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章 多一点真诚
    在家的日子极其舒爽。

    有老娘和奶奶这两尊大山镇着,饶是老爷子和老头子,都半句不敢呵斥沈耘。

    当然了,沈耘也并非没有自觉的人。醉生梦死可不是军人能过的生活,每天早上六点就起来,到楼下跑个十公里,然后仰卧起坐俯卧撑这些,每天雷打不动五组五百个。

    或许是真的坚持不懈就很快能够看到效果,当离开家的这天,沈耘身上总算是可以看到一点肌肉的影子了。

    程天鑫这几天一直恨不得看到王梁绕着走。

    自打那天公布了晋升名单,他的脸上就火辣辣的,那感觉,真像是有人在他脸上狠狠扇了几巴掌。

    然而偏偏还抬头不见低头见,就连上个洗手间都能遇上王梁。

    若非军中不兴厕所里也给军官敬礼这套,他还真的有可能被王梁给羞到坑里去。

    这不,刚刚放下电话的程天鑫又是狠狠地拍了一回桌子,惹得教导员宋钺一阵无奈。

    “我说老程,你这火气得消一消了。再这么下去,咱就得打报告换家什了。这桌子虽说是杂木的,可也经不住你三天两头这么拍啊。”

    宋钺的劝解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

    程天鑫端起茶杯喝了口水,骂咧咧地朝宋钺说:“老宋,我这心里不痛快啊。你说王梁那么好的兵……”

    “你啊,就这臭毛病。这不还有两年时间么。再说,那个新来的沈耘也不是什么关系户,我都查过他的资料了,他老子参加过越战,是咱们的老前辈了,而且思想绝对过关。

    当年部队减员,他一个团长主动提出来退伍,还没让部队分配工作。你想这样的老前辈,怎么可能干那种事。再说,人家有那么好的学历,到哪里不是火速升迁,非得来咱这种兽营。”

    什么是兽营,全训的部队号称只要练不死,就要死了练。这样高强度的训练,一般人可绝对不敢来。

    “行,就你说的对。听你一回,老子这次不带着情绪去接这群生瓜蛋子。”

    到底两人搭伙好几年,相互之间的脾气也了解。宋钺一席话,总算起了点作用。

    自桌上取了帽子,程天鑫没好气地朝宋钺说着,人却早已走出了门外。

    宋钺摇摇头,心里却暗自想着,但愿这个沈耘,没有照片上那么瘦弱吧。不然,就算自己现在劝服了程天鑫,将来呢?

    坐着敞篷越野车,一番狂飙,程天鑫赶在团长限定的时间之前,到达了团部。

    此时的沈耘正站在团长办公室里,略微有些无奈地被这个四十几岁的老爷们反复打量。

    啧啧,咂吧几下嘴,团长终于开口:“小子,你说你脑子里装的啥,居然敢来咱们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

    先前还稍息姿态的沈耘立正身形,有多大声就多大声地回答:“报告团长,革命军人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这里是华夏人民解放军的驻地,我是华夏人民解放军,自己的地界上,我不需要害怕。”

    得,嘴皮子倒是挺利索。但是小伙子你能不能看看你这小身板?是什么样的存在给你的勇气,让你说出这么慷慨激昂的话来?

    团长脸上很精彩。

    “小伙子人很精神,嘴皮子也不错。要不,你别去基层当排长了,来我团宣传部当个宣传科长。”

    这下沈耘可不乐意了。

    话说鄙视的目光能再明显一点么?别看我这样,好歹俺也是矢志报国的热血青年啊。

    “报告团长,我沈家的爷们,要么在战场上活着回来,要么在战场上站着死去,坚决不当和平少爷兵。”

    这回轮到团长无奈了,摆摆手:“行了行了,你小子别在这里给我装。口号喊的震天响,当初让你老子请我找关系怎么不提了。”

    沈耘咧嘴一笑:“刘叔,这不您在我面前装大尾巴狼,我才这么跟您汇报么。听我爸说,我小时候可还在您脖子上尿过,您就不能看在这点情分上,少一点套路,多一点真诚么?”

    合着,这俩人先前压根就是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这会儿身份挑明了,气氛总算没有那么紧张了。

    被沈耘叫做刘叔的团长,一屁股坐在椅子上,看着眼前的沈耘,无奈地笑笑:“碰上你们父子俩,是我倒了八辈子霉。也不知道老班长怎么想的,就把你个祸害送到我这里来了。”

    被称作祸害,沈耘也是真的无奈了。

    “刘叔,好歹我也是你大侄子,你就这么说我。我不就长得瘦了点,你也知道,这事情得怪我老爸,当年一穷二白,买不起纯牛奶,自然强壮不了我这个中国人。这年头学计算机的哪个不胖,到我这里,怎么都不长肉,我有什么办法。”

    “行了行了,你这嘴巴子,就该把你留在宣传部。呆会儿二营长就要来接你了,到时候给我机灵点,他可是对你有些意见呢。”

    “哈?我跟他素未蒙面,什么仇什么怨?”沈耘有些惊奇,怎的才来就莫名其妙多了个仇家,还是自己的上级。

    刘团长白了沈耘一眼:“你以为你这排长怎么来的,顶了咱们团一个好兵的位子,你小子还这幅鸟样。你说人家气不气?”

    得,还是得归咎在自己的实力上。

    沈耘傻眼了:“那,刘叔,他不会给我穿小鞋吧?”

    “你小子也太小看咱们团的军官素质了,咱们这里是什么地方,战备师,心眼小的家伙根本就进不来。你要是表现比王梁强,那小子巴不得把你留下来呢。”

    沈耘总算是舒了口气。

    还好,不是什么杀父夺妻的大仇。既然这样,那总算是可以安心了。

    叔侄二人交谈了很久,沈耘从刘团长那里知道了很多在部队中需要注意的事情,比如正式场合,不能如先前一般与他嬉皮笑脸,以及到了基层要忘掉身份,只把自己当作普通一兵之类。

    沈耘连连点头,这种事情来前虽然老头子也交代过,但到底没有刘叔说的详细。

    而后,就听到门外传来一声底气十足的:“报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