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章 舍友非常人
    放下电话的沈耘心里有些轻松。

    看着整洁的地面,摆放有序的书籍,以及纤尘不染的桌面,沈耘从衣柜中取出自己的作训服,慢慢换上。

    沈耘一直以来都是个军迷,不过,属于半吊子的那种。喜欢军人,喜欢军队,也喜欢军事,却对于喜欢的一切都有些盲目。会唱军歌,还能把内务条例一字不落背出来,却不懂武器参数,不懂战役战例。在前世大名鼎鼎的铁血军事网络上,他从来都只是一个看客。

    曾今他也想考过军校,奈何不必这一世,前世早早近视的他被卡在了体检这一关。

    到了大学,也跟着军训的教官称兄道弟,也跟着国防生的队伍参加过训练,却从来没有正式穿上一身作训服,光明正大地走在人前。

    笔挺的衣服穿在沈耘身上,却让他越发泄气起来。

    任谁一米八的个子,穿一身作训服却略显肥大,都高兴不起来。

    宿舍内此时只有沈耘一个人在,倒也不妨摆几个pose自我满足一下。

    正当沈耘摆出一个咱们工人有力量的姿势时,宿舍们哐一下被推开,在昏暗的楼道里走进一个比沈耘个头还要高的家伙来。

    “滋。”都说步子迈大了容易扯着蛋,沈耘这回可是有了深刻体会,先前还是跨步呢,被进来这家伙一惊,瞬间成了劈叉。乖乖,两世为人,这三条腿什么时候相距这么远过。一张小白脸儿瞬间从白到红又从红到紫,不用知道真想,沈耘就眼泪流下来。

    来人一怔,瞬间爆笑起来。

    “老三,哈哈哈,你这是要干啥。哈哈,不说,不说了,先让我笑一会儿。”

    沈耘认得这是自己宿舍的老大,一个来自东北的糙爷们,机械工程系的,叫做武长宏。因为其魁梧的身材和黝黑的肤色,人送雅号“大猩猩”。

    当然,沈耘这一宿舍,从没正经叫过武长宏的雅号,相反还非常戏谑地叫他武猴子。对于其他人么,这么叫自然是要被武长宏拉到一边好好交流下革命感情的。不过自己这一宿舍,到底是非常亲热的兄弟,也就没太在意。

    沈耘有些无奈:“武猴子,别笑了,拉兄弟一把。这回是真的要老命了。”

    武长宏伸出了友谊的一只手。借着这黑大个的力气,沈耘总算是忍着痛起了身,只是武长宏依旧在放肆拼命地笑,让沈耘有些不爽。

    “我说,再笑就岔气了。”没好气地白了武长宏一眼,沈耘有些好奇地问道:“你不是被老四拉着去给老二说媒拉纤去了么,怎的这么快就回来了?”

    听到沈耘的询问,武长宏又笑了几声,这才缓了口气,略带兴奋地说道:“你是不知道,老二那厮仗着家里有点关系,这回直接分配到陆军总院当实习生去了。正好今天老四介绍的那个妹子工作也找到了四九城,这不,王八对绿豆,都没轮到咱出手,人家就成了。”

    老二杨朗,水木大学医学部的牛人。江湖人称玉面小潘安,妥妥的二代。为人虽不低调,但也不高调,不声不响光棍多年,终于在这一个充满了雄性荷尔蒙的宿舍,率先找到了女盆友。

    这世道,还真是要看脸啊。

    至于老四,大名刘峰,那才是整个水木的风流人物。

    此风流就是此风流,很风骚又很流氓的风流。据说但凡在他眼里颜值超过七十分的水木女同学,他都有电话号码。更有一张油滑的嘴皮子,号称有此名嘴注孤生,三年来一直负责国防生党支部的外联事宜,数次为国防生活动拉来数额不小的赞助。

    这货没有半点背景,就凭这一张嘴,已经被西北军区司令部相中,不日就要去做上尉连指导,在他们一干国防生里,除了那些个纯粹去了技术部门的,现在有结果的当属这厮最厉害。

    听武长宏这么一说,沈耘竖起大拇指。

    “这小子平日里除了我之外,说话最少的一个,怎的人家找女盆友就这么简单?”

    心中的疑问不吐不快,沈耘望着武长宏,一脸的不解。

    揉揉自己那压根就揉不起来的小平头,武长宏满脸的嗟叹:“你说这世道。老二那个闷骚,遇上的正好是个外语院的学霸。颜值就不说了,老四能给自家兄弟介绍的,肯定不差,关键是,这取向也不是一般的不正常。”

    “哦?”

    “那妹子上来就问二弟,听说你学医的,能不能给我讲讲,对付层出不群的痘痘有什么好办法?”武长宏再一次暴露出他笑点低的弱点,憋不住笑出声来,边笑边对沈耘说道:“你猜老二那家伙回答的是什么?那货居然很直接地说,少吃肉,多睡觉,唔,其实,再加上我就够了。”

    这下子就连沈耘都忍俊不禁了。

    这不就是很委婉的说,妹子,你需要一个男人。

    “没想到,那妹子听了之后,居然很是爽快地告诉我们,这个答案她很满意。”

    沈耘是傻眼了,果然,这妹子挑男盆友的标准简直奇怪到令人发指。

    说到这里,武长宏有些着急起来:“对了,被你这么一闹,我都忘正事了。老四那家伙见自己终于成就了一对狗男女……哦,说错了,是情侣,所以叫嚣着要请客让两个宿舍联谊。我刚才给你打电话没人接,才回来叫你的。”

    沈耘挠了挠脑袋。

    本来这联谊,纯粹就是要两个宿舍之间发展革命友谊的。然而后来逐渐就演变为发展狗男……不,情侣友谊。老四办这个,估计也有些类似的意思在内。沈耘本来是不想去的,毕竟脑海中还有好多信息等待自己去梳理。只是,看着武猴子大老远跑过来叫自己,如果不去的话,岂不是太不给所有人面子了。

    “老大稍等,我换身衣裳,穿着作训服去参加联谊,也太装了。”

    匆匆换过衣裳,沈耘扯着一双依旧让某些地方隐隐作痛的双腿,跟在武长宏身后,走下宿舍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