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章 我是国防生
    “叮,恭贺宿主绑定兵王系统。”

    刚刚还在梦里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的沈耘,被这个异样的声音给吵醒了。

    只是,这个清醒的过程算不上有多愉快。

    一阵剧烈的疼痛好似要撕裂沈耘的脑袋,以至于他情不自禁喊出声来,只是并未因此便减少多少疼痛。

    疼痛过后,豆大的汗水滴落在地面上,静悄悄的宿舍里,水花四溅的声音清晰可闻。

    等等,为什么是宿舍?

    当脑海中出现这个问题的时候,答案也随之而来。

    毫无疑问,沈耘是穿越了。

    在这另一个世界,与前世地球的一切似乎都一般无二,只是在某些事物上,称呼变了很大的模样。中国叫做华夏,美国叫做米国,沈耘如今所在的水木大学,相当于前世的清华。而此时的他,赫然是水木大学计算机系大四学生。

    当然,让沈耘更为惊讶的是他的另一重身份——国防生。

    与前世一般,国家为了建设部队需要,军队依托地方学校进行专门选拔培养后备军官,这类一方面接受专业技能学习,一方面接受军事素质训练的在校学生,就被成为国防生。

    按理说,水木大学计算机系作为全国乃至全世界都顶尖的学科,这样的人才怎么会放着毕业后年薪百万的工作不要,却跑去当月薪两千块的大头兵呢?

    这就不得不提一提沈耘的身世了。

    一直以来,这一个世界的沈耘都有个让他无比自豪却有些无奈的家庭。爷爷当过兵,参加过抗战;老爸当过兵,参加过越战;奶奶当过兵,据说是卫生员;老妈当过兵,在被老爸拐回来之前,是机关话务连的。

    说实话沈耘知道这些的时候都有点紧张。

    这祖孙三代,统统一脉单传。按照他家老头子的说法,那就是不论谁的爸,当初战场上一不小心,这一家子就全没了。

    然后,原来的沈耘还以为到自己这一代,会被自家老头子网开一面,从此与军旅生涯断了干系。哪知即便是他偷偷将高考志愿书从军校改成了水木大学,依旧没躲过老头子的鸡毛掸子。

    其实老头子也是没办法。

    关于这件事情,老头子起初也想着要让沈耘随便上个大学找个工作的。奈何他头上还有个老爷子。

    老爷子当年就发了话,他们这一家子,只要是个男孩儿,少不得要在军队里走一遭。不求当什么达官显贵,但至少得当几年义务兵。后来见沈耘书读的不错,索性也改口了,这么机灵的娃儿,就该学好知识去建设部队。

    老头子起初也不想让沈耘去当兵,只是被老爷子一顿拐杖揍服了。

    老头子自然没办法,只能用同样的方法,却舍不得打疼了沈耘,改了鸡毛掸子,将沈耘给揍服了。

    沈耘他老娘倒是不服,奈何老头子很是不要脸地一句:“我要不当兵,怎么能找到你这么漂亮的媳妇儿。”然后,沈耘他老娘被甜言蜜语哄服了。

    看看自己瘦弱的胳膊腿,沈耘一阵苦笑,就这怂样,还当兵?不管别人信不信,自己就不信。可是偏生自己就是国防生,也不知道当初学校武装部的上校是如何看上自己这样子的。又或者,这几年国防生生涯,压根就纯属混水,以至于连身健壮的肌肉都没有。

    作为一个军迷,沈耘是有些期待自己这一段全新的生涯的,只是,想想这几天似乎就是具体单位分配的公布时间,沈耘不禁苦笑起来。

    但愿自己能够分配个技术性强一点的单位,到时候即便体能不行,凭借自己的一身计算机技术,倒也不至于混的太差。若是下放到地方驻军,那日子,别提有多艰难了。

    军队是个崇尚荣誉,也崇尚强者的地方,自己这三两肉,到了地方队伍只怕要不了三天就成了骨头架子。那时候估计自家老头子都得被气死。

    “你这该死的温柔……”

    一阵手机铃声响起,让沈耘有些吐槽自己前身的喜好。

    自兜里翻出手机来,备注显示赫然是方才心里吐槽了许久的老头子。

    “爸……”

    沈耘只是说了一个字,便招来了老头子的狂风暴雨:“你这臭小子,怎么这么久了才接电话。前些天你让我打招呼的事情啊,老子给你办好了。”

    “办好了?”

    全盘接收了前身的记忆,沈耘知道自己拜托老头子的是何事。此时听闻老头子很是自得的炫耀,登时心里大喜。

    似是对沈耘的语气有些不满,电话那头,老头子一脸不忿:“什么语气跟你老子说话?说办好了就是办好了。老子虽然面子比不上你爷爷,但当了几年兵,好几个铁哥们如今都战功卓著当了首长。不是老子跟你吹,你刘叔说了,是他亲手把你的资料送到他的老班长那里。”

    自夸到这里,老头子故意卖关子,神秘兮兮地说道:“你猜,他老班长现在干什么的?”

    沈耘哪里知道,只能被自己这个便宜老头子打败,当即认输:“老头子,你要再卖关子,我就打电话找老爷子问去。”虽说请托这种事情办的不地道,可如今自己那些同学哪个没想着找门路去个好点的单位。老爷子虽说有些不喜欢这种事情,但私底下这小父子俩木已成舟,他最多也就骂上两句。

    被沈耘这么一要挟,老头子算是败下阵来,主动交代情况:“我都没想到,当年那位老首长,如今居然是总参的副总参谋长。想想,哎呀,你说你一个小屁孩子的资料放在总参首长的办公桌上,有没有觉得很自豪?有没有觉得你老豆我实在太过英明伟大,能够有这般通天的关系?”

    “嗯,改天遇到刘叔,我一定要好好谢谢他。”缓缓接受了现在这个身份,沈耘一脸的兴奋。

    只留下电话那头的老头子,在沈耘老娘叫你得瑟的眼神中,很是无奈地挂断了电话,佯怒骂一句:“这个小兔崽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