让专人送过去,你先带沈耘熟悉下环境。”

    得,这是真的要赶人了,沈耘慌忙随程天鑫向刘团长敬个礼,匆匆追了出去。

    程天鑫走的很快,像是要将沈耘甩到这团部一样。不过到底也不敢这么干,所以下马威的意思倒是居多一点。

    “营长好,我叫沈耘。”

    沈耘追上来,慌忙向程天鑫介绍自己。人家可以不理自己,毕竟人家官大。但是自己要没个眼力劲,那就真的是彻底完蛋了。

    程天鑫冷哼一声:“我知道,你的大名在你来之前,我每天都要念上好几遍。”临了低声接了一句:“娘的怎么是这么个玩意儿。”

    边不满地朝沈耘说着话,边一脚跨上车。

    沈耘倒是想紧随其后来着,谁知道程天鑫这厮的下马威还有第二波。

    “下去下去,想进我二营,就得遵守我二营的规矩。新人到来,军官一律从团部跑步到营部,士兵一律五公里武装越野。没这个能耐,也别充那个大头蒜。”

    沈耘心里只有一句mmp想讲。

    这是什么鬼规矩,没准就是这货故意跟自己过不去。丫的,还真给脸了,不要以为我瘦就跑不了长跑。

    挺了挺肩上那二十斤重的背包,沈耘看着已经启动的越野车,暗地里咬咬牙,彻底跟这位营长较上了劲。

    沈耘在家也不是白呆的,老爷子和老头子都教了不少实用的东西,而且一一经历了验证。就比如这跑步,三步一呼三步一吸这种常识性的东西自然不必说,还有跑动的幅度、频率甚至姿势,沈耘都有了全新的认知。

    至少,沈耘来之前十公里四十五分钟妥妥不会累成狗。

    程天鑫看着后视镜里沈耘一副死磕到底的架势,嘴里冷冷一笑,脚下油门一踩,轰,一个三十码的起速瞬间把沈耘扔在了后头。

    本想着表现温和一点,结果这会儿人家不给面子啊。

    沈耘朝远去的军车屁股一个中指,拼了老命开始加速。

    团部这样的事情也算是不少,所以来来往往的战士和指战员们也只是看着沈耘的背影会心一笑,然后就再也不管了。

    品尝着越野车牌灰尘,沈耘很快就跟上了军车的速度。程天鑫倒是想再加速一下,可是路况不太好,哪怕他这牛哄哄的军用越野车,开太快也要翻车的。

    四十码已经是极限了,可是后头那个生瓜蛋子居然还能从后视镜里看到身影。

    程天鑫越来越觉得自己脸上火辣辣的。

    心里叹口气,只能把种种不爽压下去,认真往前开车。

    团部距离营部,足足二十里路,也就是十公里。沈耘跟在后头,这回居然负重条件下打破了自己先前的记录,只有四十二分钟。

    然后,当他看到程天鑫下了车等他的时候,已经再也没有力气抬头跟程天鑫较劲了。

    至于程天鑫,被沈耘这么一搞,心里的怒火也小了不少。还别说,这货也是个驴脾气,越是硬骨头,他就越喜欢。

    虽然沈耘到现在还没有王梁的份量重,可是到底还是认可了他二营一员的身份。

    带着沈耘进了营部,随手招来个战士:“把你们一连长叫来,对了,告诉他,新来的排长我带来了,让他做好心理准备。”

    这简直就是把鄙视的意思暴露到了极点。

    沈耘刚才不停地喘气,这会儿总算是好了许多,听到这话自然非常不爽。但睡觉人家是首长咧。

    也不说话,拽了拽背包,挺直了腰杆,跟着程天鑫,一路来到营长办公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