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章 请托坑自己
    沈耘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狠狠揉了揉,当目光再度转向那十五寸屏幕的时候,结果还是如先前所见。

    “老三,我要为你默哀十分钟。”

    “同默哀。”

    这回并未兄弟几个无良的嘲弄,恰好相反,绝对是发自内心想要对沈耘说一句兄弟珍重。

    无他,那小小的屏幕最下方,沈耘的名字后边赫然写着:“东南军区,某甲种野战师,某机械化步兵团,二营一连三排排长,中尉。”

    或许字面上的意思,并不能反应什么。因为在沈耘前头,还有不少国防生都被分配到了基层担任排长。

    然而,如果将他所在的部队,以及他所学的专业联系起来,这个分配就绝对是大坑了。

    甲种野战师,意味着满编满员,队伍内自身的竞争就非常激烈。虽说通常与乙种师只是在人员数量上有差别,可天长日久,甲种师在竞争序列上,反倒是处于优先。

    于此同时,造成的不良后果就是队伍内的全训任务特别重。

    基本上生产施工的时间都会比乙种师要少很多。

    以沈耘这个小体格,估计到了部队三天之内就能送到卫生队疗养了。然后,这样的排长,还能有上升的可能么?

    更为重要的是,看看部队番号,杨朗就最清楚了。那可是东南军区为数不多的几个战备值班师。

    什么叫战备值班师,那就是说,部队齐装满员,全年全训。而且,要具备随时机动到全国任何一个战区完成作战任务的能力。

    这样的队伍,将沈耘一个学计算机的送进去,估计连骨头渣子都不剩一个。

    沈耘哭丧着脸。

    “哥几个,你们别安慰我,我得去打个电话。”

    这个时候打电话是什么意思,大家自然心知肚明。任由沈耘走出宿舍,剩下哥仨无奈地议论着:

    “老三这回是惨了。原本以他那技术,到了网络安全部门,绝对能大展身手。可惜,被分到了作战部队,还是全军相当有名的战备师。”

    “你说,老三会不会因此一蹶不振,当几年兵就复员?”武长宏有些失落,在他们四个人中间,就他和沈耘两人走的方向是关于研发类的。

    说起来这厮对于沈耘的感情最深。

    若是沈耘的军旅生涯仅止于此,那,他暗地里想要和谁去较劲呢?

    抓抓脑袋,武猴子只能轻叹一声。而其他两人,也终究没了声音。想想当初激情豪迈,嘴边经常挂着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

    可是到最后,难道真的要败给现实么?

    沈耘走出宿舍楼。

    心里其实并不平静。按他的想法,也该是先到技术部门,将身体锻炼好了,然后再去作战部队。这样一来能够逐渐适应军队的生活,二来,也能快速积累经历。

    哪知,到最后居然成了这个样子。

    走到一处偏僻的草坪上,沈耘掏出手机,按下了那个昨天打过来的号码。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但那边却并未传来老头子那代表性的嚣张笑声。

    “老头子?”

    试探性地问了一声,哪知电话那头,传来的居然是另外一个苍老的声音。

    “是我。怎么,小兔崽子胆子越来越大,敢叫我老头子了?”略带着几分戏谑,沈耘一下子就听出来,那是老头子的老头子,沈耘他老爷子。

    “哎呀,老爷子,你可是把我吓了一跳。我还以为我那老豆这会儿被老妈拉着跪搓衣板呢。哪知道是您老人家接电话。”

    老爷子当面,沈耘虽然不紧张,但也不好直接说自己的事情。当下与老爷子绕起了弯子。

    哪知老爷子的回答让他一阵心惊肉跳。

    “他这会儿确实在跪在搓衣板上,不过,不是你妈让他跪的。是我。”老爷子悠悠地说着,但是沈耘可以隔着电话听到那股子寒意。

    “哈哈,咱家就您老人家能治得了他。”

    干笑着,沈耘不敢再说什么,只是心里已经准备好迎接狂风暴雨。

    哪知这回,老爷子并未如沈耘所想,一通咆哮。

    “兔崽子,你心里那点小九九,你爷爷我心里跟明镜似的。”

    “知道你老子为什么跪搓板么?”

    不等沈耘说点什么,老爷子嘴巴子就像机关枪一样,开始喋喋不休起来:“就因为他托刘家小猴子跑关系,这事儿就得罚他。”

    “啊?”

    合着,老爷子就为这个事情。沈耘心里为老头子默哀三秒钟。

    “你们一群兔崽子,难道不知道,他刘家小猴子的班长,当年也是我带出来的兵么?”这个消息可真是把沈耘给吓了一跳。乖乖,总参的副总,居然是自己老爷子手底下的兵。

    老爷子这藏的够深的。

    电话那头,老爷子并没有沈耘想象中难么恼火。而是端坐在沙发上,合着沈耘老娘端来的茶水,看着正跪在搓衣板上的沈耘他老子,嘴角含笑:

    “你小子知不知道,人家电话打到我这来,亲自问我,到底给你安排个什么职务。”

    “你爷爷我金戈铁马一辈子,还从来没被人家问过这样的问题。所以,我就替你决定了,直接到一线队伍去,接受最严格的训练。”

    “你小子也不要想着有关系就后台硬了。没门,我跟那小子说了,你的关系要是透露出半点去,他以后就别上我的门。”

    “咱们军人家庭的孩子,可不能娇惯成温室里的花朵。学计算机的怎么了,照样得扛枪上战场。你要是敢说半个不字,今年回来看我怎么收拾你。”

    老爷子似是说的尽兴了,又对沈耘一阵思想教育。

    这会儿沈耘才明白,合着,自己被发配到战备师,压根就是自家老爷子的主意。顺带还连累了自家老头子,往后这见了面,还不得羞愧死。

    沈耘老豆看着老爷子挂了电话,眼巴巴看着老人家。哪知迎来的却是一阵呵斥:

    “给我跪好喽,上身挺直,抬头挺胸。别以为不当兵了就想过舒服日子,兔崽子,胆子越来越肥了,居然还敢找关系请托了,今天你给我跪不够六小时,看我不打断你的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