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 又来镀金的
    东南军区,某战备师机械化步兵团二营营部。

    营长程天鑫今天心情不是很好。

    刚才到团部开会,开到一半了,忽然听团长经过团党委研究,决定会议增加一项议程。程天鑫的心里忍不住一阵开心。

    不用团长继续说,他也知道接下来要宣布各营的连排长调动名单。毕竟眼看着复员潮就要来临,一些岗位的人事变动自然要早一步进行。

    这样不仅能够顺利交接,也可以让调动的同志早些熟悉新任的岗位。

    他是比较期待的,因为自己看重的几个班排军官都被自己上报了,而且,通过的可能性近乎百分之百——那都是在历年在全团大比武的时候相当露脸的好苗子。

    来之前他就拍着胸脯跟好几个军官保证过,此行就算是死皮赖脸也要将他们留在部队。

    结果,还真有这么一个,没被选上。原因无他,居然空降了一个国防生来,顶替了他看好的那个排长的位置。

    国防生,这玩意到底是怎么被塞到战备师来的?全军区谁不知道那些个国防生在校期间的军训不是在混水。

    早晨出操半小时,晚上出操一小时,在校期间学的最多的是政治理论。十个国防生九个微胖型,来到战备师,无非就是看这里升迁比较快。

    程天鑫心知肚明。

    只是团长说出来的话,那可是经过团党委决议了的,人事调动更是在师里备过案,自己一个小小的营长,难道还能翻天不成?

    最让他难受的,是团长开完会将他单独叫到办公室里说的那席话。

    “天鑫啊,我知道你心里不痛快。毕竟你推荐上来的王梁,确实是个不错的同志。这两年大比武,那成绩在全团都是顶尖的。”

    “但是,你也要明白,人事调动,不仅要看战士的军事素养,还要参照其他一些方面的东西。”

    程天鑫虽然嘴上没说,但心里实则早已经偷偷接话:“对,是要参照一些东西,比如关系。”

    “沈耘同志并不是走关系来镀金的,这件事情,我以我的党性保证。部队建设,需要一批高素质技能型人才。沈耘同志毕业于水木大学计算机系,那可是放弃了百万年薪来咱们部队的。你小子,可要把这宝贝给我看紧了。”

    程天鑫唯唯诺诺地答应着。

    但是心里那种不痛快,却越来越强烈。

    团长这是什么意思,不就是要给他开点小灶,额外照顾一下。什么叫看好了,人家想走,估计也就一句话的事情。

    这话无非就是告诫自己,那国防生来了,自己看着点手底下的兵,不要胡乱搞事。

    要不是看着团长自己的儿子也不过在外头找个月薪两三千的工作勉强生活,程天鑫真想当场脸红脖子粗地争辩几句。

    程天鑫从未感觉回营部的路是如此漫长。一路上他都想着到底该怎么去安慰王梁。这个快要三十出头的家伙,如果还当个排长,再过两年,就要真的告别部队了。

    他是真的舍不得啊。

    这么好的兵。

    “都怪那个国防生。”虽然有一句mmp程天鑫已经讲了很多遍,但依旧发泄不出心里那团怒火。

    而被陈天鑫念念不忘的沈耘,则在打了几分喷嚏之后,终于挥手作别了那三个坑爹的室友,独自踏上返乡的路程。

    部队的优良传统,是担任军官的,很是给自己请探亲假。尤其是刚入伍的那年,就算有心请假上级也不会批准。

    沈耘本来是不想回家的。

    先不说老爷子会不会再进行一场洗心革面的思想教育,但是因为自己的分配问题遭受牵连的老头子,就不会给自己什么好果子吃。

    但是如果这次不回家,算上前头一个学期,那就意味着要最少一年半之内,自己是见不到那疼爱自己的老娘的。

    这位前话务连连花到底还是使出了她在部队的绝技,能够一天二十四小时不间断催促沈耘回家。饶是那电量非凡的国产手机,也坚决熬不过她老人家的摧残两小时。

    所幸整个行礼也就一个皮箱加自己背上的包,旅途少了很多累赘,倒是让沈耘有些轻松。

    沈耘家并没有住在军区大院。恰好相反,老爷子当年退下来,那觉悟就更高了。婉拒了部队分给的高干养老房,在老家的小县城买了套房。

    后来老爸结婚,老爷子图省事,直接将对门也买过来当了新房。

    照他的话,他才不和小两口住在一块呢,就老爸那怂样,他看着心烦。

    “咚咚咚”,小心翼翼地敲着门,沈耘很快便听到里头的声音:“谁呀?”

    这是老妈的声音,都四十几岁的人了,还一副甜丝丝的嗓音,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二十几岁的小姑娘呢。

    “老妈,快开门,是我。”

    沈耘老爸这边的门还没开,老爷子这边就已经开门了。一位慈祥的老奶奶,看着门前沈耘的背影,一声“乖孙儿”,让沈耘好一阵肉麻。

    这是这一家中最宠爱他的奶奶,当然,也是老爷子的克星。

    有这位老人家在,沈耘倒是也不怕老爷子不厌其烦地政治教育了。

    当沈耘他老娘打开门的时候,只能干看着沈耘被老太太一把拉进对门去,临了还催促自己:“赶紧给孩子做俩菜,那红烧排骨多做点,让孩子吃好些。”

    进了门,看着沈耘将背包放在边上,老太太就流出了眼泪:“都是那个死老头子,你说好好的技术兵种不给安排,非要弄到那战备师受罪。”

    老爷子适时出来,结果就白白遭了老太太一顿臭骂:“看什么看,说的就是你。咱们家三代单传,就这一根独苗,若是有点什么闪失,我跟你拼了。”

    好嘛,老爷子本来还想给沈耘个下马威的,谁知硬生生被老太太打落了威风。

    这下子只能尴尬地看着一脸坏笑的沈耘,没好气地说道:“你小子就知道给我下紧箍咒。到了部队不好好干,看我怎么收拾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